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大娱乐 目录共3447章

首页

盛大娱乐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3 8:39

即将更新:第5797章 醒来后

盛大娱乐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ttchifan.com

至于他们眼中已经与神仙无异的王谦,此刻正在卧房内,一边扯着嗓子配音,又是嘶吼又是惨叫的,一边翻箱倒柜,顺带把现金和看起来值钱的东西装进了随身携带的布包里。等卧房里彻底乱做一团,王谦擦了擦汗,嘀咕道:“看来我还有演戏的潜质。”又看了看床边无意中被自己翻出来的一把手枪,王谦撇撇嘴,背着布包出门了。大厅里,当王谦下来的时候,所有人看他的目光充斥着恭敬与畏惧。赵财生走上前来,语气终于带上了几分恭敬,问道:“王大师,那个鬼怎么样了?”“哦,在这里头呢。”王谦指了指肩上的布包,道:“这鬼怨气太重,杀了之后怨气爆发你整个别墅估计都住不了人了,所以我要把它带回去慢慢超度。”“奥,这样啊。”赵财生深信不疑,长长的舒了口气,也不敢让王谦打开布包看看。“财哥,鬼我已经帮你抓住了,这报酬……”辛苦演了这么久,总不能不拿工钱。至于布包里的那些,那怎么能算呢?一个是已经说好的,一个是自己动手取的,概念不同嘛。“是是。”赵财生连忙让陈浩北取来一张银行卡,双手捏着递给王谦后道:“王大师,这里头是八十万。另外三十万,算是赵某跟王大师交个朋友了。”短短一天里又入账八十万,王谦忍着笑不动声色的收了起来,又正色道:“我刚请神和那鬼在卧房里打了一场,弄得有点乱,你不介意吧?”“不介意,当然不介意。”“嗯,不介意就好。不过那鬼在你们卧房待了有些时候了,不少物件都沾上了怨气,常傍身搞不好要受影响,所以我劝你把那间卧房封了,里面的东西一概不要碰。”王谦说得很严肃,让赵财生不敢不信。如果之前他们还对所谓的神神鬼鬼持保守态度,在见识了王谦自导自演的‘神鬼大战’后,是再也不敢有半点怠慢之心了。把王谦恭恭敬敬的送走后,赵财生长舒了口气,只觉得整个后背都是湿的。这种情况,只有在他年轻时第一次被枪顶着脑门时出现过。“浩北,去找人把卧房封死。对了,再吩咐下去,注意一下这个王大师的动向,他要是有什么麻烦,你懂的。”人最怕的就是未知的东西,赵财生也怕死,而有王谦在,无疑能让他安心许多……离开青湖庄园后,王谦走路都是飘的。先不说包里的玩意,光是这八十万和月阴石,就够自己忙活好几年了。以月阴石里的阴气充裕度,他一年无修每晚捡尸,十年也未必能积攒这么多阴气出来。如今只是一块小石头,就能省下他十年的功夫,实在是天大的惊喜了。回到合租房,和尚已经在打呼噜,直到关门声把他给吵醒。“唔,谦哥你这是捡着钱了?还哼着歌呢。”和尚揉着睡眼坐起,等王谦把布包打开摊在床上,人一下就清醒了。“我去,这么多钱?”一堆现金,少说十来万。还有手表、首饰什么的。和尚惊问道:“谦哥,你抢金店去了?”“我用得着抢吗?”王谦昂着头边换衣服边不屑道:“这都是本大爷一晚上挣的,不光这些,还有八十万现金在银行存着呢。”和尚愣了一会儿才喃喃道:“这年头卖身这么赚钱了吗?”“怎么着,你买啊?”王谦翻了个白眼。“那这都怎么来的啊……”王谦把赵财生家里的事情说了一遍,和尚听完龇牙咧嘴道:“谦哥厉害啊,这种缺德事儿你都做得出来。”“缺什么德,那赵财生是好人吗?谁家里头没事藏着枪呢。我跟你说,我这叫劫富济贫,你也不看看哥我都穷成啥样了。”说到这王谦就心累,因为就算这一把他挣了估计得有百来万,可对他的身体来说还是杯水车薪。和尚也明白他需要用钱,不再多说了,只问道:“谦哥,你说的那块石头呢?快给我瞧瞧。”“包里头自己找。”王谦说完拿着衣服洗澡去了。等他洗完回来,就看见和尚正抱着被褥在那嚎呢,哭得那叫一个惨。“嚎什么呢你?”一个一米九几的大光头哭得跟被抢了棒棒糖的三岁小孩儿一样,看得王谦一阵恶寒。和尚抽泣道:“我看见我师父了。”好吧,估计是那块石头惹的祸。和尚的师父王谦倒是听他说过,待他跟亲爹一般,和尚就是他给收养的。不过后来山体滑坡,他们的寺院塌了,他师父还有一些师兄弟全埋在了里头,就剩下他一个人命大活了下来。而后和尚就下了山,之后碰到王谦,两个同样无家可归的可怜虫成了哥们儿。“行了,别嚎了。喏,这一万块钱拿去把欠的房租交了,顺便给我弄点好菜,今晚我得好好犒劳一下自己。”王谦数出一万来给和尚,后者也不客气。等和尚又睡着,王谦收拾了一下出门了。因为《纯阳无极功》的关系,他几天不睡还是撑得住的。坐车又来到了中和堂,王谦发出了一声长长的苦叹。钱啊钱,你怎么就不能跟我多温存几天呢?进店里开了张新药方,这次直接来了两幅,而柜台那跟算准了他兜里的钱一样,直接要价八十万。“八十万?你怎么不去抢啊,这药是金子做的还是钻石做的?怎么这么贵!”王谦都快吼出来了,两幅中药八十万,说出去谁敢信。抓药的师傅翻了个白眼,道:“老兄,你也不看看你要的都是些什么。你这里头最便宜的天然牛黄,一克得两三百,老兄你开口就是论斤要……兄弟,你这是把药当饭吃啊?”我要有那么多钱,还真想把药当饭吃。王谦也知道自己要的东西多,还都是稀罕物,也只能咬牙接受了。又到了那个柜台拿药,没等多久一个女孩就站上了小板凳,怯怯的把药递给了他。“哟,又见面了。”“王先生,您的药。”女孩有点脸红,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面前这人看起来就不老实,看她的眼神色眯眯的,说话也很不正经,不像好人。王谦接过药,上半身却倾着撑在柜台上,似幽怨般问道:“诶,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啊?”女孩远离了他几分,嘟囔道:“我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啊。”“你不想治好你的病了?”王谦笑道:“你都二十一了,看起来还跟初中生一样,全是因为你的病吧?我可是有办法治好你的哟,你就不心动?”说不心动是假的,这些年她因为自己的外表处处碰壁,在学校被人排挤,想找个工作别人都不信她已经成年。可自己这个病走了很多大医院都没有任何希望,面前这个人一看就觉得不靠谱,怎么可能能治好她。女孩低着头不知如何反驳,又不好意思直接说王谦像个坏人。见她柔柔弱弱的模样,王谦也不着急,只起身道:“你再好好想想,过了这个村可没这店了,回见。”什么回见啊,最好再也不见了。话说这人真有钱,那些药听师傅说随便就是几十万,这么有钱的人怎么会去坐公交呢?。张萍说:“快过来,开饭喽。”我坐下来看着张萍打包买来的饭菜,发现这些都是我平时比较喜欢吃的菜。我真诚地说:“谢谢你啊,还真是个有心人。”张萍说:“快趁热吃吧,来,筷子给你。”我端起盒饭,张萍给我的米饭上夹了一筷子菜,面带微笑看着我。我说:“你吃了吗?”张萍摇摇头,说:“没呢,你先吃,我看着你吃完我再吃。”我吃了一口饭说:“不用这么肉麻吧,你这么看着我怎么吃得下,你也快吃吧。”张萍手撑着下巴,死盯着我的眼睛说:“问你个问题,你有女朋友吗?”我点点头,说:“有的。”张萍连珠炮似的问:“你喜欢她吗?你们两个人的感情好不好?她是干什么的?”我说:“我们的感情还比较稳定,她自己做生意,开了家贸易公司。不对啊,你问这些干什么?”张萍说:“本来我是想做你的女朋友的,可既然你已经有了女朋友,我就退而求其次,做你的马子吧。”我笑了起来,说:“马子和女朋友不就是一回事嘛,难道这两个还有什么区别?”张萍说:“你少装蒜了,别以为你们男人那套我不知道,马子和女朋友当然有区别,女朋友是正式谈恋爱的对象,马子是一起玩的对象,谈恋爱和玩能是一回事吗?”我赞叹地说:“你说得好像有点道理,这个问题我倒还真没仔细研究过。”张萍补充说:“女朋友和未婚妻也是两码事,未婚妻是准备结婚的对象,女朋友是正在相处磨合的对象,也就是说,未婚妻成为合法妻子的几率比女朋友要大得多。”我扒拉了几口饭,又喝了一口汤,点头称是,说:“看来这里面的学问还真多,不得不佩服咱们汉语的魅力了,以后有空我要好好学习学习汉语言。”张萍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做你的马子可以吗?”我说:“这多不合适,你不是王斌的女朋友吗,我看还是算了吧。”张萍说:“谁是他的女朋友,我跟他不过是普通朋友,偶尔一起出去玩玩而已,是他自己到处乱说我是他马子,气死我了。”我说:“那这么说你们只是玩玩喽,也就是说你们是炕友,我这么理解对吗?”“什么炕友,”张萍恼怒地说:“你说话可真难听。”正说着话,张萍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愤愤把电话掐断。我说:“谁打的电话,你怎么不接啊。”张萍撅着嘴没好气地说:“还能是谁,王大头那个白痴,今天我一上班就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我,烦死我了。”我心里觉得好笑,我记得昨天晚上王斌走的时候撂下一句狠话,让张萍有本事以后别去找他,没想到才一晚上自己就把这句话给忘记了,还上赶子给人家打电话。张萍刚挂了电话,王斌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不依不饶地响个不停。我说:“你还是接了吧,要不他会一直打下去。以我有限的了解,王斌这个人喜欢钻牛角尖,挺偏执的。”张萍气呼呼地接通电话,口水立即连珠炮似的发射了过去——“你有完没完,有病啊你,电话打个没完,我一整天电话都占线,别人都打不进来。我警告你,再给我打电话我就上门砍了你。你管我昨晚上去哪里了,你是我什么人啊,你有什么权力到处查我,还把电话打到我家里,你真是有病啊。我现在不在公司在哪里?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就是和别的男人在外面开房了,是谁我偏不告诉你,你想知道啊,那我就告诉你,这个男人是你的朋友……”张萍说这里我吓了一大跳,愤怒地瞪着她。张萍摆摆手,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我稍安勿躁。张萍接着说:“我告诉你王大头,从今往后我们一刀两断,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打了我也不接。滚,你他妈才是**养的,给我滚,我以后不想见到你。”张萍恶狠狠地挂了电话,仍然难掩胸中的愤怒,气呼呼地说:“真是个神经病!唐少,你说他是不是神经病,居然查我的岗,我们怎么会认识王斌这样的神经病。”我安慰说:“好了,你没必要这么生气,既然不想接他的电话,你把他的电话设置到黑名单不就完了。”张萍兴奋地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我现在就把他拉进黑名单,让他一辈子都打不进来,快烦死我了。”张萍低下头给手机设置黑名单,我低下头又吃了几口菜,喝了一口汤,虽然还是有点饿,可我感觉已经吃不下去了。也许是刚才王斌和张萍在电话里的争吵败坏了我的胃口,食欲一下子就没了。张萍把王斌的电话拉进黑名单,抬起头兴奋地说:“这下子整个世界清静了。”她突然看到我已经不吃了,纳闷地说:“你怎么不吃了,再吃点啊。”我说:“你吃吧,我已经饱了。”张萍歉意地说:“是不是我刚才打电话败坏了你的食欲,对不起啊,是你让我接电话的,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说:“你不用道歉,我并没有怪你,你快吃吧,吃完饭下午还要上班呢。”吃了点东西,喝了一桶鸡汤我感觉精神好了许多,我起身回到炕边,开始穿外衣。张萍走过来忽然从背后抱住了我的腰,脸贴着我的后背,柔声说:“唐少,我们再来一次吧,我真的还想要。”我惊讶地说:“你不是吧,今天怎么欲望这么强烈。”张萍说:“今天早晨上班的时候我想起你昨天晚上抓着我的头发的情景心里就很激动,觉得特别刺激。”我愕然片刻问道:“你喜欢暴力?”张萍说:“嗯,有点喜欢,我喜欢男人暴力一点。唐少,我还想你再像昨天晚上那样和我来一次,好不好?”我对她全然没了兴趣,推脱道:“都一点钟了,快到下午上班时间了,改天吧。”张萍坚持说:“不行,就今天,我上班的时候心里很乱,就想让你再来一次,要不然我今天一天心里都不安宁。”我说:“真的没时间了,我两点钟就要上班。”张萍用恳求的语气说:“二十分钟,我就需要二十分钟。”我无奈地说:“那好吧,说好了,就二十分钟。”张萍惊喜地说:“好,那快开始吧,我都等不及了。”我转过身,一把将张萍按在墙上,一只手抓住她的头发……几分钟后,我和张萍坐电梯从楼上下来,她去前台结了帐。我们从如家出来时我才想起来,我的车放在了酒吧门口,现在去取车就赶不及送张萍去上班了。张萍看着我愣怔的神情,恍然大悟道:“你的车放在酒吧门口了,要不你打车送我吧。”我想了想,也只能这样了,伸手招到一辆出租车,坐进去,让出租车司机先送张萍去上班,随后再送我去单位上班。出租车开到张萍所在的江海市天然气公司门口,张萍从车里下来,笑盈盈地说:“谢谢你啊唐大少。”我说:“不用客气,快上去吧。”。  但略一思索,我不禁摇了摇头。我从小和宋嘉琪一起长大,太了解她性格了,别看她长得娇艳欲滴,貌似柔柔弱弱的,可是眼里从不揉沙子。要是以后被宋嘉琪知道我跟穆婉兰的关系,而且还是在对方的帮助下赚钱买的房子,那事情肯定得闹大,到时候宋嘉琪真的会和我断了,这风险我可不敢去冒。一午,我都在思考着挣钱的法子,但想来想去,都没什么好的思路。吃了午饭,我正想躺着眯一会儿,听着门外英阿姨的声音在招呼人:“香芸,你找小泉?他在呢,刚吃完饭,进来坐吧。”我愣了愣,起身走了出去,孔香芸站在院子里,一身碧绿的长裙,脚下一双白色高跟凉鞋,如出水芙蓉般婷婷玉立,束起的长发随意的挽在脑后,手却拿了一本书。“孔香芸,进屋来坐啊。”我招呼了一声,看看英阿姨,问道:“阿姨,嘉琪姐呢?”“她去店里了,让你多睡一会儿。”英阿姨瞅着进屋的孔香芸,脸色有点复杂的说道。她现在多少有点理解宋嘉琪的想法了,女儿刚一离婚,要是和小泉在一起,外人会怎么嚼舌头?人家估计会猜测女儿早和小泉有一腿了吧。而且小泉这孩子这么优秀,长得又帅气,唉!像这老孔家的闺女,都追到家里来了,郁闷的是,暂时还不能将小泉和女儿的关系说出去,这事儿闹的……“宋叔叔不在家?”孔香芸问道。“大概和厂子里的老同事去下棋了吧,他们那帮老师傅,没事喜欢凑在一起下棋,打扑克。”我笑着道。“昨晚你干嘛呢?都这会儿了,才起来?”孔香芸注意到我好像才起床。“呃!……”我登时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难道对她说自己整晚在和嘉琪姐做那个?顿了顿,我才道:“嗯,昨晚写了份材料,睡觉迟了,今天正好补觉。”“你下午也要补觉?”孔香芸有些遗憾的道。“嗯,大美女来了,瞌睡虫早飞走了,哪里还能睡得着?”没想一句调侃的话语却逗得孔香芸俏脸一红,娇嗔的道:“庆泉,我发现你工作了之后变得越来越油嘴滑舌了。”自打麒麟山一游之后,孔香芸和凌菲也不时打电话到单位里找我,弄得我接电话时都不敢随便搭话,要仔细听出是谁声音之后才回答。与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有些微妙起来,这让我也有些窃喜。“哪里油嘴滑舌了,只是觉得没有必要活得那么沉闷嘛!你说是不是?这叫有幽默感。”“你下午打算干什么呢?”孔香芸装出一副很随意的样子,道:“没事儿,要不我们去图书馆看看书?”“可以啊,但我不知道星期天厂里图书馆开不开放?”我已经很久没有去厂里图书馆了。孔香芸点头道:“开的,不过基本没什么人。”“清静点好啊。”我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这让孔香芸高兴之余也有些忐忑不安。图书馆实在太安静了,除了一个快退休的管理员,整个图书馆空荡荡的,没有一个阅览者。我和孔香芸并排而坐,孔香芸在看政治类的书籍,看样子是准备考函授。我则无聊的翻看着一些经济方面的书籍,觉得没意思,站起身准备去换一份报纸,我歪头瞅了一下孔香芸看的什么书,这一眼,却立即让一股热气直从丹田窜了来。一对羊脂白玉般的鸽乳这样活蹦乱跳的映入了我的眼帘。孔香芸穿的是一件敞口连衣裙,身微微向前倾的她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样作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白色的胸罩稍稍有点大,而胸乳与罩.杯之间也有了一些间隙……午后的阳光让阅览室的光线相当好,白腻的胸房茁壮挺拔,我甚至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那罩.杯深处的那一点淡粉色,两枚玉笋般精致的乳.房在间形成一道优美的沟渠。我硬生生吞了一口唾沫,赶忙快步离开了,万一要被孔香芸发现了刚才的动作,那真的丢脸了。几乎是强压住内心四处乱窜的无名火,我心不在焉的随便换了一份报纸,双腿又控制不住的走回了原位,想再看一眼。孔香芸有些讶异我怎么会站在自己身畔不言不语,不过她并没有意识到什么,随口问道:“庆泉,坐太久了,想要站站?”“嗯。”我胡乱应承了一句,目光却顺着衣裙领口滑落下去,钉在了身畔女孩子的裙领内。饱满的乳.房随着呼吸起伏,胸罩罩.杯展现出来的乳肌也时多时少,那一抹淡粉色也若隐若现,更勾.引得我有些气息不匀,恨不能一把掀开看个够。“要不,我们出去走一走吧。”孔香芸似乎意识到什么时,我早已经将头扭在了一边假装看窗外的风景了。图书馆在农机厂生活区和生产区交界地段,位置有些偏远,一个池塘靠着图书馆,一片松树林紧挨着,这是建厂时保留下来的老松树林了,地形有些起伏,外面骄阳似火,热气蒸腾,但是一走进松林暑气顿消,幽凉无。我们俩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走在崎岖不平的小径,这片松树林足足有几十亩,寻常很少有人走到这么远来。突然,我停住脚步,竖耳细听。见孔香芸疑惑的张口欲问,我将指头竖在嘴边示意她不要说话,一手却牵着孔香芸小心翼翼的沿着土垄蹑手蹑脚的前行。林枯枝松针遍地,好在不时有风声掠过引得松涛阵阵,也遮掩了我们俩人行走发出的声音。当我和孔香芸屏住呼吸从垄下悄悄爬坎,然后一点一点拨开遮掩在面前的枯草时,一副令人血脉贲张的情景出现在二人面前。一个白花花的女姓胴.体突然间出现在二人面前,直线距离相距不足十米!半截裙卷起来围在腰际,露出两瓣丰满雪白的翘.臀,显然是为了方便身下那个男人的行动……孔香芸惊叫声尚未发出,我已经一手将她搂住,一手将她嘴捂住,否则从未有过这种视觉刺激体验的少女,怕要一头从高坎滚落下来了。二人爬来的位置刚好是一处泥台,背后几米是围墙了,也正是沿着围墙边缘走过来,才没有被正在狂欢的林二人发现。孔香芸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这样直白的丛林野战,虽然单位也有一些已婚妇女相互之间或明或暗的开一些隐晦的成人玩笑,但是她一直是装作没听见,顶多也是心跳脸红一阵罢了。但今天这种现场直播般的野战,却一下子撕裂了她的心防,她便是再无知,也知道这一男一女在干什么。我兴奋之余,也有些惊诧。但不得不扶住孔香芸,这女孩,显然对野战这种事情还有些难以适应。我们俩站的这个位置实在不太好,虽然可以清楚的观察到对面的表演,但是这个泥台太小,来容易,但想下去稍不留意会滑跌倒,周围又全是破碎的泥土,要死弄出响动,必然会被正在打野战的二人发现。我有些享受般的搂抱着孔香芸,捂住嘴的手已经放了下来,我相信孔香芸能够理解自己刚才的从权之举。颤栗发软的身体让孔香芸不得不紧紧靠着我,才不会跌倒。对方的手臂甚至有意无意的横过了自己的胸部,这让孔香芸更是羞怯紧张,耳听着那羞煞人的怪异声音不断冲击着自己的心理底线,她突然有一种想要小便的感觉。。一九八三年,我在修河的时候认识了王虎。王虎是北京人,小名虎子。他成分不好,是个资本家的家庭。家里人为了让王虎有个好前程,就把王虎过继给了滦县的贫农舅舅家,户口这么迁过来,这王虎就也成了光荣的贫农了。王虎那时候还小,现在长大了发现,贫农又有些不吃香了,现在大家又开始追捧万元户了。修河的时候,我和虎子是一个担子,我俩一前一后抬大筐,从河底往河岸上抬河沙,肩膀都压得红肿出血,就为了挣那一天块八毛的补助。一来二去,我和王虎就熟了,中午吃饭的时候,王虎就抱怨说:“你说我冤不冤?当年要是不把我过继到农村,现在我在北京也分房子了。我家平反了,按照户口分了房子,哥哥姐姐也都找到了工作,有的当了教师,有的成了工人。就剩我一个在这里修河,我比他妈的窦娥都冤。”我说:“我是社会主义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你这觉悟就有问题了。”王虎说:“我觉得我适合当兵保卫祖国,怀抱着钢枪站在祖国的边疆,为人民站好每一班岗。或者我可以当个火车司机,凭什么我就在这里修河啊!修河的人这么多,不差我一个,我更适合有挑战性的岗位。我这颗火热的红心在燃烧,你懂么?我急切地想为国家和人民做更大的贡献,你懂么?!”我笑着说:“你就再把户口调回去呗。”“调动户口哪里那么容易,当初过继给舅舅,可是通过革委会办理的正规手续。城市户口转农村户口容易,农村户口转城市户口想都别想。我从资本家到了贫农,这才高兴几年啊,现在风向又变了,资本家又吃香了。我想变回去怎么就不行了?谁能给我主持公道!”说着,王虎愤怒地把铁锹往河底一戳,这一下没戳进去,就听到当的一声响。我和王虎都愣了一下,王虎用铁锹扒拉了两下,在这河底竟然出现了一块紫黑色的木板。王虎和我都好奇,开始用铁锹铲去上面的河沙,想不到这木板越清理越大,最后竟然清理出来一个箱子一样的东西。王虎左右看看,小声说:“老陈,别声张。”说着就开始埋,我也不知道这是在干啥,不过看王虎的样子似乎有什么秘密。埋完了之后,王虎一搂我的肩膀,趴在我耳边小声说:“老陈,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这箱子里有啥啊?挖出来打开看看呀!”我好奇地说。王虎小声说:“这是一口棺材。”我想了一下,心说不对啊。我说:“不会,棺材不会这么小。”“竖着呢,这是发水从山上冲下来的。”王虎小声说,“我看了,这棺材是上好的乌木打造,上了九层漆,上面还有花鸟的纹路,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或者奶奶,搞不好是个清朝格格的棺材。里面肯定有货。”我半信半疑地说:“不能吧。”刚好这时候队长过来了,问我俩不干活嘀嘀咕咕干啥呢。王虎顿时捂着说肚子疼,实在憋不住了,让我拎着棉大衣给他挡着,他这时候解开了裤子,蹲在这里拉了一泡屎。不远处的大姑娘都躲得远远的,有已婚妇女开始骂他,用土坷垃砸他。不过这个办法奏效,一直到天黑,也没有人来我和王虎的分段,安全地守护住了这口棺材的秘密。我们的住宿地点在三里外的大龙沟,干一天活我倒下就睡着了。我睡得正香,就梦到有一双爪子伸过来抓住了我的脑袋,我吓得一激灵,猛地睁开眼。这时候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说:“老陈,是我,虎子。”我坐起来,围着棉被小声骂道:“你他妈有病吧,大晚上的不睡觉,你干啥啊!”“起来,跟我走。”虎子用手电筒给我照着炕上的衣服,顺手把毛衣扔给了我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老陈,今晚过后,也许我俩就发了。快穿上毛衣,哎呦卧槽,你毛衣穿反了……”这天晚上风特别大,春天的西北风裹着内蒙古的沙子形成了沙尘暴。我俩都扛着铁锹,虎子另外背着一个绿帆布的挎包。我俩打着手电筒都照不出三米,这一路深一脚浅一脚的,我俩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跟头,但凭着记忆我俩还是摸到了地方。地方是找到了,但是具体位置在哪里在这乌漆嘛黑的夜里可就有点难找了。幸好还有虎子的那泡屎做标记,我俩低着头,一尺一尺地往前摸索。终于在摸索了十几分钟之后,我们找到了那泡屎。虎子将身上的挎包卸下来扔在了地上,挎包里是撬扛和斧子。他噗地一口往手心里啐了一口唾沫之后,拿起铁锹就挖了起来。我把手电筒放在一旁架好,和虎子一起挖。我俩修河的时候,干活磨磨蹭蹭,但是这时候,我俩就像是在身上安装了电动小马达,疯了一样。清理出来的是棺材的头部,长大概有两米,宽一米半左右。这是一口很大的棺材。虎子一边挖一边说:“老陈,这就叫天公作美,这大风,谁也不会来巡夜了。”我说:“还有多深啊!”虎子说:“老陈,我们从旁边挖一个槽子,把棺材放倒,这棺材一倒,我俩就能打开了。”接下来,我俩从棺材旁边开始挖,挖出来一个刚好能放下棺材的槽子,这个槽子我俩只挖了一个小时。在这大风天里,热汗不断,把背壶里的水都喝光了。挖出来之后,我和虎子到了棺材的另外一面,虎子喊着一二三,我俩用力一推,这棺材慢慢悠悠就倒了下去。落地的时候砰地一声。风越刮越大,沙子打在脸上生疼。不过此刻我觉得我的血都沸腾了起来,浑身都颤抖了起来。我俩趴在棺材上面,互相用手电筒照着对方看着对方。我看到,虎子的眼睛激动地已经湿润了,他说:“老陈,今晚过后我们就发了。有钱了之后,我要回北·京,你呢?”我说:“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想发财。”虎子这时候把挎包拽了过来,把撬杠拿出来。我用手电筒照着,他抡起撬杠就插到了棺盖下面。用力一撬,嘎吱一声,这棺盖就开了一条缝。接着,他转着圈,顺着这个缝隙就撬了出去,围着棺盖撬了三圈,棺盖才算是撬了下来。这棺盖有十公分厚,这乌木死沉死沉的,我和虎子也算是身大力不亏,用尽力气,喊着一二三才把这棺盖给抬了下来。扔到了一旁后,我俩举着手电筒往里一照,本来以为里面应该是有尸体的,但是我们看到的,是里面还有一具棺材。这具棺材和普通的棺材大小一样,就摆在这大棺材的正中央了。我喃喃说:“是不是从苏联冲过来的啊,苏联流行套娃。”虎子说:“老陈,这你就不懂了,大户人家的棺材都是双层的,外面的这一层叫椁,里面这一层才叫棺。棺椁,这是一套。这就更说明里面有货了。”我俩这时候把手电筒照向了这棺椁之间的空间里,在这里面,有一些碎了的瓷器,虎子跳进去捡了个瓶子底,照着说:“老陈,全是碎瓷片了,要是没碎,随便一件就值个两三千的。”,这个时候,陆长生回来,面无表情的对邱科长说,刘主任让邱科长过去有事情。邱科长很是奇怪,这个时候找自己何事,就问,刘主任说了什么事情?心里对这个刘大明很有意见,什么东西,整天指挥自己,如果自己要是副主任,一定不会这样。陆长生还是那副表情,说,刘主任没有说什么事情,只是请你过去,他是领导,我也不好问。邱科长暗骂,***,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很是不情愿的走了。邱科长走以后,陆长生到了秦书凯前面,很是关心的问,小秦,没有事情吧,不过是下乡挂职没什么,现在挂职的人很多,所以不要多考虑,下去一年之后就回来了。秦书凯想到王娟说的陆长生举报自己的事情,心里很是生气,***,为了升官,做人的良心都没有了,自己以前一直把他当成是朋友,谁知道此人是***一只狼。秦书凯说,陆大哥,我是一个不懂官场只能被人利用的人,能用什么事情,至多就是下乡挂职,哈哈。这一说,陆长生很是害怕,难道自己举报的事情被秦书凯知道,想一想,不应该,于是说,官场的人,就是这样,自己的利益都是第一位,任何人都是慢慢的成长起来的。秦书凯说,我的成长也要感谢陆科长的帮助,有机会一定会好好的感谢的。心里却说,***,老子有机会一定会让你付出更大的代价,老子可是睚眦必报的人,是个小气的男人。陆长生不知道秦书凯话里的意思,就说,都是同乡,能帮助的当然就要帮助,哈哈哈。秦书凯说,是啊,老乡。心里却想到,老乡见老乡,背后是一枪,真的很有道理。回到自己的办公桌,陆副科长一边看着文件,一边偷偷的观察着秦书凯,感觉这个秦书凯今天很是不正常。很快,一天过去了,晚上,下班后,秦书凯到了柳橙的办公室楼下等着。不一会儿,看到柳橙从楼上下来,看到秦书凯,立即过来问,秦书凯,昨天跑哪儿去了,为什么不过来。秦书凯当然不能说在王娟的房间,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这个女人,就说,班上有事情,加班很晚。“还好,那个家伙昨天没有来,否则,我一定不会饶过你,要知道做好保护工作可是你同意的!”秦书凯心里想,***,你要是嫁给老子,老子一定天天的保护你,晚上还要日你几次,哈哈,那才是男人最爽快的事情。秦书凯这么想的时候,就想到了王娟那个事情,那是多么的激动啊,男人那个时候才是最快乐的,恨不得立即到那个女人的身上运动几次。“你想什么,秦书凯,和你说话是不是没有听见?”柳橙很是不满的打断秦书凯的遐思。“我是在想,今晚是不是会遇到那个男人,其实那个男人除了长相磕巴一点,看上去还是很有钱的,对你也似乎很好!”“再乱说,以后有事情我不一定帮助你!”柳橙警告说。“姐,我只是开玩笑!”“我说和你开玩笑吧,走!”两个人往回走的时候,不远处,那天被秦书凯打的男人正在不远处看着他们两人,被称张少的人对身边的人说,那天晚上打我的就是这个男人,今天一定要让这个男人趴在地上,给老子唱一首《恶梦之行》。身边的人就很狂妄的说,张少,只要把钱到位,唱歌那是便宜了他,让他给你舔屁股都可以。被称呼为张少的就说,哈哈哈,舔屁股这个地方也不合适,如果要是在别的地方,那也是很舒服的事情,今天打趴在地上,唱首《恶梦之行》,答应以后不要在跟着那个女人就可以了。身边的就说,行,一定完成老板的吩咐。说完,那几个人就跟在秦书凯和柳橙等人后面。当柳橙和秦书凯两人走到离住处不远的湖大广场的时候,前面突然出来几个人,挡住去路。秦书凯很是警觉的拉住柳橙到了身后,说,你们想干什么?张少出来了,很是狂妄的笑着说,秦书凯,老子已经打听清楚了,你他妈也不是什么出身高贵的人,你一个穷小子在后面瞎掺和老子泡女人,你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样吧,你给老子跪下磕几个头,答应不再参与此事,老子今天可以放你一马。柳橙很是生气的说,张东山,你***是什么东西,你以为别人都怕你,这样做会招报应的。张东山笑着说,哈哈哈,柳小姐,等到你躺到我的怀里,很是兴奋的时候,也就不希望我得到报应了,很简单,今天如果跟老子走,那么,老子就放了这个小子,否则,哈哈哈。秦书凯走到柳橙前面,很是坚决的说,柳姐,只要我在,任何人都不能欺侮你,看看谁敢过来。一个长头发的混混,穿着红色的衣服,走了过来,内心愤怒,但是表面上装着十分淡定,笑道:“小子,今天老子在这边,你乖乖的磕几个头,否则,.....!”握了握手,伸出了那很大的拳头。“这个……恐怕就要问问我服务的领导!”秦书凯想说柳橙,后来想到实在太土气了,于是想到单位经常说的领导这一个词。“哼……”噗的一声,斜斜的瞥着秦书凯,这个家伙说话还是很会逗人的。张东山就看着柳橙,咳了一声:“柳小姐,如果不想你的人受伤,那么就……”“这事你怎处理那是你的事情,他的任务就是保护我。”柳橙说的很委婉,表面上是这么说,其实根本就是不怕这秦书凯闹出事情来,所以立场根本就是站在这一边的。几个人又怎么会不明白柳橙的意思,抽了一口烟,那个长头发摸了摸这头发,说:“既然如此,就别怪我我们不客气了!”“还是那句话,打赢了我有没有那个本事!”秦书凯淡淡一笑。“小子,可别阴沟里翻船啊!”长头发冷冷一笑,手一挥。从身后跨了两个年轻壮汉上来,两人身上刺着纹身,手中拎着两根铁棍,脸色森寒。秦书凯抬着眼皮看了那两人一眼,嘿嘿一笑,说:“张少,请了新的打手?花了多少钱?”张少脱口而出:“五百多!”“得,赶紧花两千块给他们住院吧!”秦书凯说完,跨前一步,伸出如闪电,在两个壮汉几乎难以反应的时间内‘卡擦’一声,化掌为刃劈在了他们的胳膊上。“啊……”两名壮汉刚准备反击,却发现胳膊一阵钻心的疼,脸色刷白。低头一看却发现整条胳膊都无法抬起来,用力的时候那是更加的疼痛,在手腕关节上,竟然肿起了一个又青又红的包!“赶紧去医院吧,否则胳膊不保!”秦书凯淡淡一笑。两名壮汉相视一眼,哪里咽的下这口气。另一条胳膊抡起铁棍朝秦书凯猛砸了过去。两根铁棍的速度奇快,显然这俩人是练家子,左右配合极其密切秦书凯,弓着身子躲开了两支铁棍的袭击,弯着身子,突然猛的一个后翻,脚飞速旋转而去,两个大脚丫狠狠的踢在两人的前额。“啊!”两人头颅一吃痛,手中铁棍落地,整个人后仰、躺下!《重回二十》《预见还是遇见》《岳两女共夫》《夫君又穿女装祸害人了》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盛大娱乐》。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ttchifan.com/wapbook/60001_271487.html
盛大娱乐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