返回

欧洲杯下载 目录共4563章

首页

欧洲杯下载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3 8:39

即将更新:第4617章 醒来后

欧洲杯下载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ttchifan.com

我苦笑着说:“好吧,你赢了!”我们先去买了一箱啤酒,然后就近找了家连锁酒店开房间,我抱着一箱啤酒进了酒店大堂。前台的服务员是个长了一双大眼睛的小姑娘,狐疑地看着我拎着一捆子啤酒站在不远处等张萍开房间。我脸红了红,心想,奶奶的,一对男女开房就开房呗,还要拎着啤酒虚张声势,真他妈够虚伪的!难怪人家小姑娘都不理解,下次有机会一定告诉她,我是有苦衷的。开好房我们坐电梯上到三楼,进到房间后张萍说:“我想先洗个澡,你自己先喝,等我洗完再陪你喝。”我点点头,一个人默默咬开一瓶啤酒,打开电视机没滋没味地喝着,心里有点忐忑。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可心里还在权衡利弊。干还是不干?这是一个矛盾。我担心的是如果我今晚真干了这个小浪蹄子,她会不会告诉王斌。或者说她早就对王斌厌倦了,想做我的马子?干她是小事,可因此辱没了名声却是大事。心里想着事情,听到卫生间里传出的水声,我的心思开始活络起来,看来只能顺着事态发展下去了,临阵脱逃也不是我的风格啊。张萍从茅房间探出头来,嘻嘻笑着说:“唐少,你要不要一起洗啊,帮我搓下背嘛。”这小浪蹄子已经发出邀请了,我还等什么呢。不能再妇人之仁了,我迅速脱了衣服,只剩下条底裤,进了卫生间。张萍看我还穿着底裤,笑着说:“怎么,还不好意思啊。”我说:“扯淡,敢小瞧老子,让你不得好死!”张萍说:“洗洗吧,我来帮你。”洗完澡张萍忽然抱住我的脖子,撒娇地说:“坏人,你抱我出去呀。”我看了看她丰满异常的身躯,估量着自己能不能扛得动这个肉弹,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张萍挑衅地说:“怎么了,你不行啊?”我咬了咬牙说:“扯淡!”张萍说:“那就抱我呀,还等什么呢。”我低下腰,暗自发力,忽一下把张萍抱了起来。我靠,这货还真够沉的,我差点脱手没抱住。好在卫生间离床不远,走出卫生间离床还有一米远,我猛地把张萍扔到了床上。那张双人床不堪重负,发出沉重的呻|吟声。张萍在床上滚了一下,咯咯地笑了起来,说:“坏蛋,就这点本事啊。”我没好气地说:“你自己也不掂量下自己有多重,简直像颗导弹。”张萍不悦地说:“去死吧,我身高一米七,才一百三十多斤。”我狐疑地说:“不止吧,我估摸着怎么也有一百八了。”张萍说:“瞎说,人家哪有那么重。”事实上,跟一个不喜欢的女人操练是一件不太愉快的事情,完毕后我累得没了一丝力气,瘫软在炕头上。张萍缓过劲来后说:“我靠,你他妈的一股啤酒味。”我喘息着说:“你他妈灌老子那么多酒,能不是一股啤酒味嘛。你那么能喝酒,我都怀疑你这么大的胸是喝啤酒喝出来的,你以后生了孩子喂的都不是奶,是啤酒。”张萍很风|骚地笑了起来,说:“去你的,你妈奶里才全都是啤酒呢。”我恼怒地说:“我妈早死了,不许在我面前说我妈,否则老子整死你!”张萍抱歉地说:“我不知道这件事,对不起,以后我再不说了。”我严厉地说:“记住,没有下次!”张萍撒娇说:“知道啦,人家已经给你道过歉了,你就原谅小妹这一次嘛。”张萍的态度很好,我也消了气,拍拍她的脸蛋温柔地说:“好了,已经两点多了,明天还要上班,我们休息吧。”张萍说:“那我要抱着你睡。”我说随便,拉上被子躺下来,眯上眼一股潮水般的困意便涌了上来。张萍拉了灯也躺下来,头枕着我的胸膛,一脸幸福地闭上眼睛。我很快便睡着了,奇怪的是梦里我梦到了自己死去多年的母亲。我躺在母亲的怀里,哭得很伤心。第二天睁开眼我看了看窗口,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亮了,一缕阳光射进了房间。我们早晨八点半上班,我看看时间,已经七点了,可身体确实很累,而且觉没睡够,必须得睡个回笼觉才能补充足体力。我心里想,去球,今天早晨干脆不去了,睡到点出去吃点东西再去单位。我打定不去上班的主意,对张萍说:“我得再睡会,你一晚上没睡也睡一会吧。”张萍说:“可我得上班啊,你是局长,去不去都没人管,我只是个小职员,不去老板要扣我工资的。”我说:“那你现在就起床去洗澡吧,我就不送你去上班了。”张萍想了想,说:“好吧,那中午我来给你送饭。”我心想这货昨晚还没吃够吗,中午还想再来一发,不耐烦地说:“不必这么麻烦,我睡醒了出去随便吃点就行。”张萍说:“你辛苦了一晚上,得补补啊。你看你这么瘦,吃肥点才像个当领导的。”我不想和她啰嗦了,困得眼睛都睁不开,说:“你随便吧,我要睡觉了,就不管你了。”张萍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跳下炕穿着拖鞋进了茅房间。我的眼皮越来越沉,一下子就重新进入了梦想。中午点时候,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我睁开眼,感觉精力和体力恢复了一些,可还是感到腰酸背痛。昨晚两次激烈的床上运动大大消耗了我的体能,虽然补了一觉,但元气并没有彻底恢复。我打了个哈欠,下床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张萍焕然一新站在我面前,手里提着一个袋子,正满面春风地看着我。看着满面春风的张萍,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这浪蹄子又要来吃我了,关键是我都没货了啊,拿什么喂她?这个女人一夜未睡,居然如此的精神饱满实在令我吃惊。看来生理年龄确实是一道谁都无法逾越的坎儿,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就是和过了三十岁人生大关的人不一样,他们的精力和体能正处于最好的人生阶段,稍微休息一下就能彻底恢复。我揉着眼睛问:“你不是上班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张萍扬了扬手里提的袋子,说:“我来给你送吃的呀,走的时候不是给你讲过嘛。”我哦了一声,转身往回走,走到炕边又躺下睡觉。张萍走进来把门关上,打开电视机后坐在炕沿上,拉着我的胳膊说:“大懒虫,都点了,别睡了,起床啦。”我懒洋洋地闭着眼睛,不耐烦地说:“别闹,让我再睡一会。”张萍不依不饶地说:“你再不起来我下午也不上班了,陪你一块睡。”张萍这句话对我还真有点威慑作用,我勉强睁开眼睛,说:“你还没个够了,做人怎么可以像你这样贪得无厌。”张萍嬉笑地说:“我就是贪得无厌,怕了吧。”我又打了个哈欠,疲倦地说:“我算是服了你了。”张萍媚笑着说:“你知道就好,快起来洗脸刷牙,我给你打包老包家的鸡汤,大补的。”我苦笑了一声,下炕进茅房间洗脸刷牙,洗漱完毕我从茅房间出来,张萍已经把打包的饭菜在桌子上摆好,还有一桶散发着诱人香味的老母鸡汤。闻到这股香味我还真感觉到饿了,嘴巴里一股口水涌动。。抱歉之前的帖子看不到了,从新写,之前絮絮叨叨的写了好几天,有人质疑我专业写小说的,我没那么无聊,上午有人回复我说我写的不错,还说可以出书。我没想过那些,我也不靠这个赚钱,有些东西只能给陌生人看,又不能到处去说,憋着也不舒服,既然写了就肯定是想给人看啊,不然早就做个备忘录自己一个人回忆了,回忆的过程也许比较痛苦,但也有甜蜜,更新了以后会有很多人鄙视我,我希望愿意看我写下去的朋友可以给我鼓励,不需要太华丽的语言。我会有动力一直写下去,天涯是个好地方,我年轻的时候就经常来看帖子,那时候忙工作没时间写点什么,如今人生过半留下一点回忆。天涯的审核太严格了,昨晚发了几次没通过。先说一下我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帖子,昨天写了点什么,后来有人评论说不妥。我一直都是听劝的人,不想因为一点小事而给自己带来麻烦,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忆自己的那些往事吧。继续更新吧!昨晚本来约好去夜场玩一下的,我们几个先到朋友家,我提议斗地主,他们不同意,说不敢和我来,连人家手里都给算出来了。吵了半天,还是敲麻吧。抽水抽到五千块结束唱歌去,有个朋友没怎么和他打过,搞不清楚什么套路啊,我给他点了次炮,打四万听七万,打五条听八条,三六九万不听,一张脱手南风在手里不打,吊南风,南风出来两个了,三把胡了我K多,跟着人家又自摸门清把,一小时不到快一万输了。这时候,其中一个朋友的老婆找过来了,二话不说麻将撒到地上,揪着就走,这货惧内啊,屁都不敢放一个就走了,这三八走的时候还骂我们带坏了他老公。你老公也不是小孩子,有那么好骗吗,结果不欢而散,我回来本来想继续写的,又觉得没什么意思了,然后就隐藏了帖子,追着看的朋友们有点对不起你们了,希望你们能找到这里来继续支持我。晚上,老婆带着儿子回来了,晚上和周末的时候儿子学跆拳道,我不喜欢给他学那些钢琴,书法,画画什么的,文化课之外,你就给我练武,老子英雄儿好汉嘛。有一技在身还是很有必要的,现在社会,等你BJ完了,你也吃了很多苦头了不是吗?我有几次开车在路上都遇到怒路的,我要不是还能打,早就被人痛殴了。老婆带儿子上楼去了,因为一肚子邪火没地方去,我准备交家庭作业。我和老婆说;晚上睡觉记得刷牙,把你的茅坑捣干净点。老婆心领神会,说实话,这几年我作业交的很少,有时候一个月就一两次,老婆忙着带儿子也没跟我要过。每次我给她暗号了,她才准备一下。老婆身高,穿上高跟鞋比我还要高一截,上海女人嘛,活的很精致,看起来也就出头,每天都要美容,睡前面膜,我也来了一块。然后就是老三样,我发现我越来越变态了,而且M倾向很严重,过膝的长筒靴子,黑色的丝袜,上面再套个小背心,或者穿我的衬衫。这么多年我们玩的越来越嗨,也很和谐,"跪下,爬过来”“奴家求爷责罚”颠颠的爬过来了。我很多时候不刺激就不行,经历过上千的女人,,对脸蛋和身体早就免疫了。我看女人是从下往上看的,脸蛋根本不重要,再好看的女人我都是喜欢从你后面来。只要腿和PG达标就好了。一把按过来,皮带把手绑住,鞭子啪啪的抽。这是和梁朝伟学的,我很喜欢梁朝伟,他最爱阿玛尼,我也最爱阿玛尼" a na da ”呀买爹,上海女人的声音糯糯的,我随手又是几鞭子,我一会让你嗑母鸡。长达一小时的战斗开始了,我无力的靠在床头,点上一根烟,懒得动了,老婆很贴心的端来一盆水给我洗洗,又拿湿纸巾给我擦干净。她握着我,问我;这么结棍,祸害过多少人了?我说;记不清了,多的都数不过来。她说你当心我给你咔嚓,我说你咔嚓了你用什么,她说我不用就好了,我说你不用别人还得用了,她一把抓紧了,你敢,说,给谁用过?我说用的人多了去了,什么曼玉啊,楚红啊,青霞啊,嘉玲啊,太多了不记得了。老婆笑着说我贫,这么多年你不就喜欢我这种不正经的调调吗。我和老婆的感情还是很好的,无论谁先出门肯定要吻别对方,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抱一下,出去逛街吃饭也是手拉着手,都说中年夫妻亲一口,噩梦能做好几宿。我们没有那回事,十几年来我能做到家中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和你对老婆的态度有很大的关系,老婆有一颗少女心,岁了天天穿破洞的牛仔裤,每天看直播,一天到晚快递不停。我有时候怀疑她是装傻,记得有一次,我玩游戏约了一个大二的学生,给她在游戏里花了一万来块钱,我带着她跑去酒店开房,早上出门觉的那家酒店不错,大水床还有那个情趣椅子,就随手拿了一张名片放口袋了。老婆洗衣服的时候翻出来了,问我这是什么,我楞了千分之一秒不到就反应过来了,这是酒店的名片啊,上面不都写着嘛,昨晚约了一个妹子开房去啪啪啪,搞了三次,差点搞死我。老婆说,吹牛“不信你可以打电话去问啊,上面应该有电话吧”老婆说,你肯定是去和狐朋狗友打麻将去了。多好的老婆,理由自己找好了,不用我去遍了,有些时候夫妻之间真真假假的她反而不确定,这些我也教过我那些朋友,至于好不好用我就不知道了。真话和谎话的区别在于,一个是说的人把它当真,一个是听的人把它当真。所以很多时候我怀疑她知道什么却故意不说破,她知道我是不会和她离婚的,外面的女人再年轻漂亮我也不可能要,几年以后一样是黄脸婆,我们是从患难一起过来的。今天就写到这里了,支持我更新的动力吧,不要让帖子沉了。明天开始就写回忆的那部分了。今天周末,老婆去娘家睡了,再写一点,反正睡不着父亲住了一晚以后,第二天一早就走了,临走的时候给我丢下千块钱,我拿着钱百感交集,心里想着自己真不是东西,我不能在这样了。上午的时候,老师来了,问我什么时候考试,差不多两个月了,该学的也差不多了,不会的东西自己到社会上学吧。中午吃饭,看到了张,她问我昨天那个个子很高的男人是谁,我说是我父亲,给我送钱来的。我问她出来带了多少钱,她说千多,我晕死,这姑娘够节俭的,看着她牛仔裤里面裹的很紧的腿,我下面有点蠢蠢欲动,我和自己说,要抓紧了,马上走了就没机会了。。  临毕业的时候,有和同学一起交流过,大家之前在学长那里,也打听过如何找工作会稍好一些,商量是不是写一两条真真假假的工作经历上去,比如把在实践期间三两个星期的事,时间拉长一些,比如三五个月,甚至半年这样。至少在招工单位眼里,应聘者不是白纸一张,或者说是老油条一个,半年到一年这样的工作经历,在很多招聘人眼里,和我写在简历上的只写了勤工俭学和散工经历相比,是有些加分的。但我没这么处理,也没写多工作时间和经历。我觉得,比起容易找工作一些,把自己的事实和真诚摆出来,让我自己感觉更舒服。之前甚至有个别同学,去找人弄过假的学历,知名的学校的毕业证书,他们是不敢,但一般的普通本科院校,他们没啥心理压力的样子。一是那时还没有全国学历联网这一查询方法,二是不知名的普通学校,被识破的概率,要低得多。我更没有去搞这种猫腻,老实说,打心眼里看不起这种弄虚作假的行为。不是有人说嘛,当你撒出第一个谎的时候,你后面需要用十个甚至百个谎去圆前面的那个谎。我觉得,这话不知道是谁说的,真他娘的对。我在摊位面前转了小半圈,投了一般规模公司的几份大专要求的普通岗位,很多招工者粗粗看了一下我几乎和空白简历差不了多少的资料时,就直接放在了一面,叫我等通知。我的老天爷,啥通不通知的,上面我连电话都没写好不好。你直接说不合适,然后把简历还给我多好,我还省了很多时间重新去填简历不是!但是,人家收了资料,也不好从他们手里再要回来吧?有些灰心,丧气,手里拿着剩下的几份资料,先上个厕所,释放一下压力!我把几张纸卷成一团,夹在腋下,放完压力后,洗了个手,低头边整理衣物,边出门。这地方,摊位大得惊人,但厕所这地方的路,为什么会弄得这么狭窄呢?一点没有国际大都市的样子。掀开门帘,还没来得及迈出第二步,就撞上了一个人。我的步子多大,一步顶人家两步的。加上自重,直接把那人给撞到墙上去了,然后,喀的一声,她的鞋跟,好像折了!然后,脚一歪,整个身体斜靠在墙上。“哎呀,你没长眼睛哪?”我定睛一看,闻到那股香气,就看到了一张精致的脸容,还有熟悉的一步裙时,我心里直喊糟!这不正是那个舒职场女嘛!“对不住对不住,我刚刚没注意到!”我赶紧道歉,如果自己刚刚稍慢一点,怎么也不会把人家撞成这样。舒职场女清醒一下,把注意力从她的靴上,转到了我的脸上。这冷霜般的脸,看到我就不打一气。“怎么又是你?怎么哪都有你?上个厕所,都能撞上你?还弄折了我的鞋!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灾星啊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欸,我说这位大姐姐,撞你是我不对,我不是给你道歉了吗?我折了你的鞋,我赔你就是了,这怎么还扯上黄历了?我咋就成了你的灾星了?”罪名这么大,我黑锅,我可不背!舒职场女相当的不愉快。皱着眉蹲了下来脱下了鞋,这只高跟鞋的跟,至少有五厘米那么高,现在只有一点外皮粘在了鞋底上,看样子,已经是断得不能再断了。她蹲下来的时候,散开的小西装的扣子本来就没有扣,里面是一件肉色的低胸衫,这个位置,我的妈呀,那两个雪白的凸起,大半个露在了我的眼下。我心里直呼妈妈咪呀,这真的可以用伟岸来形容啊!不知道为啥,我把刚刚看到的这场景,和昨晚的那帮小姐姐们做了一个对比,得出一个初步结论。这位舒职场女,无论在哪个方面,都远胜小巷子里的那些小姐姐!要是她在小巷子的话,我估计,想找她聊天的人,可以从小巷子排队排到街口了。她低着头,没有发现我的眼光异常和差点到嘴边的口水!听到我说赔的话,更加怒了。“你赔?你赔得起嘛你?你知道这双鞋,花了我多少钱吗?”我不好意思一直从上往下看,而且看久了,我感觉我容易出丑。赶紧也蹲了下来,想拿鞋子看一下,能不能暂时稳固一下,让她现在还能勉强穿一下的。鞋子脱下来后,我才在里面看到一串英文,我还真不认识,啥牌子?“这要多少钱?”我觉得,以我现在兜里的钱,可能真的不够赔。舒职场女冷言冷语:“怎么?你真打算赔?行,这也不算贵,也就一对!”我脑子嗡了一下,像突然短路了一样。这么一双鞋,要?会不会是多了一个啊?就是说,如果我真的要赔的话,像棚下那种工作,一千多一个月,我不吃不喝,一个月都还不上?我突然不知道怎么接话了。这个价钱,完全超出我现在的能力范围,而且是超出了太多!她好像没打算放过我,边拎着那只断鞋,边把另一只鞋也脱了下来,边说:“怎么不说话了?刚刚不是还很硬气,说要赔我的吗?说你是我的灾星,你还不信!今天撞上你,可真是倒了大霉了!”我哪受得了她这没完没了的黑锅?在口袋里翻看了一下,家里在箱子底下暗格,带留了二百大洋压箱,现在身上,零零碎碎全部加起来,也就八十七块钱,我把七块钱留下,然后把八十整递了给舒职场女。“不好意思,我现在身上全部就只有八十七块钱,一下子赔不起你这么多。先给你八十。我还欠你,我写张欠条给你。等我赚到了钱,马上还给你。你一会儿留个电话给我,我怕我赚到钱了,找不到你了!”很明显,那个舒职场女愣了一下,眼睛盯着我,但没有接我那八十零钱。估计是没有想到我真的要赔钱给她,而且还说打欠条?我真没开玩笑,被女人这样一路怼,还不回应的话,那还是我吗?宁愿饿死,也不能在女人面前怂!这就是我对女人的态度!“那个,舒经理,你等我一下,我去那边拿笔和纸,写张欠条给你。很快!”她没有伸出要我的钱,我这急脾气,可等不了。直接一把拉起她的手,将八十块直接塞在她的手心。然后往填表格的地方快步赶了过去,那里有的是纸和笔。拿了一张空白简历,翻到背面,是一片空白的,上面写上欠条两个大字。然后把具体被欠人名字,欠数写上,签名,日期,可惜没有红泥,不然我可以盖个手印啥的。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怒火在,我写的字,特别快,但又特别有感觉,那种行书写出来,真正的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丢下笔,迅速转身,往厕所的位置赶。然后,我看到一个有些特别的场景。舒职场女赤着脚站在那里,那双鞋放在脚边,她一只手里,捏着我的八十块散钱,另一只手,拿着一只小巧的电话正在和人通话。。这件景泰蓝花觚高四十厘米,器形采用的是商周时代的觚形,满身五颜六色、花团锦簇、金碧辉煌、繁花似锦,大气磅礴,美不胜收。见到这尊景泰蓝花觚的瞬间,曾子墨也是被震撼到了。逛店的三四个藏家富豪们纷纷围了上来,冲着景泰蓝花觚指指点点,眼露羡色。乱世黄金,盛世古董!在今时今日,像这般明代珍宝可谓是可遇而不可求。曾子墨在徐文章的提醒下戴上手套,上手花觚抚摸,看了又看爱不释手,脸上露出一抹动人的异样笑容,嘴里不住的赞叹。“真漂亮。太美了。”“就是她了。我爷爷一定会喜欢。”“一定会!”在经过曾子墨的同意后,旁边的几个富豪藏家们也戴上手套,拿着专业的鉴定眼镜上手把玩。每个富豪都对这尊景泰蓝花觚赞不绝口,不住夸赞。若不是因为古玩行里的规矩,几个富豪怕是就要砸出天价当场抢了这尊花觚。“这尊花觚是高卢雄鸡国回流来的,我花了很大的人情,总算不负曾总所托。”“原持有人是帝高卢雄鸡国没落贵族菲尔斯男爵。他的祖辈当年是驻安南国的外交官。”“此件花觚就是当时的两广总督所赠,放在家里已经一百多年。”“来历明确,有据可查,传承有序,百分百真品无疑。”“谢谢徐老板,我非常满意,包起来吧。”徐文章点头微笑,将景泰蓝放回木盒里。而曾子墨则拿出了支票。一桩生意就要达成。就在这时候,旁边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传来。“什么时候光绪民仿景泰蓝也能冒充景泰皇帝了?”这话一出,所有人无不一愣。一起转过头来,不远处的茶几旁坐着一个身着普通,相貌平凡的少年。曾子墨嗯了一声,几个富豪藏家微微一愣。博雅斋老板徐文章却是脸色一沉。“你是谁?”“你说这尊景泰蓝花觚是光绪时期民仿的?”笑容可掬的徐文章微笑说道:“小伙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我博雅斋在锦城甚至全国古玩行里也算是小有名气,我徐文章在锦城收藏协会也添居副会长一职……”“我们博雅斋从不卖假货。我徐文章做了三十年生意,靠的就是诚信……”旁边几个富豪藏家纷纷点头附和。“没错。我跟徐老板打了几次交道,都是真品无疑。”“我从徐老板手里收的那幅黄宾虹《松山图》可是赚了不少呐!”“徐老板的人品,我们信得过!”徐文章面露得意,冷蔑的瞄了瞄金锋,讥笑嘲讽。“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真是可笑。”金锋淡定从容的回应说道。“听这么一说,那就不是你徐老板的人品问题……”“而是,你的眼界毛病!”徐文章面色顿变,冷厉说道。“我博雅斋有个规矩,只要鉴定是假的,我博雅斋假一赔十!”金锋端坐在远处的椅子上,慢慢扭头过来,面色冷峻,淡淡说道:“假一赔十!?”“你赔不起!”虽然金锋穿着一般,甚至有些褴褛,膝盖下面破了一大块皮,血迹斑斑。但金锋的所说的话清冷如寒冰,众人心底不由得咯噔一下。徐文章脸色唰的下再变。指着金锋冷冷说道:“你——好大的口气!”正要说话间,曾子墨却是站了起来:“不好意思。这是我朋友。”走到金锋身边,剪水双瞳柔柔的看着金锋:“你……你懂景泰蓝!?”金锋点头:“懂!”曾子墨轻声问道:“你怎么知道那是光绪年的?还是民仿的……”“你……你都没摸过……”金锋转过头来,眼睛直视曾子墨。曾子墨被金锋那深邃如海的双眸一刺,心房一震。忍不住垂下臻首,轻声说道:“对不起,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金锋淡淡说道:“你有!”曾子墨呼吸顿时一顿,一时间竟自说不出话来!眼前的金锋就像是一座亘古不化的南极冰山,冷酷无情!金锋起身走了过去!边走,金锋边说。“景泰蓝始于罗马皇帝亚历山大,忽必烈西征时由阿拉伯传入中原,盛于宣德景泰,到康乾三代达到顶峰……”“制作工艺复杂,经过锤胎、掐丝、填料、烧结、磨光、鎏金等多项工艺。”“每项工艺都有极高要求,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功亏一篑!”徐文章冷笑迭迭:“哟,看不出来你年纪挺小,懂得不少。倒是个内行。”“你倒说说,我这景泰蓝怎么就不是景泰年而成了光绪了?”“还是民仿?”“你有什么证据?”金锋手一把抄起景泰蓝花觚,横在胸前。众人面色一变,正要阻止。金锋屈指在景泰蓝花觚上轻轻一弹。景泰蓝花觚顿时发出一声沉闷的回响。但见金锋这个动作,一旁的徐文章猛地间收紧了双瞳。横抱曲弹!这样的动作,自己只有在十年一度的全国古玩大会上,见过一个人用过。那人是全国古玩行里的泰山北斗。这时候,金锋沉声说道。“光绪年间,八国联军入侵,海门大开,景泰蓝风行欧美,一时间官作民仿盛行……”“其中就有一家叫老天利的民间作坊,生产的景泰蓝在芝加哥世界贸易博览会和巴拿马万国博览会拿了两个第一……”这话出来,富豪们眼睛纷纷一亮。满脸气愤和鄙视的徐文章也在这一刻心头一凉。这个貌不惊人的少年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却是谈吐惊人,说起景泰蓝的历史来更是如数家珍。要知道,就算是自己这个古玩行的老玩家对景泰蓝的历史也只懂了个七八分。会那一手横抱曲弹绝技,更能说出老天利这三字的,绝对是高手!难道……徐文章心里泛起一阵不详……嘴里却是咬牙硬挺着叫道:“你凭什么说这是民仿?”“我做了热释光和器物分子鉴定,这件花觚成份与明代景泰蓝成份几乎就没有差别……”金锋神情冷漠的说道。“我说过,你的人品没问题。”“你——的眼界……”“——太差!”金锋手握景泰蓝花觚,手腕一翻,花觚在手腕上转了一圈,轻轻落下。这一手绝活出来,在场人都屏住了呼吸。“大明景泰蓝从宣德开始,所有填充釉料采用的都是极其珍贵的松石绿。”“而这种松石绿,乾隆之后便已绝迹”说到这里,金锋大步走到一方博古架,取下一件民国时期的景泰蓝胭脂花盒。回到原地,将两件景泰蓝放回条案,冷冷说道:“自己拿挑刀挑原料看!”,我笑了笑,打断他的话道:“方哥,你不要胡思乱想了,还是想着马怎么把嘉琪姐哄开心才是!”方正源却摇了摇头,跳下车子,低声的道:“小泉,停下,咱们商量些正经事。”我微微皱眉,刹住车闸,回头道:“方哥,你今儿是怎么了,好像怪怪的。”方正源蹲在路边,双手抱头,表情痛苦地道:“小泉,方哥有事求你帮忙,这次不是借钱。”我把自行车支好,走了过去,轻声的道:“方哥,什么事情啊,你说吧。”方正源低头望着脚下,失神地道:“有些不太好开口,小泉,方哥要告诉你个秘密,不过,你要保证,不能把这件事情传出去。”我立刻明白他想说什么了,摇着头道:“方哥,你想说什么事情我都清楚了,不过,真的抱歉,那个事情我帮不忙。”方正源愣了一下,随即醒悟,苦笑着道:“那天吵架的内容,你果然都听到了。”我没有否认,而是轻声道:“方哥,如果实在想要孩子,去领养一个吧。”方正源摇了摇头,淡淡地道:“没用,我家有个亲戚,有个是领养的,结果那孩子长大后,很不孝,把老人打得快不行了。”“那毕竟只是个别现象。”我有些挠头,在这件事情,我其实也想不出什么太好的办法。方正源抬起头,哆嗦着嘴唇道:“都怪那次演习,马勒戈壁的!那个新兵蛋子,把手榴弹丢错地方了,要不是我扑去,周围几个人都得报销。”我点了点头,小声道:“这我听说了,方哥,其实你心地很好,很善良。”“那又有什么用?”方正源把脸扭到旁边,轻声的道:“小泉,这件事情既然都挑明了,也再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了,这个忙,你到底帮不帮?”我摇了摇头,回绝道:“方哥,我和嘉琪姐之间,只是姐弟之情,不能发生那样的关系。”方正源叹了口气,怅然道:“这也是找你的原因,要是别人,我还不放心呢。嘉琪那么漂亮,被别人尝到甜头,不好断了,以后会很麻烦,你心地善良,总不会害我的。”我涨红了脸,连连摆手,道:“方哥,你不要再说了,这事儿绝对不可以。”方正源走了过来,摇晃着我的肩膀,焦急地道:“一次,只要了,我们两口子搬家,走得远远的,咱们各自过日子,互不打扰,怎么样?”我把脸转到旁边,轻声道:“算我愿意这样做,嘉琪姐也不会同意的。”方正源听了,像是抓到救命稻草,忙不迭地道:“小泉,你不用担心,她那边的工作,我会想办法去做通的,女人嘛!都是那样子,算心思活了,嘴里也是万万不肯的。”我深吸了口气,轻声道:“方哥,你先别急,这事儿太突然了,你让我再想想。”方正源额头冒汗,不遗余力地恳求道:“小泉,这个忙,你一定得帮我!”我沉思半晌,咬了咬牙,苦笑着点头道:“好吧,嘉琪姐要是同意,我干。”推开低矮的栅栏门,两人走进小院,拴在西墙根的大黄狗扯着铁链,蹿下跳,汪汪地叫了起来,我把自行车放好,走到正房门口,敲了几下房门,笑着道:“英阿姨,开门啊!”约莫两三分钟后,英阿姨推开房门,对着我笑笑,又扫了眼旁边的方正源,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声音冷淡地道:“正源,你还好意思过来?”方正源耷拉着脑袋,狼狈不堪地道:“妈,我知道错了,这次是专门过来赔礼道歉的。英阿姨哼了一声,撇了下嘴道:“得了吧,每次都这样,没一次能改掉,你啊,还是趁早回去,别耽误功夫了。”方正源碰了软钉子,有些不甘心,陪着笑脸道:“妈,我想和嘉琪说几句话,她要是还生气,我转头走。”英阿姨顿时火了,瞪了他一眼,一抬手道:“嘉琪不在,去别处找吧!”我笑了笑,轻声道:“英阿姨,我们大老远赶过来看您,总得让我们进门喝口水吧?”英阿姨点了点头,把房门打开,侧过身子,小声道:“小泉,你进来坐,别管他,这人别的能耐没有,知道欺负嘉琪!”“话也不能这样说。”方正源嘟囔一句,走到窗边,探头探脑地向里面张望。我进了屋子,径直向西边那间卧室走去,推开房门,果然看到宋嘉琪,她正躺在床,身盖着一件毛毯,遮挡了那具曲美诱人的身子,走近了才发现,她面色略显憔悴,眼圈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我有些心酸,悄声问道:“嘉琪姐,你怎么了?”宋嘉琪伸出白.嫩的小手,理了下秀发,娇慵地坐起,怀里抱着毛毯,柔声道:“有些头疼,好像是感冒了。”我坐在床边,关切地问道:“吃过药了吗?”“吃过了,现在感觉还好。”宋嘉琪勉强一笑,悄声道:“小泉,听爸爸说你这阵子工作很忙,怎么到这来了?”我笑了笑,向窗外努努嘴,小声道:“方哥知道错了,把我搬来当救兵,来请你回去。”宋嘉琪轻轻摇头,咬着粉唇,语气坚定地道:“不回去了,我想好了,这和他离婚!”我将信将疑,试探着问道:“嘉琪姐,你是认真的?”宋嘉琪点点头,赌气地道:“当然了,日子过成这样,真是没法维持了,我宁可一辈子单身,也不愿和他在一起了。”我想了想,微笑道:“那也好,我出去和他说说吧,早点分了,也许对你们两个都好。”宋嘉琪却伸出右手,拉住他的胳膊,‘扑哧’一笑,蹙眉道:“你个小屁孩,正经事不做,管人家两口子的闲事干嘛!”我摸着鼻子,嘿嘿笑了起来,轻声道:“知道你舍不得,毕竟在一起几年,还是有感情的,对吧?”宋嘉琪眼圈一红,哽咽着道:“他这个人吧,毛病虽然多些,可心眼不坏,对我也很好,真要离了,确实有点舍不得。”我叹了口气,小声劝道:“嘉琪姐,既然这样,消消气,有什么矛盾,当面说开好了。”宋嘉琪转过俏脸,默默地流泪,半晌,才抹了眼角,悄声道:“叫他进屋吧,好好哄哄我妈,老人家真是气坏了呢!”“好吧。”我点了点头,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方正源站在门外,如同热锅的蚂蚁,团团乱转,见我出来,赶忙凑过去,焦急地道:“怎么样?”我笑了笑,轻声的道:“嘉琪姐那边没事儿了,是英阿姨还在生气,你得哄着点。”方正源长吁了口气,笑着道:“那没事儿了,我这丈母娘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人还是蛮好的。”我点了点头,微笑说道:“手脚勤快点,多帮老人干点活,她自然会对你有好印象了。”日期:-- :《旧年流连》《斗罗之至强霍雨浩》《岳两女共夫》《君臣似梦》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欧洲杯下载》。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ttchifan.com/wapbook/21085_473929.html
欧洲杯下载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