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名企平台 目录共6652章

首页

名企平台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3 8:39

即将更新:第4524章 醒来后

名企平台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ttchifan.com

当萧逸回来的时候,看着围观的人群,他知道就是他家出事了,把人群分开,朝着家就跑去。“住手”萧逸看着家里乱成一团,赶紧跑过去抱着丫丫。“你没事吧”面对萧逸的询问,小七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显然这样的事情经历了不止一两次了。“回来的刚好,还钱吧”“你抱着丫丫站旁边,有什么事情我来解决”小七被萧逸说的一愣,萧逸让她站到一边,他来解决?以前他不都躲在后面吗。“刚才谁动的手?”萧逸没有看着小七脸上的手印,脸色很不好看。“是老子动的手怎么样”啪的一个耳光,让众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萧逸说动手就动手。“你特么的居然敢打老子”“我的女人只有我能打,今天给你涨点记性。要钱就有要钱的样子”小七听着萧逸的话,内心有股暖流划过。“好好,只要还钱,老子这一巴掌也认了”“时间到了吗”“提前三天上门要账,这是规矩”“什么狗屁规矩,老子只知道时间没到就别来骚扰老子的家人”“你特么找死,早就忍着你了,现在没钱你说个毛啊,弟兄们打”“我看谁敢,日期没到说破天都没用,让丨警丨察来评评理”本来冲冲欲动的小混混,一听到丨警丨察就僵住了。他们本来就是欺软怕硬,看着萧逸这么强硬有点骑虎难下。“你有种,三天后钱还不上,老子新仇旧恨一起算,我们走”为首的小混混,恨恨的看着萧逸,留下一句狠话离开了。“你抱着丫丫先进去,我把屋子收拾收拾”“屋子我来收拾,你安慰安慰小丫头,自己也处理下脸上的伤。还有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们想搬什么就搬,你保护好自己和丫丫就行”收拾屋子?关心自己?小七瞪大了眼睛看着萧逸,什么时候萧逸关心过自己,还帮收拾屋子?“算了,我帮你”萧逸看着愣住的小七,叹了一口气这个傻女人。萧逸朝着厨房走去,想煮个鸡蛋给小七敷一下,可到了厨房看着里面空荡荡的。想着外面的凌乱和厨房的空荡,萧逸鼻子一酸,这个傻女人跟着自己过得到底是什么日子,三天两头被上门要账,还要照顾孩子和自己这个赌鬼,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和自己离婚,都能说明这是个好女人。前世的萧逸见过各种各样的女人,却没有见过这么傻的女人,默默的付出,从不抱怨。“再不能让这对母女过苦日子了,至少物质上”“不是说我来打扫吗”“反正也没事,习惯了”“过来”萧逸没有再纠结谁打扫的问题,让小七过来。“干嘛?”“还能吃了你不成”小七怀着疑惑的表情朝着萧逸走去,萧逸把手里面的热毛巾轻轻的敷在了小七的脸上,小七身体一下子僵住了。“怎么了,是不是很疼”“没.......没”“还说不疼,都流泪了”“我.....我是高兴的”萧逸一阵无语这个啥女人,也太容易感动了。小七内心感觉甜甜的,萧逸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对他好过。“我帮你吹吹,这样好的快”萧逸嘴唇都要贴在小七脸上了,小七看着萧逸认真的样子,脸红了,这个男人认真起来的样子还挺好看。“爸爸,丫丫也要吹吹”“好,爸爸给我们的丫丫也吹吹”听着小丫头奶声奶气的声音,萧逸笑着一把抱过了小丫头,对着丫丫脸就吹。“咯咯,爸爸痒,痒”“妈妈,爸爸欺负丫丫,坏爸爸”丫丫一会儿把头靠在萧逸怀里,一会儿把头靠在小七怀里,笑个不停。萧逸的心都快被化了,看着开心的母女,他觉得有老婆女儿似乎也挺好啊。“以后我会对你和丫丫好的,不会让你们再过苦日子了”“你不赌就是对我和丫丫最大的好”“我......我”小七显然对他还没抱太大的希望,只求他不赌。“对了,我们厂里面招保安,待遇还不错,我明天和领导说说应该没问题”“再说吧”萧逸前世是什么身份,就算是现在落魄了,也不会去当保安啊。只是和小七的关系刚有点缓和,他要是直接拒绝的话,肯定又变成了之前的样子,他想融入这个家,因为这个家给了他前世所没有的东西。“那就这么说定了,等明天有消息了,你一定要来啊”小七生怕萧逸反悔,也不管萧逸什么态度,就直接敲定了。萧逸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他现在想着如何把这三千块钱还了,这个年代三千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这一觉的睡得特别踏实,当萧逸起来的时候,小七已经带着丫丫上班去了。想起昨天的话,萧逸知道小七还是不放心把丫丫交给自己。看来取得小七的信任还有很长的路。“哥你找我啊”“恩,找你有点事”“哥,你有什么事就吩咐,只要我能办到的肯定没二话”“我就喜欢你这点”“嘿嘿”三宝露出憨厚的笑容来,在萧逸接触的人中,也只有三宝是正经人,其他不是和他一样的赌徒就是家里有点钱游手好闲的人。三宝和萧逸的认识也很偶然,三宝没有什么正经工作,骑三轮车指靠苦力帮别人拉东西。有一次三宝被几个小混混欺负了,是萧逸帮他解围的,三宝也是个有心人,一直很感激萧逸,只要萧逸有需要三宝都二话不说。“走,咱们去找苏少杰”“这.....这,我还是不去了,你们说的我也不懂,我也不喜欢赌博”“今天找你来是有正事,帮哥拉点东西”“这事包在我身上”萧逸认识的人中苏少杰算是有钱的,家里卖家具,以前和萧逸混一起,这家伙好面子,也滑头的很,每次都是他占萧逸的便宜。昨天萧逸就想到这家伙了,家里没有一点像样的家具,苏少杰家里不就卖家具的嘛,自己找他拉点也不过分吧,再说又不是不给钱,只是迟点。“萧逸你怎么来了,这两天都没看到你,还以为你小子撇下我自己快活去了”“哪有,这不是想兄弟你了,一起吃个饭”“好啊,咱们兄弟俩也好久没聚聚了,等我去换件衣服”三宝和萧逸很快就找到了苏少杰,看着苏少杰浮夸的样子,萧逸就忍不住想笑,这小子一听有便宜占就跳出来,只是希望一会儿别哭。三宝拉着萧逸和苏少杰,苏少杰这小子刚开始还很嫌弃三宝的三轮车,被萧逸说这是看不起我啊,这才消停下来。“哥,这家就不错,要不就这?”“转了半天了,我觉得三宝说的这地也不错”“不行,这档次怎么能对得起咱们哥几个”萧逸很是不满意,这让三宝和苏少杰很是诧异,难道萧逸发财了,这是苏少杰的想法,三宝则是犯难了。“哥,这......”“没事,三宝你拉你的车就行”看着萧逸的样子,三宝也很是无奈,只得继续往前蹬。。“谢谢区长。”丁远森也没有推辞,接了过来。一次自己一手导演的成功行动,却连嘉奖名单都不配上?二十块钱法币也还算可以了,这一时期法币的购买力还算比较高的。问题是,自己的功劳眼睁睁的被人抢走?丁远森从来不是那种吃了亏还要忍气吞声的主。有仇不报是傻子。劣势是,自己在上海区一个朋友没有。徐满昌虽然只是个小队长,但耕耘良久,两区长都有所顾虑。优势是,至少翁光辉看起来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当然,一旦出了事,第一个抛弃自己的,也一定是翁光辉!怎么办?最好的办法是只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还是当自己的助理审查官。可巡捕房早晚都会找到自己的。别人出事了,力行社还会出面交涉,但自己这个新人?“回来啦?”一回到宿舍,吴开明正在那里抽烟:“小丁,听说你们把高乐田给解决了?”“你也知道了?”“这有什么不知道的,高乐田的死讯传来了,一小队又集体出动,你还暂时调了过去,不是你们做的还有谁做的?”吴开明笑着说道:“我来猜猜,报上去的嘉奖名单里,没你的份吧?”丁远森一怔:“你怎么知道的?”“你不是徐满昌的人啊?”吴开明一脸的不以为然:“咱们上上下下谁不知道,自从徐满昌当上了这个小队长,整个一小队全都是他的人。温义雄还是他的把兄弟。就那个小虎,是他远房亲戚的孩子,进去了,被他当个下人一般使唤。”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咱们一个小队,按理说是七个人,正副队长加五名队员,可是一小队呢,生生被他搞出了十二个人。”丁远森皱了一下眉头:“中队长也不管?”“管?区长都管不了。”吴开明撇了下嘴:“一小队资料最老,戴处长亲自嘉勉过的,本来多少有些特权,再加上……算了,算了,不说了。”看他欲言又止,丁远森摸了摸口袋:“走,咱们吃饭去。”“哟,下馆子?”“下馆子。”“可以,你小子有钱啊。”“这不,刚弄到一点钱,咱们成舍友到现在,都还没在一起喝过酒呢。”丁远森来到这个时代,也逐渐了解到,特务的生活,可远没有电影电视里说的那么舒服,整天大鱼大肉的,尤其是像他们这样的底层特务。薪水低,福利几乎没有,就连牺牲了的抚恤金不光少得可怜,而且没有一年半载的批不下来。还有住的地方。底层特务四个人一个宿舍,丁远森这间运气好,暂时没有新的特务住进来。狭小的空间里,挤着四个人,那环境可想而知。可那有什么办法?酒是个好东西。感情能不能够增加两说,但喝酒的人喝着喝着肯定话会多起来。嘴上没把门的,一些原本不该说的话,也会秃噜着就说出来了。吴开明来力行社一年多了,虽然还只是个底层的小小特务,但知道的事,究竟要比丁远森多的多了。喝了几杯酒,他的话也不出所料的开始多了起来:“你可别小看徐满昌,他可是有来头的,他是吴广利的门生。”“吴广利又是谁?”丁远森对这些人实在是不了解。“青帮的,按照辈分来说,是‘悟’字辈的。”吴开明娓娓道来:“大通悟觉,上海滩三大亨,黄金荣其实是没辈分的,因为他没师承啊。按照帮规,他是不能收徒弟的。可黄金荣聪明啊,不收徒弟,收门生。杜月笙呢,是悟字辈的,三大亨里,辈分最高的,是通字辈的张啸林。吴广利拜的老头子,就是张啸林,所以算是悟字辈的,这么说来,他倒和杜月笙辈分一样,平起平坐。只是杜月笙的势力远在他之上,吴广利自然不敢以平辈自居,杜月笙也从来没有亏待过他。”丁远森这才算了解了。原来徐满昌背后是有帮派份子在那撑腰,而且是和杜月笙辈分一样的大流氓头子。吴开明喝了盅酒,又继续说道:“徐满昌不光是吴广利的门生,还和他沾着亲。你也知道,咱们在上海工作,随时随地要和青帮的打交道,就连委员长不也……吴广利一些不想亲自出面对付的人,往往会借助徐满昌掌管的小队,让力行社的人出面,徐满昌就是凭借着这层关系,看起来整天笑嘻嘻的,其实谁都不看在眼里。前任马区长,和现在咱们的翁区长,其实早就对他看不顺眼了,但就是因为吴广利的这层关系,所以对他无可奈何。”因此,前任区长和现任区长,对他能够采取的,只是压制住他,这样既不得罪了吴广利,又能够让徐满昌不至于权利再进一步增大。丁远森有些头疼了。怪不得翁光辉要通过自己的手,来对付徐满昌,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在里面。自己个屁大的小特务,怎么对付徐满昌?丁远森忍不住又问道:“我听说,咱们翁区长和徐满昌有些不对付?”他这其实也是在试探。吴开明笑了笑:“你听谁瞎说的,咱们翁区长怎么可能和一个小队长有矛盾?”这一听,就是言不由衷的话。“伙计,给我们再加一道笋干肉丝,再来一壶酒。”丁远森大声说道。吴开明这才觉得满意,等到酒菜上来了,压低声音说道:“我这也是听人说的,你听听就算了,可别传出去了。那还是三年多前的时候了,那时候,咱们还是叫上海站呢,翁区长接任了上海站站长的位置,一上任,就遇到了一个案子……”年上海法租界的丨警丨察搜查了红党的一个地下据点,查获的材料中有一份红党的报告,报告中叙述了江西省红军的部署和装备及其他军事情况。法国丨警丨察署的中国侦缉队队长范广珍是青帮成员,也是戴笠的秘密特工。他把这份绝密情报送给他的顶头上司、上海站站长翁光辉。翁光辉意识到这份文件极为重要,决定不向戴笠转达这一情报,准备把这份极端重要的情报直接送到委员长手里。他得知当时有一艘中国军舰在上海造船厂检修,便决定借用这艘舰艇,直接把它驶往九江,然后在那儿登陆到庐山,亲自将报告送给庐山的委员长。当翁光辉乘坐的军舰一离开上海,他在上海站的一个部下就向戴笠报告了这一情况,戴笠闻知怒不可遏,立即下令准备好一架飞机,以最快的速度从南京飞到九江。令翁光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乘坐的军舰驶入九江港时,戴笠率领一支特务分队已在那里等候多时了。军舰一靠码头,戴笠立刻命人上去把翁光辉扣押起来,不仅搜走了翁光辉视若珍宝的秘密报告,还威胁他,要对他施以酷刑。后来在戴笠虽然没有杀掉翁光辉,但撤了他的职。翁光辉是黄埔三期的,和军中不少人关系不错,在他那些同学的斡旋下,最终写了一份保证书,戴笠这才将他官复原职。。  胡长贵做在老板椅子后面,半仰着,看见进来的人是秦书凯,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前几天开党组会的时候就秦书凯的事已经研究过,驻村结束回来了,还是回到原来的科室工作,职务副科长。于是立即换上笑脸说:“原来是小秦,来来来,快请坐。”秦书凯顺着胡长贵手的示意坐到胡长贵办公桌对面的椅上,不管心里怎么想,表面功夫肯定要到位,拉起职业的微笑说:“胡主任,挂职结束了,码头镇那边的工作也完全做了交接,今天过来向领导报个道,随时听从安排,回岗位上班。”胡长贵就装着佩服的口气说,小秦,这次下乡做挂职干部一定很辛苦吧,听说,你还得到市委的表彰,不容易啊。“不管到哪里工作,都是服务普水经济发展需要,作为年轻干部,为人民服务那是应该的,当然有单位做后盾,特备是胡主任的后勤保障工作做的很好,我们在下面工作开展起来也顺利,所以要多谢领导一直特供的关心和帮助。”秦书凯心想,***,有时间让你也到乡下挂职看看,在那偏僻的农村,喝顿酒都要走上二里地才能看到干净点的饭店,一到了下雨天根本就不敢出门,否则乡下的泥土路还不把脚上的皮鞋沾在地上拔不起来。秦书凯知道在什么时间说什么话是最合适的,他知道现在这个时间段在胡长贵的办公室里时间不能呆的太长,打扰领导的工作,再说影响别人来汇报工作,于是直奔主题的提到了自己回来后工作安排的问题。“胡主任,我回来不知道岗位如何安排?”胡长贵想了想,很公事公办的口吻说,小秦,你的事情党组已经研究过了,明确为副科长,现在既然已经回来了,还是回到原来的科室去,至于具体的工作,你可以跟邱科长直接进行沟通。胡长贵后来从他坐的真皮座椅上站了起来说:“小秦,今天是你下乡回来后第一天上班,我陪你去科里走一趟,把你交到邱科长的手里。”秦书凯心想,这样也好,很多话就用不着我来重复了。秦书凯抢先几步走到胡长贵办公室门后,伸手把门打开,自己站到门的里侧,腰微屈着说:“主任请,就麻烦胡主任了。”胡长贵晃动着自己肥大的身躯从秦书凯的眼前晃过,秦书凯跟在胡长贵后面出了办公室又把门关好,紧跟几步,陪着胡长贵一前一后的走进了科里的大办公室。科里的一群人正在开会,邱科长坐在办公室中央的位置,对面坐着两人,一个是副科长陆长生,一个是新来的毕业生,叫小冰。正对着办公室大门坐的邱科长看见胡长贵进来,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说,胡主任,今天怎么有空来指导工作了,快请进。刚说完这句话,跟在胡长贵后面的秦书凯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就说,小秦也来了,快进来。胡长贵站到中央,冲着大家摆摆手说,大家都坐着吧,不用客气,今天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主要是秦书凯同志到乡下挂职结束了,我代表党组把秦书凯同志送回科,具体工作由邱科长安排。邱科长就满脸笑容的说,胡主任,真是及时雨啊,咱们科现在正是最忙的时候,人手不够用,您今天把小秦送回来真是帮了大忙。胡长贵知道邱科长等人正在开会,就很大度的说,你们会议继续开,我就先回办公室了,有什么事尽管找我。秦书凯、邱科长及其他几人立即都站到一边,脸上堆满了微笑目送胡长贵出了门。见胡长贵已经走远,邱科长招呼大家坐下,仍旧坐到中央的位置上说:“小秦,我们刚才正在召开上个月科室工作汇报会,你也坐下来听听,这些工作都是你曾经熟悉的,毕竟你离开科室一年的,希望你能尽快的熟练业务,把责任担负起来,把工作做起来。”在大家面前,邱科长的威信是要摆的。秦书凯就很下属的口气说,好的,科长放心,我会尽力的,会按照科长的要求尽快吧工作开展起来。于是继续刚才的会议,半小时之后,会议结束,大家如释重负的站起来准备离开,有人正收拾纸笔,有人已经推开椅子转身要走,这时,邱科长又叫住了大家,说:“今晚,科室全体同志一起到园中园饭店聚一聚,咱们小范围的给秦书凯副科长接风,大家没有特殊事情的都要参加。”大家一听晚上有公款吃喝,管他是给谁接风还是其他什么理由,都大声说,好!园中园饭店位于单位大门口东侧,从外面看起来门脸不大,装潢的也不是特别的讲究,进了门却又是另一番天地,长长的走廊后面是一个宽敞的小院,院子里朝南和朝西分别是三层小楼,每座小楼大约有三十个包间,小楼的建筑雕龙画凤一派古色古香的景象,踏着木制楼梯上楼进入包间更是让人打开眼界,金黄色的铂金墙面尽显富贵气息,屋里每个角落都放置四季常青的盆栽植物,中央空调的微风适时的调整房间内的温度。邱科长定好的包间在三楼最后一间,这是园中园里最大的包间,档次也是最高的,不仅配备了男女卫生间和KTV,还有漂亮的小姐专职服务,大家进入包间的时候,都忍不住啧啧赞叹,咱们这些老百姓今天都是沾了秦科长的光,能到这样豪华的包间来享受一下。晚上的饭局气氛还算热烈,饭局正式开始前,邱科长讲了几句开场白,说,秦书凯同志作为有志的年轻人能够主动响应市委的号召,走到基层一线去,不怕艰苦无私奉献,这样的精神是值得我们每个同志学习的,今天我们在这里为他接风的同时,也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大家能够学习秦书凯同志的无私奉献精神,一如既往的团结一致,努力工作,争取让我们工作能更上一层楼,出更多新的亮点和成绩。说完,酒桌上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秦书凯也站起来表态说,自己其实只是做了能做的工作,领导给的赞誉让自己有如履薄冰的感觉,以后一定在科长的领导下,兢兢业业工作,争取在工作中取得更好的成绩。秦书凯的话讲完后,酒席正式开始。八点多一点,大家就酒足饭饱各自散去,秦书凯跟在大家后面下楼,突然感觉到裤兜里手机震动起来,赶紧拿出来一看,是胡丽丽的电话,胡丽丽在电话里告诉他,自己已经到了县城,正在家门口等他。一看到是胡丽丽的电话,秦书凯立即想起胡丽丽那性感的身材,勾人的媚眼,想到每次进出的欢快,想到今晚就要进入这个迷人的身体。他跟同事们道别后,赶紧三步并两步冲到大街上打了辆车,往胡丽丽家赶去。到了家门口,远远的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秦书凯跑到胡丽丽身边,一把从后面搂住她,用脸摩挲着她的秀发,动情的说,你让我想的好苦。胡丽丽转过身看着他说,你不会想在门口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我吃了吧。秦书凯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跟着胡丽丽进入她家里,还好,他家里的父母不在家,于是拥着胡丽丽直接进了她的房间,到了房间里,秦书凯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他狠狠的亲咬着胡丽丽,把她放倒在床上,三下五除二的扒去了女人身上的衣服。。刘大明觉察出今天的陆长生状态有些不对劲,忍不住笑道,小陆啊,有工作汇报就但说无妨,怎么今天有些扭捏起来了?陆长生有些木然的点点头。刘大明伸手指了一下办公室沙发的位置上,傻站着干什么,我这正要找你呢?你就来了,快坐下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你先说吧。陆长生小心翼翼的口气问道,刘主任,今天一早的陵水日报你看了吗?刘大明眉头皱了一下随手拿起手边的报纸问道,怎么?有什么特别的新闻吗?陆长生尴尬的笑笑说,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下乡挂职的名单今天全都公布在陵水新闻的头版上了,全县共有各单位个干部,其中包括名科级领导干部。刘大明随口应了一声说,是吗?还有个科级干部?咱们单位报上去的秦书凯应该有吧?陆长生赶紧点头说,是啊,秦书凯的确在这个人名单中,而且……陆长生停顿了一下,没有接着说下去。他看到刘大明稳坐钓鱼台的样子,实在不理解刘副主任此刻心里的想法,因此才会欲言又止。刘大明等着陆长生说下去,等了一会没有下文,有点不耐烦了,很不高兴地说:“这件事既然已经敲定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要是没有别的事,就回到办公室认真上班,昨天听胡长贵副主任汇报说,你的业务还是很不熟练,这样很不好,你是副科长了,以后是做科长的人,关键时候一定要冷静做事,只有把本职工作先做好,才能谈其他的。”陆长生见刘大明此刻竟然还有心思来教训自己,越发感觉有些奇怪,都这种时候了,刘大明的关注点应该不在单位的事情上,难道他根本就对陵水日报上公布的事情不知情?陆长生小心翼翼的提醒说:“刘主任,这次县委研究的挂职干部的名单中,好像也有你的名字!”刘大明一下子差点蹦起来,这怎么可能?自己从来都没有动过下乡驻村的心思,田主任也没跟自己商量过这件事,好端端的,自己的名单怎么会出现在挂职的名单中?刘大明质问的口气对陆长生说,小陆,这可不是小事情,你不会是看错了吧?会不会是同名?陆长生的声音更低了,伸手指着刘大明桌上的报纸说,名单上都标注了单位,我瞧着上面好像标注了发改委三个字。陆长生对这样的结果也不满意,全县那么多的科级干部,县委领导为什么要安排刘大明下乡当挂职呢?刘大明要是离开了发改委,自己可就成了没人罩着的单独个体,只怕以后的日子难熬不说,很多希望也要落空了。刘大明赶紧把手边的报纸拿过来,放到第一版,果然看见一长串的公布下乡驻村名单上,发改委的刘大明和发改委的秦书凯名单并排列在一起,就像两个大大的笑话,堂而皇之的登载在报纸重要醒目位置上。刘大明气的把手里的报纸使劲的揉成一团,嘴里骂了一句,***,这他妈到底是谁出的馊主意?老子怎么不知道,是谁这么做的?对于刘大明来说,这样的消息很突然,事前没有任何人和他谈论过这件事,一个单位让副科级干部去任挂职,之前不通气显得很不正常,刘大明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全都涌上头顶般,有种不能自制的愤怒在身体内四处游走。刘大明狠狠的把当天的日报扔进垃圾桶后,赶紧拉开办公室抽屉,从里面找出部委办局的电话号码本,拨了一通电话,有几个没有通,提示主人不在,请稍后再拔,刘大明就嘟噜说,***怎么都在开会,一边拨另外的号码,终于有一个通了。“喂,韩部长,我是刘大明!”刘大明脸上拉起职业的笑,自报家门。陆长生知道韩部长是县委组织部的一个副部长,刘大明曾经为人事上的事多次请他吃过饭,陆长生也被刘大明带过去服务过。刘大明直奔主题,谈到这次县委研究的挂职,说科级领导干部也有一批,究竟有哪些人?韩部长沙哑的嗓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说:“是啊,是啊,今天上午陵水新闻已经做了公示,你想了解谁的情况啊?”刘大明说,我就是想问问,我们单位的名单是谁送过去的?韩部长说,具体情况我倒是不清楚,名单是负责这项工作的科室负责人接收的,你要想知道详细情况,可以找底下人打听一下。刘大明听了这话,赶紧点头说,那好,打扰韩部长了,我稍后问问情况。韩部长并没有追问刘大明为什么特意打电话问情况,刘大明也并没有跟韩部长多说什么,大家都是聪明人,谁都不想多事,彼此也都知道,有些话在电话里说了也等于白说。刘大明放下电话后,见陆长生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自己,冲他一挥手说,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先了解一下具体什么情况。陆长生听了刘大明的话,赶紧恭顺的退出来。陆长生一走,刘大明顺手操起桌上的水杯狠狠的掼在地上,水杯立即变成了无数个碎片飞舞到办公室的各个角落。就算用脚趾头想想,刘大明也明白这件事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搞鬼,能促成这件事的人,发改委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一定是一把手田主任。没有田主任的同意,谁敢在背后给他刘大明下这样的套子,田主任这一招釜底抽薪可真是够狠的,一下子把自己给撅弄到乡里去了,把自己在发改委好不容易打拼下来的扎实基础立即化为乌有,到了底下等于白白浪费了一年的时间,对于自己这个年纪的副科级干部来说,一年的时间有多宝贵,只有自己的心里是最清楚的。刘大明很快从愤恨,心神不定,烦躁不安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任何时候都不能乱,机关是不乱者的天下。再说在下属面前,任何时候都要摆出凌驾一切的架势,对自己有信心,别人对你才有信心。刘大明也算是机关的老油子,他静下心来仔细想想,自然明白整件事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田主任这段时间看起来对自己一直很信任,对自己的诸多提议没有任何意见的同意,即便是上次开党组会的时候,田主任看自己的眼神也是极其温和的,这才几天的功夫,田主任竟然在背后对自己下刀子,这里头一定有文章。官场上,有一定级别的领导最擅长的就是在袖子里玩火,可眼下这种情况下,刘大明却藏不住也掖不住了,他必须找田主任当面锣对面鼓的说清楚了,他在外头潇洒快活,自己在单位累死累活的,为什么他一回来就要对自己下这样的狠手?田主任做出这个重大决定之前,为什么没跟自己通气?领导的真实意图到底是什么?很快,刘大明走进了田主任的办公室。在田主任的办公室里,他正站在窗口眺望着楼下的停车场,初春的风还有些刺人的脸,楼下众多公车整齐有序的停放着,田主任有些眼馋的看着停在大楼一侧的一号车,心里不由叹息了一声,恐怕自己这辈子再怎么努力,也很难有机会成为一号车的主人了。,“怎么叫胡来?”唐钰不满他的说法,“我这叫负责任。我明明不是管理公司的料,非要让我去接手,到时候公司倒闭,员工下岗,那才叫胡来。”“这就是你放弃富二代,跑去当男护士的理由?”付钦对他简直无语了。唐钰的行为,让他想到了互联网上的一个梗。‘不好好的干好男护士,就只能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了。’唐钰眯着双眼,搓着自己下巴道:“你不觉得救死扶伤的人,身上都会发光吗?”“原来你的志向是当电灯泡啊?”付钦惊讶。唐钰笑容一僵,脚已经踢了出去,“滚!这叫帅。真没文化。”付钦笑嘻嘻的,承受了这一脚。等他看到唐钰把碎了屏的手机丢在桌上时,忍不住嘲笑他,“唐少你这样混得太惨了吧。屏都碎成这样了,还舍不得丢?”“我现在可是真真正正的工薪阶层,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小几千,哪有钱去换屏?”唐钰回答得理直气壮。“换屏?”付钦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般。“难道不是直接换手机吗?”“没钱。”唐钰更加理直气壮了。付钦同情的看着他摇头,“这么可怜,我给你买新的吧。”“不用!”唐钰毫不犹豫的拒绝。他想起了那个罪魁祸首,冷笑一声,“有人给我买。”“谁?”付钦好奇的问。唐钰却不回答他,转移话题道:“你这春风得意,眼角含春的样子,是不是又去祸害哪家姑娘了?”“什么祸害?”付钦不乐意的道:“我可告诉你,这一次我是找到真爱了!这辈子,我非她不娶!”唐钰嗤笑,“我数数,你这是第几次对我说,你要非哪个女孩不娶了。”付钦气道:“爬!你根本不懂什么叫一见钟情!”唐钰淡然点头,伸出修长手指认真数了起来,“这好像是你第九次对我说,你一见钟情了谁。”“……”付钦。他虽然说得多,但每一次都是真情实意啊!离北阳一中不远的一家老居民楼,第五层,右边的那一户。黑暗的房间,突然亮起了灯光。在这间突然被灯光驱散黑暗的房间里,传来粗重的呼吸,就像是溺水的人拼命的想要求救一般。好久之后,呼吸才渐渐平缓下来。季幼青从噩梦中醒来之后,就这样抱着双膝坐在床上。床头柜的台灯,将她笼罩在暖色系的灯光里,安抚着她的情绪。她身上的睡衣,头发都被冷汗打湿,那种粘稠感十分不舒服,可是她却没有力气去清洗一下。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有再梦见过当年的事。可是,今天晚上,她还是梦见了,而且还依然清晰的记得每一个细节。季幼青将自己的脸埋在双膝中,双手紧紧的抱住自己,不断的告诉自己,‘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不能再沉溺于过去之中,要走出来,必须走出来。’其实,季幼青很清楚,她之所以会做这个噩梦,是因为白天的事刺激了她。想到白天发生的事,那个自杀的女学生,还有她母亲在抢救室外的那些话,季幼青已经毫无睡意。刚过了早晨七点钟,季幼青就起了床,站在洗手间里洗漱。昨晚从噩梦中醒了之后,她就一夜未眠,不是不想睡,而是睡不着。季幼青看着镜中憔悴的自己,眼里还带着熬夜后的红血丝,她又失眠了。牙刷,上下规律的在她口腔中刷着,满嘴的白色泡沫。季幼青的表情有些木然,她的皮肤本就冷白,此刻眼下的青色就显得更加明显。将牙刷从嘴里拿出来,季幼青端起漱口杯,漱了漱口。口腔里残留的薄荷味,让她清醒了几分。洗完脸,擦完润肤霜后,她走出了洗手间。“哇!幼青你吓死我了。”刚走出来,季幼青差点迎面撞上一个人。她停下,抬眸看向出现在她面前,抬手拍着胸脯大喘气的室友。“对不起。”季幼青歉然。“没事没事。”室友缓了过来,不在意的道。“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起那么早,以为洗手间里没人。”你突然从里面出来,我才吓了一跳。后面她没说的话,季幼青也听懂了。她点了点头,让开路给室友,返回了自己房间。租的房离北阳一中不远,步行十分钟内就能走到。季幼青又不是常规课老师,所以她没有必要按照早读时间去学校,只用在正常上班时间,八点半到就好。以往,她基本都是在七点五十左右,才会用洗手间,今天的确是早了很多。季幼青坐在自己房间里的桌子前,拿出自己少得可怜的化妆品,准备遮掩一下自己眼下的青色,让自己的气色好一些。学校是一个讲究形象的地方,她一脸憔悴的去学校,恐怕会被主任叫去谈话。季幼青化妆很快。其实,她这根本就不叫化妆,只是简单的做了打底,擦了气垫,扑点粉,然后描眉,擦个口红就完事了。全程只需要五分钟不到!她这速度和操作,经常被闺蜜吐槽,她就是仗着自己天生丽质,才为所欲为。今天比以往多了一道工序,就是给自己遮瑕。等季幼青收拾好自己的妆容,整个人看上去比之前精神多了,也看不出她一夜未睡。接着,她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拿出了一套搭配好的衣裤。和昨天一样的衬衣、裤子,只是颜色和款式有些变化。如果打开季幼青的衣柜,你会发现,除了两条亚麻和棉质的长裙之外,其余的都是搭配好的衬衣裤子,要么就是整套的运动装。风格都是寡淡风的。快速换好衣裤后,季幼青又变成了那个干练清爽的季老师。她对着镜子,调整自己的笑容,满意后,才领着包走出房间。一出房间,季幼青就闻到了一股食物的香味。“幼青,我多煮了些早餐,一起吃吧?”她的室友,正从狭小的厨房中,端着一碗面条走出来。在紧挨着厨房的小餐桌上,已经摆放了一碗面。“谢谢。”季幼青微笑着走过去。她的表情和神态,都完美得挑不出丝毫瑕疵,是那种让人很舒服的感觉。“嗐,客气什么?快来吃!”室友对她招了招手。季幼青从善如流的坐在了室友对面,拿起了筷子。面只是厨房里的挂面,也是最简单的清汤面。汤底泛着一点猪油化开的油腥与酱油和醋的颜色混在一起,室友还烫了几棵青菜,卧了鸡蛋,算是很有营养的早餐了。面的份量不多,但作为早餐已经足够。很快,季幼青吃完了面条。她看了看时间,抬眸对室友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啊?哈哈……你们学心理学的真厉害,就被你看出来了啊!”室友怔了怔,讪笑起来。季幼青想说是你欲言又止的表情太明显,而且成为室友两个月,这还是你第一次煮了我的早餐。但是,她最终还是没有去解释,默认了室友的话。嗯,学心理学的人,就是有读心术!“说吧。”季幼青温和的道。《人在末日镇压万界》《我在洪荒玩分身》《岳两女共夫》《玄元太素》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名企平台》。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ttchifan.com/wapbook/11972_281213.html
名企平台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