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华侨人平台 目录共6371章

首页

华侨人平台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3 8:39

即将更新:第5948章 醒来后

华侨人平台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ttchifan.com

我愣了愣,赶忙伸出手指在嘴边一竖,“嘘”了一声,道:“小声一点,别让你妈听见了。”穆婷婷努着小嘴,直视着我,依旧是命令的语气,小声说道:“亲我一下,听见了没?”我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苦笑着小声问道:“我的大小姐,亲哪里啊?”“扑哧!”一笑,穆婷婷颇有风情的乜了我一眼,气哼哼的道:“当然是亲嘴啦,你个臭流氓,还想亲人家哪里呀?”我苦笑着摇摇头,却又有点期待的看着她粉嫩的红唇,心想尝试一下蜜桃还没成熟时,那种青涩的滋味,应该也不错。我磨磨蹭蹭的朝她走去,穆婷婷闭了眼睛,扬起尖尖的下颌,撅起一张红润的樱桃小口。我将手撑在她肩膀两旁,慢慢的靠近穆婷婷的嘴,渐渐能闻到少女身那种独有的芳香,接触到她的嘴唇后,穆婷婷微微张开了嘴,伸出一条柔软湿滑的舌头,用舌尖轻轻的拱着我的嘴唇。我也张开了嘴,伸出舌头与穆婷婷的舌头夹缠在一起,穆婷婷显然接吻水平有待提高,完全是在我舌头的指引下来进行。亲着亲着,穆婷婷双臂勾住了我的脖子,踮起脚来,轻咬她的嘴唇,吸着吮着,双颊有点绯红,小声说:“叶庆泉,我们做那个好不好?我想尝试一下,那天晚我喝醉了,没有感觉到。”我没想到这疯丫头这么大胆,一把推开他,有点惊慌失措的说:“大小姐,千万别,你妈在外面,要是被她发现了,你妈还不得把我皮扒了啊?”穆婷婷倚在我怀里,娇滴滴的搂住我的腰,撒娇的道:“我不嘛,我要,你给我嘛。”我被穆婷婷抱着腰一直推到了床边,一下子被她推倒在床,然后她嘻嘻笑着,骑在我腿,伸手准备解我的皮带。这时,穆婉兰在外面客厅收到了一条高启荣的电话,他今天去市政府开煤炭专题会了,估摸着是有什么事儿要跟穆婉兰说。穆婉兰起身过去敲了及下穆婷婷的房门,喊道:“小叶,婷婷……”我推开穆婷婷,站起身,整理了一下皮带,忙去打开门,故作镇定的笑呵呵说道:“兰姐,怎么啦?”穆婉兰满腹狐疑的问道:“你们关着门在搞什么呀!”穆婷婷一撅嘴,翻了个白眼,道:“人家说说话都不行啊!”穆婉兰看了一眼女儿,对我说道:“小叶,我有点事得出去一趟,可能会回来晚一点,你在我家里陪一下婷婷,等我回来了送你回家。”我心想你这一走,倒真是天赐良机,但依然表情沉着,点头说道:“兰姐,那好吧。”穆婉兰转头又叮咛女儿,说道:“婷婷,别欺负你小泉哥啊!”穆婷婷暗自窃喜,欢快的将妈妈送出大门,看着她了车,开车出了别墅,消失在了视野尽头。穆婷婷兴冲冲的返回来,从里面反锁了别墅大门,喜不自禁的跑到房门口,看见我坐在客厅的沙发悠闲的看着电视,小美女娇嗔的命令道:“还不快进来!”说着,她自顾转身,躺在了床。我不紧不慢的走进卧室,将门反锁之后,这才一头倒在了穆婷婷那张宽大的床,震得她的身体在床不停的下晃动。这床真软,我拍了拍席梦思,心里不禁窃喜,这下晃动起来肯定很带劲儿。掀开被子时,我惊讶的发现小美女居然已经脱了衣服,光溜溜的躺着,娇嫩的身躯如白玉般一样丝滑,真是幼嫩可人,看的我两眼一阵放光,登时有点神魂.颠倒。“小泉哥哥,快来嘛。”穆婷婷娇滴滴的道。“汗!这真是亲母女俩,感情都是那么主动。”我心里嘀咕道。见我发愣,穆婷婷嬉笑着扑来,帮我解开了皮带,我这时也无所谓了,仔细的欣赏了一下小美女幼嫩的娇躯,十指在她光滑如缎的白.嫩皮肤轻轻的划着,搞的穆婷婷身子有点痒痒的感觉,身子不停的往后收缩着。小美女思想虽然开放,但这毕竟只是她第二次偷吃禁.果,其实还是有点不知所措。等她把我裤子扒下来之后,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嘛了,尤其是看见我的小小泉那么大,她眼神一直,愣怔了一下,身子显得有些僵硬。我心里暗笑,故意问道:“小美女,怎么啦?”“好……好大,我怕……怕被撑坏了。”“真没见识,女人连孩子都能生出来,怎么会撑坏?”我坏笑着,彻底暴露出了色.狼本质,一个翻身,将她压倒在床,在她身温柔的轻抚着,直到……穆婷婷僵硬的身子逐渐酥软下来……我轻轻的分开了小美女白.嫩细滑的双腿,毕竟这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必须小心翼翼的滋润才是。当老鹰终于入巢时,我分明听见身下的小美女口发出一声轻微的“呃!”而我的第一感觉是:真他妈的紧啊!因为那天晚我也喝酒了,所以感觉没这么清晰,今天才算是品尝到滋味。之后,在我娴熟的技术下,穆婷婷忍不住扬起头来,美丽的面孔扭曲着,撑开如血樱唇,啊啊地浪.叫起来,抬起右腿急促地提起落下,而贴在床的左腿也不停的晃动起来。这时我已经完全迷失在情.欲的海洋里,仿佛化作洪荒猛兽,全身充满了力量,随着我一次次加力,那宽大的软床在两人身下忽闪忽闪的摇晃着,像在水面泛舟一样,畅游在人间妙不可言的湖水。终于,在两人同时发一声喊,床头那叠纸巾在瞬间化成片片蝴蝶,在空翩翩起舞,而十根纤细柔嫩的手指,则在空扭曲着乱抓一气,最后缓缓跌入无尽的虚无……穆婉兰在大富豪娱乐城门口停下车,门口侍应生过来打开车门迎她下来,大家都认识她,亲热的称呼她:“兰姐,来啦。”穆婉兰气场很强,随意的点了点头,手里握着名牌手包,幽雅的走进大厅。一个男服务生立马屁颠的迎来,弯着腰,恭敬的说道:“兰姐,高局长他们在楼贵宾间等你,您这边请。”大富豪娱乐城的花好月圆包间,基本是长期给穆婉兰包了,作为和高启荣还有其他生意伙伴谈事情的地方。高启荣正和副市长张良才的秘书在包厢里左拥右抱,各自揽着两个小姐在卿卿我我的潇洒,见穆婉兰走进来了,高启荣将两个小姐推到一旁去,拍拍身边的空位子,笑呵呵说:“来,穆总,坐。”穆婉兰对张良才副市长的秘书微笑点了点头,在高启荣身边坐下来后,高启荣介绍说:“这是谭大秘,咱们张副市长的秘书,市委在矿产资源行业有啥动静,他呀,消息我可灵通多啦。”穆婉兰起身走过去,特意微笑着和他握了一把手,这年男人,戴着眼镜,第一看去斯斯的,但一握住穆婉兰的手,眼镜下那双眼睛放光了,色迷迷的笑着,说道:“早听说穆总气质不凡,果然是绝色啊。”穆婉兰微笑着,将手抽回来,说:“谭大秘过奖啦。”返身回原地坐下来。高启荣吃了块西瓜,说:“穆总,今天叫你出来其实是给你透露一点风声,今天张副市长在市政府主持召开了煤炭专题工作会议,会说到了开发黑水镇煤炭资源开采的事情,这件事呢,也一手由我们资源局操办,张市长做监督。”穆婉兰斜睨着高启荣,等待他继续说。。刘先华想了想,把手一摆,笑着道:“这样子吧,什么也不用准备,让工人们保持正常工作状态,关键时刻,不要掉链子行了。”“这……不太好吧?”周恒阳苦笑一声,看了眼刘先华,见对方神态自若,只得转身离开。刘先华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叹息道:“市领导还真是闲的慌,三天两头往这边跑,这样折腾下去,可不是办法!”不过,这次前来农机厂视察的是副市长尚庭松,他手里掌握着那笔专项资金,可算是农机厂的财神爷,吃罪不起,刘先华算有一千个不情愿,还是赶紧收拾了桌面,出门迎接。尚庭松也是三十多岁,正值年,他是一个坚定的务实主义者,在青阳市任职期间,推进了好几个企业的改革发展,在下面的威信颇高。当初,刘先华将农机厂的改革发展方案递去,在市里引发了激烈讨论,最终还是在他的周旋下,争取到了市长徐友兵的支持,才得以让这个方案在市政府内部通过。半小时之后,视察结束,尚庭松来到厂长办公室,笑呵呵地道:“老刘啊,工人们热情高涨,干劲十足,你功不可没嘛!”刘先华笑着递给他一杯茶水,谦虚的道:“现在厂里的工作千头万绪,还没有完全展开,真正要看到成效,至少还得小半年的时间。”尚庭松笑笑,点了点头,道:“是啊,任务非常艰巨,农机厂的试点能否成功,事关我市国企改革的成败,不过,市里面对你们有信心,老刘,你可别让我们失望啊。”刘先华苦笑了一下,底气不足地道:“尚市长,您这是纲线,给我施加压力呢。”尚庭松哈哈大笑,拿手指指着他,笑道:“老刘,你也要考虑到我们市里的压力啊,面对农机厂的改革很重视,所以你一定要抓住时机,一鼓作气,尽快拿出成绩。”刘先华有些无奈,只好硬着头皮道:“我会尽力而为,请尚市长放心。”尚庭松的时间安排很紧凑,接下来还有一个会议要参加,他起身拍了拍刘先华的肩膀,说了几句勉励的话。正要离开时,无意间,尚庭松看到办公桌的一份资料,拿起来粗略看了几下,顿时大感兴趣,扬了扬资料,笑着道:“老刘,这份材料我拿去看看。”“好的,尚市长。”刘先华点了点头,桌子的资料太多,仓促间,他也没注意到尚庭松拿的是哪一份。第二天午,副厂长周恒阳急匆匆地推门进来,将一份青阳晨报放到刘先华的面前,焦急地道:“老刘,你快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刘先华慢条斯理的拿起报纸,看到报纸的头版头条,脸色是微微一变,也没有心思理会周恒阳,认认真真地读完。几分钟之后,他将报纸丢下,揉着眉心,苦笑着道:“真没有想到,尚市长会和我玩这招!”报纸头版头条的几个黑色加粗大字极为醒目,标题正是关于深化国企改革的几点建议,如果说只是题目相同的话,刘先华还不会如此介意,最主要的是,这篇章的内容,和昨天宋建国递给他的一模一样,连署名都是青阳农机厂,这样一来,事情变得复杂了。周恒阳急得连连跺脚,焦虑地道:“老刘,这是谁写的?”刘先华摸着下巴,思索道:“好像是宋建国送来的。”“宋建国?”周恒阳顿时火了,大声的抱怨道:“他只是个工人,大字不识一箩筐,吃饱了没事干,掺和这些事情干嘛,这不是给我们农机厂添乱嘛?”刘先华低头喝茶,没有表态。周恒阳愤愤地拍了下桌子,接着发起了牢骚:“我们农机厂这边配合市政府搞宣传,本来是在风口浪尖,一点差错都不能出,这下可好,自爆家丑,麻烦大了。”刘先华微微皱眉,没有立即说话,而是拿起报纸,重新看了一次,沉吟良久,才缓缓道:“或许,事情并没有你想的这么严重。”“还不严重?”周恒阳睁大了眼睛,脸红脖子粗地吼道:“老刘,你再仔细看看,那面写的好多内容,都是在跟咱们唱反调,什么管理问题,什么制度问题,那不是在打咱们脸吗?”刘先华摆了摆手,沉吟道:“不管怎么说,这次国企改革的口号,是咱们先唱出来的,算方案有前后矛盾的地方,也是在正常的讨论范围内,可以理解的。”周恒阳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在沙发,摇头道:“事情哪有那么简单,要是按照材料面的说法,咱们属于盲目扩张了,哪还能要到资金。”刘先华摆了摆手,轻声道:“未必,过冬要有资金才成,不然资金链断裂,倒得更快。”周恒阳冷笑了一下,皱眉道:“老刘,我看了这份报纸,肺都快气炸了,你还真能沉得住气,尽往好的方面想。”刘先华把报纸放下,思索着道:“市里这次的初衷,是打算将我们农机厂当成典型来扶持的,没理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周恒阳却摇了摇头,皱眉道:“面也很复杂,那么多领导,未必都是想唱一个调子,要是有人利用这个做章,也很容易的。”刘先华不说话了,半晌,才轻声道:“这篇报道,应该是尚市长吩咐刊载的,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周恒阳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道:“老刘,你要知道,那笔资金不早点搞到手,咱们连维持开支都困难,而且,这次要是搞砸了,以后再想向面伸手,那可真的是难加难了。”刘先华也是一阵头疼,他喝了口茶水,轻声道:“先不说这些,你让宋建国过来一趟,先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有些好,这样的材料,他是怎么写出来的?”周恒阳本满腔怒气,听了这话,摸起电话打了过去。几分钟后,宋建国敲门进来,看到农机厂两位重量级领导都在,副厂长周恒阳铁青着脸,似乎随时都会爆发,这让他感到非常紧张,出了一身的冷汗。其实,这件事情,早晨在农机厂传开了,报纸宋建国也看过,他没有想过,叶庆泉写的这篇材料,竟然会发表在青阳晨报,造成这样大的影响,这次怕是要担责任了。刘先华笑着让他坐下,开门见山地问道:“老宋,昨天的那份件资料是怎么回事,你现在可以和我说说吗?”宋建国心里没底,赶忙站了起来,讷讷地道:“刘厂长,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了?”刘先华摆了摆手,语气凝重地道:“老宋,现在情况很复杂,不太好判断,我喊你过来,是想问问,那篇材料究竟是怎么回事,写这个东西的时候,你又是怎么想的?”“我……”宋建国听了,心里更是惴惴不安,觉得这一次自己捅破了天,闯下大祸,他犹豫了一下,正要开口解释,办公桌的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刘先华抬手示意,又将电话接起,听到电话那头尚庭松的声音,也有些慌了手脚,焦急地问道:“尚市长,您有什么指示吗?”尚庭松此时心情大好,笑呵呵地道:“老刘啊,也没什么大事,是问问你午有没有时间,一起在外面吃顿饭。”。  “怎么了?今晚你要跟我大战回合?”“还是想着喝醉了让我买单?”“去你的,今晚随便吃,随便喝,不喝到天亮你就是我龟孙子!”老王霸气的把钱包甩在桌面上,钱多多用眼神瞄了一下,钱包鼓鼓的,看来今晚就算他醉了也不愁没人买单了。想到这里,钱多多就来劲了,随手招呼服务员再来两碟韩牛,然后殷勤的帮老王把酒倒的满满。“你今天干嘛了?”“女人都是王八蛋!我那么努力工作,为什么她要走?”得了,看来又是感情那种破事,这个就没什么好劝说的,毕竟鞋子合不合穿只有自己才知道。不过感到好奇的是老王的女朋友也是他们公司的,她是多多的一个小师妹的,平时两个人恩恩爱爱的嘛,今晚这是在搞什么?钱多多也没追问,认识老王多年,等他再喝几杯不问他都会主动说出来。可能老王刚才声音有点大,因为他们坐的位置不是包间那种,只是把两边隔开,大厅里的人还是能看到。钱多多对着周边的人抱歉示意老王喝多了,毕竟在坐的女士起码有一半,刚才老王可是开了地图炮。缘分,妙不可言。钱多多在这里又看到了我的邻居,至于为什么他能认出一个全副武装的女人。废话,她还没洗澡,还穿着白天的衣服,这是一个多懒的女人啊。钱多多热情的打了个招呼:“这么巧,你也过来吃夜宵吗?”废话,这个钟点来烤肉店的人不吃宵夜干嘛?话出口后钱多多也觉得自己犯傻了,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发。“是啊,好巧。”这应该是一个文静的女孩子,轻声细语的话让人心痒痒的。老王看到钱多多碰到熟人,抬头示意介绍一下。“我邻居,今天刚认识的。”“那就是大大的缘分,要不一起吧?”做导游最大的优点是什么?热情,不客气,不认生,厚脸皮!老王看到是钱多多认识的人,也不矫情直接邀请,虽然对于那么晚还戴着口罩感觉有一点疑惑,但也没多问。毕竟可能是个人爱好呢?或者丑到见不得人呢?“谢谢您,不过我订了包间,你们吃的愉快。”这才是正常操作嘛,哪有连名字都不认识的就坐下来一起吃呢?“要不,你们过来跟我一起?”得了,这是一个谦虚的女人,明显她只是客套一下,因为她说完就已经准备调头继续走了。但可惜了,她永远不知道作为一个导游有时候会有多厚的脸皮。她话才说完,钱多多都没来得及说话,老王就直接起身示意服务员过来收拾东西搬到包间去。“那行,那我们就不客气了。”钱多多尴尬的示意都是开玩笑的,哪知道她大气的示意没事,反正她都是一个人过来吃饭。进到包间,等她脱开口罩时,钱多多跟老王还感到不可思议。这不是那个恋爱时代的面门担当林小鹿嘛?虽然他们不追星,但就好比在华夏华仔跟你一起吃饭,你不感到惊喜?客套了一下,两个人也没多想,反正就当拼个桌,难不成还会有什么狗血的故事发生不成?不追星的人惊喜过后就还是各过各的。明显他们这样的行为让她感到开心不已,毕竟这样认识新的朋友,新朋友还对她明星的职业没有多大的区别对待,这明显会让她感到舒服。坐下后,老王把他今晚约钱多多出来的事情说了一些。老王跟他女朋友谈恋爱三年了,本来准备谈婚论嫁,但是女方家里不同意。因为女方这边跟钱多多一样,都是国内过来工作的,现在上了年纪也要考虑成家的事情,还有家里还有父母。虽然说女大不由人,但是又有谁家的独生女舍得远嫁国外?更不要说她家还想着找个上门女婿,就算不上门也要当地的吧。而老王是一个纯正的半岛人,他也有自己的家庭,不可能抛弃自己父母去国外做一个上门女婿吧?这就是矛盾所在,老王说他们因为这件事情已经吵了好几个月了。小鹿明显对于这种事情感到好奇不已,不要说女人天生就八卦,这种狗血的八点档明显很符合她的口味,毕竟她也没有这种类似的烦恼。兴致上来她还主动倒酒,一点也不见外,边****的吃着烤肉一边还催促老王继续说。“你知道公司前几天要派人回国吧?”这个事情钱多多当然知道。当时公司老总还问过多多要不要回国休息一段时间来着。主要是现在半岛旅游市场渐渐的开始走入下坡。然后总公司那边就把一些外派的导游调回国。“莉莉她主动申请回国,公司批准了。”老王苦涩的把杯里的烧酒灌入心肺,钱多多示意小鹿抽根烟不介意吧?虽然不喜欢,但她只是扁了一下嘴后还是表示没关系。烟雾把钱多多的脸都挡住了,这种事情完全就是无解,总要一个人妥协,但,看起来没有人原因退步。或者是爱的不够深?也不能这样说,只能说在一起是两个人的事情,但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情。钱多多也没多说,只是开了两瓶烧酒跟老王碰了一下。“喝吧,喝完这瓶就散了,分了就分,没什么大不了,或者你明天就会碰上一个大美女哭着喊着跪下顺嫁给你呢?”“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小鹿不开心的用力打了一下我肩膀:“人家都说劝和不劝离,哪有你这样做朋友的。”“那你说怎么办?”听到钱多多的问话,小鹿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在她有限的日子里面还没有碰到过如此复杂的问题。更何况结婚,对于她来说更加遥遥无期。小鹿想到自己的胜基oppa,最近因为可能要入伍了,又忙着拍戏都好久没有见面了。今晚还吵了一架,不然她也不会大半夜一个人跑出来吃夜宵。她郁闷的表演了一下徒手开烧酒,获得钱多多跟老王两个观众的喝彩,她今晚第一次倒了一杯跟他们碰了一下。小鹿想着:如果这样的话,胜基oppa入伍其实也不是什么太难接受的事情嘛。辛苦的把老王送上出租车后,注意到在一旁的林小鹿静俏俏的在灯光下等待着,钱多多不由得好奇问道:“你怎么还未走?”“我们这不是邻居嘛,当然一起回去啦!”如果在深夜一点钟有个大美女这样邀请你,你会不会心动?反正钱多多是心动了,可惜的是没有开车过来,更可惜的是烤肉店就在我们小区的对面。。。“那一起走洛。”钱多多发出了邀请,她也没有拒绝,两个人漫步在凌晨的小区。今天老王的话触动了钱多多埋在心里的往事,虽然今晚没有喝多,但几瓶烧酒下肚,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晕晕的感觉。据钱多多的网恋女朋友所说:“每个男人变身渣男的过去,都有一段不堪往事的故事。”其实钱多多很想反驳她头发长见识少,因为他知道有些渣男是无师自通的。。或许是因为颤抖的幅度比较大,导致大|宝贝跟着一起颤抖。可惜的是李信并没有在场,所以并没有见到这个名场面。张钰琪把高筒袜放在鞋中,然后把鞋放在礁石上面,随后再看向水中,见到鱼从旁边游过,眼中一喜,连忙扑了过去。水花溅到脸上,赶紧擦了擦脸,顿时嘟囔起来说道:“这也太难了!”试了两下之后,张钰琪彻底放弃了,这完全不是她能够抓到鱼的。上岸之后,张钰琪把鞋和高筒袜穿了起来。李信正好也回来了,手中拿着一根削尖的木棍,可以当做一根鱼叉使用。李信找这个木棍找了挺久,最终还是看着一颗树枝长度形状都挺不错,最主要是够直,所以砍了下来,然后削尖前端。李信还特意试了一下,感觉很趁手,所以赶紧赶了回来。李信和张钰琪对视一眼,两人皆没有说话,但不知道为何有一种火药味在空中摩擦。张钰琪双手抱胸,但因为d太大,很多部分都挤了出来,衣领有些低了,所以大片雪|白暴露在空气当中。如此一幕,真是少儿|不宜。李信撇了一眼,冷笑两声,然后赶紧转过头,咽了咽口水。MD!还是真的是有点诱人啊!李信擦了擦鼻子,他觉得自己再多看两眼可能都会流鼻血了,想到不久前自己还亲手试过,顿时感觉有些上火。李信摇了摇头,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自己现在最主要目的还是抓鱼。来到刚才的地方,李信手持鱼叉,看着一条鱼慢慢游过,眼神一凝,瞬间插了下去。李信的心瞬间紧张起来,此时岸上的张钰琪也是同样的,等李信慢慢拿起鱼叉,发现上面空无一物的时候,李信有些小小的失望。张钰琪松了一口气,刚刚想要嘲讽,但看着李信一脸认真的表情,她沉默了片刻,然后紧接着嘲讽说道:“哈哈!你可真没用!怪不得小璃不会喜欢你!”“……”李信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死死的咬着牙,眼神有些凶狠,抬起头看着张钰琪说道:“你再说一遍!”“你……你想干嘛?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你觉得你配得上小璃吗?”张钰琪虽然知道自己说错话,但她却不会认错,继续嘴硬的说道。李信心中的怒火已经燃了起来,把鱼叉往地上一插,慢慢向张钰琪走了过去。“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喊救命了!”张钰琪一边后退,一边害怕的说道。“我必须要让你道歉!”李信眼神内心很愤怒,眼神冰冷的说道。“我……”张钰琪接连后退,最终后退到一棵树边上,后背撞到树上,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此时已经无路可走。“道不道歉?”李信脸色很是平静,但眼神凶狠的说道。“我……才不道歉!”张钰琪身体颤抖,害怕的不要不要,但依旧硬着嘴皮说道。“啍!既然如此!那我就教训你一顿了!”李信冷哼一声,抬起手就要教训张钰琪。“住手!”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李信听到声音愣了一下,转过身看了一眼,但下一秒他却飞了出去。“你个人渣!居然想干那种事情!”欧阳静雪满脸愤怒,一拳对着李信打了过来。李信肚子还疼痛不已,此时见对方居然还继续攻击过来,连忙打滚躲开。李信躲过一拳,抬头立马看了一眼,发现来者居然是欧阳静雪,于是连忙开口说道:“住手!”欧阳静雪此时正处于愤怒状态之下,根本不会停下手,上去又是一脚,而且正是对李信最为宝贵的地方。李信全身一紧,极速向后退去,他可是知道欧阳静雪有黑带段的实力,在学校里没有什么人惹她,所以他根本不是欧阳静雪的对手。“我根本没对她做什么,不信你问问她!”李信后退到一个安全的位置,皱着眉头说道。欧阳静雪一听,倒是停下手来,转头看向张钰琪问道:“他真的没对你动手?”张钰琪本来想借此机会说李信对自己动了手,但她也不愿撒谎,所以咬着嘴唇摇了摇头。“但他刚才想动手打我!”张钰琪就算不想撒谎,但她还是没有放过李信,所以对着欧阳静雪略带一丝委屈说道。欧阳静雪眼中闪过厌恶,冷冷的看了一眼李信道:“刚才那一脚就当教训你了,如果再有下次,直接废了你的作案工具!”李信现在很是愤怒,因为欧阳静雪连前因后果都不问清楚,就凭张钰琪说的两句话就给我定罪了。“你应该没事吧?”欧阳静雪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但面对张钰琪的时候,收敛了一番问道。“没事!”张钰琪小心翼翼的看了李信,见对方很是憋屈,内心不禁暗爽起来。“那就没有见到赵雨凝!”欧阳静雪眼神中带着一丝期待问道。“没有!如果遇见了可能都会在一起的!”张钰琪摇着头回答道,然后不由自主想起林璃,她现在都不知道林璃是死是活。呸!呸!乌鸦嘴!小璃肯定活得好好的,现在都很可能被救了。张钰琪赶紧摇了摇头,心中暗暗想到。欧阳静雪听到张钰琪的话,内心没有丝毫失落,因为她说出那番话,只不过是个念想,既然赵雨凝不在这,她还是要在这周围找一下。“你跟着我吧!我怕你留在这里会有危险!”欧阳静雪撇了一眼李信,然后对着张钰琪说道。“嗯!”张钰琪赶紧点了点头,她早就想离开李信了,现在有了机会怎么不会同意呢?欧阳静雪带着张钰琪离开了,她们甚至没有和李信说一句话,显然是不相信李信,甚至不愿意让李信和她们在一起。李信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没有说一句话,然后平静的返回樵石林。虽然很愤怒,但李信都有些习以为常,从小被父母抛弃,遇到危险被同学抛弃,在这里依旧是被抛弃……但这又何妨,这么多年过来,自己还不是一个人走了过来,除了林璃陪自己走过一段时光,那段时光就像做梦一样。自己还深陷其中,想到这里,李信不禁摇头自嘲。深呼两口气,把杂念抛出脑后,现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先把鱼抓到。李信继续到了刚才的地方,拿起插在地上的鱼叉,然后到一条鱼游过,飞速插了下去。鱼叉刺入水面,发出一道声音,很显然,又插空了。但李信并不沮丧,因为他明白,接触一个新的事物,他并不是天子,所以需要不断的努力与实验,掌握一些技巧,才能真正的抓到鱼。花费了半个小时,累得要死,但看了一眼旁边被鱼叉插中的鱼,嘴角不由微扬起来。既然有了第条鱼,那必须乘胜追击了,所以继续在礁石林中找还有没有其他鱼。李信的运气还算挺不错的,在附近又找到两条鱼,然后花了半个钟头左右,把它们全部抓了起来。李信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然后拿出手机看一下眼,居然已经到:了。李信收拾了一下,然后把鱼和鱼叉全都带到椰树林那边。,“噢,我知道了。”杨浩像被霜打的茄子一般,耷拉着脑袋,望着远处的叶庆泉,露出畏惧的表情。直到此时,他还有些弄不明白,叶庆泉这穷小子是怎么会和两位副市长扯关系了?这尼玛真是怪事情了!同样迷惑不解的,还有宋嘉琪,在我们俩回家的路,她清点了一下购买的衣物,好地问道:“小泉,你怎么会认识市政府这些大领导的?”我笑了笑,轻描淡写地道:“偶然认识的。”“偶然?”宋嘉琪睁大了眼睛,有些不信地道:“那些当官的,平时都在政府大院里面班,咱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很难接触到,你怎么会有机会偶然认识呢?”我摸着下颌,偷瞄着她那饱满的玉兔,嘿嘿一笑,道:“有些机会,嗯!是要靠自己创造的。”“神经!”.宋嘉琪白了我一眼,没有再刨根问底,而是摆弄着一件漂亮的粉红色小褂,轻声的道:“款式真的不错,做工也精细,下次,我也要进点同样的衣物,肯定很好卖。”“嗯!确实很漂亮。”我笑着点头,脑海里却在回味着,与彭克泉之间的交谈,刚才的对话当,透露出一个重要的信息,那是,尚市长有意让自己去他身边工作。这对自己倒是个不错的选择,我非常清楚,从政之路,是标准的金字塔形式,越往路越难走,在官场没有靠山,缺少足够的政治资源,以至于和竞争对手角力时,处处受制,始终处于下风。而现有的社会秩序当,官员的地位,自然是最高的,以至于那些商界新贵,无论资产有多么丰厚,都要寻求高.官的庇护,还有很多生意人,正是靠着有政界朋友这种得天独厚的资源,才能发展得顺风顺水。当然,这样做的难度也不小,我以前虽然对官场并不了解,但也知道,政治风云变幻,局势错综复杂,仕途,处处都是机关和陷阱,同僚排挤、政敌倾轧,更是屡见不鲜。从某种意义来讲,官场角逐的激烈程度,要远远高于商界,若是在较量失势,折戟沉沙,恐怕一辈子都别想翻身……“你在那磨蹭什么呢,走快一点呀!”宋嘉琪见我落在身后老远,不禁有些心急,停下脚步,转过身子,用手指了指腕的坤表,娇嗔的道:“再晚没车了,妈住的那地方在郊区,离这还远着呢,打车好贵的呢,咱们去的时候坐公交车,回家再打车。”我赶忙加快了脚步,不禁心里有些好笑,心说女人是女人,没想到嘉琪姐当了几年服装店的小老板,过起日子来,却依然是算得这么精细。在站台等了有十来分钟,还不见车来,我有些着急,道“嘉琪姐,咱们还是打车走吧,大不了车费钱我掏。”宋嘉琪白了我一眼:娇嗔的道“小泉,你别总是大手大脚的,以后你结婚要花不少钱呢!”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没在言语,从兜里掏出一支香烟,还没等点,路公交车摇摇摆摆地开过来了。“这车开的蜗牛爬得都慢,开到英阿姨那里还不得后半夜去啊。”我吐槽了一句,接着又劝道:“打车打车,听我的,嘉琪姐,咱们不遭这罪。”“神经,快点跟我去。”宋嘉琪头也不回,手脚麻利地向前挤了挤,最先了车,我没有办法,也只得跟她的步伐,慢吞吞地裹在人群里挤车。车人不多,但没有座位,宋嘉琪买了两张票后,见周围那些男人的目光都扫过来,不好意思站在前面,拉着我走到车厢的最后面,那里还松快一些,只是摇晃得太厉害。去郊区的路况明显很差,可公交车的车况更糟,开在路一耸一耸的,随时都像要散了架一般,两人的身体不停地东倒西歪。我用眼角的余光望去,只见身边的宋嘉琪双手吊在扶手,身子如同风杨柳般左右摇摆,体态婀娜,竟有种说不出的美感,有几次车摇晃得太厉害了,我忍不住用手去扶了下嘉琪姐的小蛮腰,虽然隔着衣服,但还是能感觉到那滑腻如脂的柔软。我不禁心头一荡,有些心猿意马,赶忙收摄心神,四下里张望,看能不能帮嘉琪姐找个座位。“这可是嘉琪姐,你可千万别动歪脑筋。”我暗自警告自己,想到这里,我叹了口气,转过头,轻声问道:“嘉琪姐,你说是当官好,还是经商赚钱好啊?”宋嘉琪轻笑道:“那还用问吗?当然是做官了。”我摸着鼻子,微笑道:“为什么?”“很简单啊,你要是当了官,那些工商税务的人再敢来我小店找麻烦,我报出你的名字,把他们都吓走,那多威风呀!”宋嘉琪一副悠然神往的样子。被嘉琪姐的话逗乐了,我脱口而出道:“嘉琪姐,你说的对,那这样定了,以后我在政界发展,你从事商业活动,咱们俩争取优势互补,共同发展!”“嗯,这个建议很好!”宋嘉琪很痛快地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有些伤感地道:“小泉,你要是当了官,那以后前途光明了,不像姐姐,书读的太少,只怕是没什么发展了。”我摆了摆手,笑着安慰道:“那可未必,嘉琪姐,其实你有自己的优势,也许再过几年,你会变得十分厉害呢!”“优势?”宋嘉琪睁大了眼睛,惶惑不解地道:“我哪里有什么优势?”我笑了笑,凑到她的耳边,盯着那白腻秀直的脖颈,悄声的道:“这你还不懂?女人漂亮是优势啊,无论做什么,都一般人成功的更快!”“臭小子,别胡说!”宋嘉琪白了我一眼,咯咯地笑了起来,随即又幽幽地叹了口气,道:“漂亮又有什么用,命运不好,也是白搭。”我摆了摆手,轻声的道:“嘉琪姐,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宋嘉琪笑着摇头,捉了一绺秀发,拿到鼻端嗅了嗅,有些惆怅地道:“没用的,很多事情,等你结了婚后会明白的!”“也许吧。”我把头转向车窗外,望着路边几个嬉戏的孩子,陷入了沉思当。我正琢磨着心事时,公交车突然“嘎!”一声停住了,我有些怪,明明还没到站,怎么在半路停车了?正疑惑间,司机打开车门,外面呼啦啦地挤进一群人来,原来前面的线车开得太急,跟一辆出租车撞到一起,两边的司机站在原地吵架,乘客们见车一时半会开不了,全下了车,挤进后面这辆车,顿时车厢里人头攒动,很快被塞得满满地。当公交车再次开起来的时候,车厢里争吵声不断,一会有人喊干嘛踩我的脚,一会又有人喊臭流氓,把手拿开。宋嘉琪心里正在后悔,寻思着早知道这么挤,还不如听小泉的话打出租车好了,她很担心哪个人不小心拿包刮破了她的衣服,那可是她个月花了八百块大洋刚买来的,平时她都宝贝着呢。正担心时,后面不知是谁偷偷伸手在她腋下摸了一把,宋嘉琪立时紧张得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不知道那人是色.狼还是小偷,也不敢大声声张,赶忙抱紧手的包包,想将身子用力向旁边挪动,却挤不动,于是赶忙凑在叶庆泉耳边,声音惶恐地道:“小泉,快站到我身后来。”《魅力都市》《栖梧凰》《岳两女共夫》《根基为王》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华侨人平台》。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ttchifan.com/wapbook/29783_757210.html
华侨人平台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