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浙江风釆网3 目录共4018章

首页

浙江风釆网3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3 8:39

即将更新:第4864章 醒来后

浙江风釆网3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ttchifan.com

我说不怕,你昨天答应让我摸的到现在还没摸呢。婉儿皱着眉头说,“昨天都说过了,等周末你回家,不知是让你摸,还和你做,行了吧?”我当时心急如焚,急着要摸呢,刚想说话,婉儿瞪了我一眼说,你要是在不知足,我让灵儿叫人堵你,而且你以后碰我都不行,更别说摸了。听到婉儿说这话,我胆怯了,别看灵儿是个女生,但是她发起狠来,那些混混男生都怕。听别人说,曾经灵儿的前男友找小三了,灵儿知道后,也不当场发飙,而是第二天叫人当着她男朋友的面把那个女的衣服裤子内衣丨内丨裤啥的全扒光,然后统统扔进大老远外的男厕所。当时这件事儿怎么解决的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从那以后那小三退学了,男的菊花也让灵儿叫来的混混给爆了。今天一天我都没心听课,一直想着等到周末回家怎么和婉儿做。下午刚放学的时候,婉儿接了个电话,然后一脸兴高采烈的模样背着书包准备走了。我赶紧跟上去,走到教室门口,一把拉着她,问她:“谁跟你打电话的?”婉儿甩开了我的手,一脸不耐烦地模样看着我说,“谁跟我打电话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你是谁呀?”我说,我是你哥哥。婉儿突然笑了,听到我说着话,一脸鄙夷的说,“哥哥就会拿那件事情威胁妹妹和他做?”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愣住了,看着婉儿逐渐远去的背影,我心里觉得不好受,这时,从我身边经过一个男生,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每次上课我都见你不好好听课,一直盯着李婉儿看,你不会喜欢她吧?她可是隔壁班修志明,明哥的菜。”这人叫谢伟,刚上高一的时候还跟婉儿表白过,后来被修志明知道了,被暴打一顿后,也不敢和婉儿过于亲近了。我当时也恼火了,冲着他吼道:“你闭嘴吧。”谢伟愣住了,他没想到平时经常被人欺负的我敢跟他吼,他推了我一把说,“草,你个傻吊,让谁闭嘴呢。”我俩声音都挺大的,让班级里剩余没走的那些同学都听到了,那些同学都停下手中的活,幸灾乐祸的看着我,有的还跟谢伟说,“谢伟,揍他个傻吊,别告诉我你连这逼都不敢揍。”我有些慌了,后退两步,不敢看着谢伟。谢伟跟那些同学笑着说,“去去去,这逼我要是收拾不了,我他妈一头撞死算了。”然后谢伟拉着我的衣领,拍了拍我的脸颊,说:“问你话呢,刚才让谁闭嘴呢?”我暗道后悔,不应该跟他吼,我说:“谢伟,我不是故意的。”谢伟吐了口唾沫说,“一句不是故意就完了?”我说,那你说咋办吧。谢伟说,这样吧,我看你也真的不是故意的,给我弄个十块钱如何。我说我兜里没那么多钱。谢伟撇了撇嘴,骂了一句穷比,然后问我有多少拿多少。我掏出五块钱递给他,他接过五块钱,然后又拍了拍我的脸颊说,“明天记得把剩余五块给我。”我没理他,默默的扫着地。他又讽刺了两句,见我一直没理他,也不说什么了。等我们扫完地,刚进班后,婉儿才姗姗来迟,好巧不巧的跟在婉儿后面来的是谢伟,他一进来没第一时间往自己位子上做,而是来到我这,伸手说:“五块钱呢。”我小声说,快上课了,下课给你。谁知道,谢伟就像故意一样,提高了嗓门说:“不行,现在给我。下课指不定你跑哪去。”他这一吼,让准备早读的同学们都停了下来,纷纷看着我们,有些放学走的早的同学不明白怎么回事问身边的同学,得知后也是偷笑着看着我。谢伟很享受同学们的这种目光,我也是没办法了,只能从兜里拿出五块给他。谢伟接过钱后,并没有立刻走,反而敲了敲我的桌子,说:“以后怂逼要有怂逼的态度,知道吗?”我没理他,默默拿出英语书,准备早读。谢伟见我这样,他倒是有些尴尬,一把拉起我的衣领说,你听见没。我吓坏了,连忙点头说听到了,谢伟这才罢手,背着他的书包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这时,坐在第一排的组长突然跑到婉儿身边,问道:“听李玥说,他喜欢你,还想把你上了,是不是真的?”声音不大,但是教室内本来都已经很安静了,导致全班都听得清清楚楚,婉儿身体微微一颤,脸色煞白地看着我。我愣住了,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组长的鼻子,说:“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说了?”“哎,是啊,李婉儿,昨天你走后,李玥盯着你的背影看了老长时间呢,指不定打什么坏主意。”本来回到自己位置上的谢伟突然大声说道,说完还一脸笑嘻嘻的看着我和婉儿。我偷偷看了婉儿一眼,发现婉儿神色复杂的盯着我,死死的盯着我。我刚想解释的时候,班主任进来了,他开始征收复印资料钱,全班都交了,就我没交,我的钱给谢伟了,兜里只剩下两块钱了,根本不够。班主任问我说,为啥没交。我低着头说,没钱。我们老班可不相信这种话,能进实验班的不知是学习好那么简单,也得需要不少钱呢。“那你借同学的。”老班冷冷的说道,其实老班最早对我也不是这个态度,我学习好,老班对我最早还算照顾。可高一上学期的时候,我经常被婉儿叫来的同学给欺负,每次我都告老师,时间长了,老班就烦我了,说咋不欺负别人,就欺负你呢,多大人了还老告状。从那以后,教我们班的老师们态度对我都发生了改变,打心底看不起我,鄙夷我。我学习再好,那些老师们也不会改变我的看法,只会说,哦,那个事妈考试分数又进步了啊。是的,我在老师眼里就是事妈。我低着头,没吭声,也没去借。老班也知道是啥情况,说了句我帮你垫上,等你下星期过来的时候把钱给我。我说,行。上课时候,我小声跟婉儿解释说,这句话真的不是我说的。婉儿一直不吭声,后来嫌我烦了,大声吼我说:“李玥你烦不烦啊?”她还因为上课无纪律大吼而被任课老师罚站到教室最后面,我偷偷看了站在最后面的婉儿,从她的眼神中我能看出一丝轻松。或许,在她眼里,站在教室后面也比做我同桌好吧。下课后,婉儿把课本扔到桌子上,看都不看我一眼,转身就走出教室。我赶紧跟了上去,拉着她的胳膊,解释说那些话纯属组长瞎说的,我根本没说。婉儿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声哦。我以为婉儿没听明白,又解释了一遍,婉儿终于不耐烦的说,“你跟我解释那么多干啥?现在周五了,今天晚上你就可以回来了,到时候咱俩把那事做了,然后你把照片删了,咱们以后形同路人,行吗?”说着,她发现周围已经有同学开始注意这里了,赶紧摆脱掉我拉着她胳膊的那只手,头也不会的走了。。胡丽丽嘴上什么都没有说,心里却对秦书凯有了看法,认为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就说秦书凯为了舒服,什么好话都说了。谁知道,关键时候,为了所谓的前途,根本不顾到她的利益,是个很自私的人。胡丽丽就想这样的男人,怎能嫁给他,两个人在一起生活肯定会遇到很多的选择,每次遇到选择,就把女人的利益放到一边,这样的夫妻生活还有什么意思。秦书凯那段时间也看出胡丽丽对自己很有意见,不过是没有说出来而已,可是无法解释,胡丽丽听不进任何的话,秦书凯说什么,她都认为是在找借口,推卸责任。有此隔阂,秦书凯也就不去解释,时间是消除很多恩怨的最好武器。秦书凯有的时候也在想,是不是自己太注意官场规矩,所以当时调查组谈话的时候,没有顾忌胡丽丽的事。回答是否定的,板着手指数数,也没有什么背景,靠本身努力是无法解决的。至于刘大明说的帮助,以刘大明帮助牛大娟的事来看,如果刘大明尽力帮助,也许会有结果,但是自己也不是刘大明他爹,以刘大明的个性是绝对不会尽力帮助。说帮助,不过是把自己当作是战胜张富贵的一颗棋子,棋子如果被用过了,谁还会当回事。秦书凯知道,胡丽丽虽然没有提出分手,但是以胡丽丽的个性,只要有机会,肯定会毫不犹豫,现在不过是没有机会和没有合适的人选而已,如果用鸡肋来形容自己目前在胡丽丽眼里的份量,是最佳的描绘。有了这一次的教训,张富贵更知道如何保护自己,每天除了上班偶尔到联系的村转转,就是到宿舍上网看看新闻,玩玩游戏,过一段时间和秦书凯金大洲以及乡镇的人到浦和县城去喝顿酒,聊聊天。如此的状态,让刘大明和吴龙根本没有抓手去对付,时间长了,刘大明也不抱什么希望了,吴龙看到刘大明的态度,就更高兴,就不再跟踪张富贵了。谁知道刘大明不这么想,过了一段时间后,让吴龙继续跟踪,说现在张富贵说不定得意忘形,旧病复发。吴龙跟踪了一段时间,没有结果。刘大明有几个晚上带着吴龙一起去,几个晚上看到游动的鸡和玩鸡的不少,可是就是没有看到张富贵的影子。后来,张富贵的老婆来码头镇一次,姜照光知道该如何做,请张富贵和老婆到浦和的县城吃了一顿饭,把几个挂职都叫上,席间张富贵的老婆很得体的给每个人敬酒,到了刘大明的时候,张富贵的老婆说:“刘主任,张富贵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在码头镇的很多时候还需要领导多给关心,让他尽快成长!”刘大明就说,张富贵很好,关心谈不上,相互帮助。张富贵的老婆就说,希望如此。刘大明看到张富贵老婆来的时候开的小宝马,就知道这个家族不是一般,和张富贵斗也许能弄到很到好处,也许会让自己得到伤害。后来,刘大明也没有心思再去抓张富贵的什么证据了。如此的相安无事,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挂职就结束了。市委和县委先后下文,对全市挂职干部在去年考核的基础上,进行全面考核,对实绩显著的优秀个人进行表彰。姜照光于是让刘小娟组织几个驻村挂职对文件进行了学习,请每个人按照文件认真学习,认真领会,认真总结挂职的实绩和做法,根据要求推出先进个人名单。刘小娟把几个驻村挂职召集到一起,公事公办,很简单,要求每个人按照文件认真总结,本周内把挂职总结和实绩证明等交到她的办公室,到时候根据实际情况,研究推荐先进个人。回到宿舍,刘大明不得不想很多,单位帮扶的实绩不管从哪个方面讲肯定不会超过张富贵、金大洲等人,而从政府资源上讲,张富贵是挂职队长,乡镇分管挂职的人刘小娟,张富贵的地下情人,评先的时候这两个人肯定会按照所谓的框框,把自己踢出评先的圈外,要想两年的挂职生活有所得,必须想办法。刘大明是个想什么就做什么的人,打通了贾仁达的电话,说领导整天高高在上,什么时候也找个时间下来指导工作,让我们有机会服侍领导一次。求人做事,肯定是先要有个铺垫,这样才能进入主题。贾仁达就说,在老同学前面哪敢称为领导,凡人事多,整天忙的是屁股不着地,哪有时间去打扰你,最近在乡下怎么样,过的还好吧?都是明白人,知道电话后面肯定有更多的内容。刘大明就说,领导就是领导,做下属的没有说话,就能知道下面的人想要干什么,不做领导也不可能。今天打电话是有一件事麻烦你,就是挂职快要结束了,昨天接到市委的文件说要对先进个人进行评比表彰,你也知道,县里扶持的资金和力度肯定不如市里的,就是想问问,这个先进能不能对县里的驻村挂职有个倾斜。贾仁达就说,这点小事还是能帮上忙的,到时候帮你推荐一下吧,市里的表彰如果不行,就让县里表彰吧。一个表彰对贾仁达这样的领导,确实不是大事,何况驻村挂职这件事就是市委组织部牵头管理的。但是,任何时候话不能说到底,留个余地,对双方都有好处。刘大明就说,本来不想争取什么先进,可是这么灰溜溜的回去,不甘心,再说,正如你上次指示的,到了下面要混个什么,到时候领导好说话,职务没有混上,只能弄个先进了。想到这里,刘大明就很生气,当时计划很好的吴龙举报,然后调查组来的时候,刘大明介绍说有这种情况,吴龙和秦书凯证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张富贵弄下来,谁知道关键时候,胡丽丽的工作没有解决,导致秦书凯中途改变立场。。  王娟说话口气里对邱科长的那份不屑和敌意已经相当明显了,邱科长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一时被王娟气的不知道该怎么还击才好。如果要是自己有权力,一定让这个女人滚蛋。幸亏陆长生机灵,主动站出来圆场说,大家都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王娟,你是个孩子,你也知道这个邱科长是个直性子,有什么说什么,你也别多心,邱大姐,王娟这肯定是心情不好,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她治气了。办公室的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邱大姐不说话了,王娟也不说话了,陆长生左右看看,也闭上了嘴巴,只有秦书凯还硬邦邦的站在王娟的办公桌前,似有今天不冲王娟讨要个说法就不罢休的样子。论起来,邱科长是整个可是级别最高的领导,陆长生和王娟等人应该对她多几分尊重才对,可王娟偏偏不理这个茬,邱科长跟刘大明是老同学,当初还是在刘大明的支持下,才坐上了科长的位置,邱大姐在底下人面前摆出一副说一不二的架势,其实到了领导面前跟个面团似的。作为刘大明的马子,王娟多少听说一些关于邱科长巴结领导,帮领导家掏下水道,搬煤球的事情,所以从心底里瞧不上这两面三刀的女人。见秦书凯一脸委屈的站在自己面前,王娟心里不由叹息了一声,在这件事上自己的确有对不住秦书凯的地方,毕竟他还是个未婚男青年,被自己无辜拉进了这场争端中,以后只怕声誉会受到影响。只是,现在这个事情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王娟也知道下午发生的事情,知道如果不给点安慰,那么这个秦书凯一定会和这个董云霄继续闹下去。名声很重要,继续闹下去,不利的是自己。想到这里,王娟冲着秦书凯看了一眼,冲他使了个眼色,抬脚起身出门,秦书凯稍稍犹豫了片刻,醒悟过来,随后跟上。王娟和秦书凯前后走着,来到单位茶水间里,王娟左右看看四下无人,满脸愧疚的冲着秦书凯道歉说,小秦,今天的事情真是对不住了,我也想不到那个董云霄是那样的冲动。秦书凯反唇相讥说,王娟,你刚才不是还装的很像那么回事吗?我就纳闷了,你什么人不好诬赖,我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工作,我到底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你竟然这么害我?我是小人物,谁也不敢得罪,求你饶了我好不好。王娟一时半会的没法跟秦书凯解释清楚整件事的复杂性,她并不想把自己内心深处隐藏的秘密跟站在自己面前的愣头青解释一番,只能托辞说,小秦,我可没有诬陷你,那可是董云霄这么说的。秦书凯说,那是董云霄说你告诉他的。王娟说,秦书凯,他的话你也信,不过是下午的事情被他看到,所以他多疑,假如下午不把你带到县政府也许就不会有那个事情,最近我和老公感情不好,离婚是迟早的事情,所以他要找个事情做离婚的理由罢了,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不公平,可我也是没办法。秦书凯说,我和你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你必须给与解释清楚。王娟说,我解释要是有用,下午也就不会走了,如果过分的解释,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所以这个事情我也是无法帮助,小秦,你只当是做了一件善事,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补偿你的。秦书凯有种出离愤怒的感觉,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王娟两口子闹离婚竟然要拉上自己一辈子的清白当垫背的,这垫背的当的也未免有些太冤了吧。沉默了好大一会,秦书凯才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王娟,此事因你而起,你必须还我一个清白,否则的话……。王娟伸手把秦书凯赌咒发誓般竖起的那只手轻轻的放下,柔声说,小秦,否则又能怎么样呢?在这发改委里,你我的资格是最浅的,我老公疑心病重,他怀疑我外头有了相好的,现在他认为是你,我根本就无法解释,男女内之事只能是越解释,越糊涂,再说,我要是说什么,他不把我打死,我一个弱女子,怎能是他的对手。王娟说这番话的时候,倚在墙边站着,亮晶晶的泪珠在她是眼睛里滚动,然后,大大的、圆圆的、一颗颗闪闪发亮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滚下来,滴在嘴角上、地上,随着泪水的滑落,女人的全身都在轻微地颤动。美人流泪的画面让秦书凯内心不由自主的涌出一份同情和怜悯,想起昨天他瞧见王娟在办公桌上写下那首李芳树《刺血诗》:“去去复去去,凄恻门前路。行行重行行,辗转犹含情。含情一回首,见我窗前柳。柳北是高楼,珠帘半上钩。昨为楼上女,帘下调鹦鹉。今为墙外人,红泪沾罗巾。墙外与楼上,相去无十丈。云何咫尺间,如隔千重山?悲哉两决绝,从此终天别。别鹤空徘徊,谁念鸣声哀!”当时他还开玩笑说,王娟,你可是新婚燕尔的怎么尽写这种读起来凄凄惨惨的诗句?王娟当时只是苦笑了一下,并未多做解释,现在想来她当时的心情必定是痛苦万分的,一个刚结婚不到一个月的女人就被老公怀疑外头有人,面临离婚的命运,这种事情放在任何一个女人的身上都是难以承受的。秦书凯低声叹气说,你这么说,我也知道你的难处,可是不管怎么说,事情闹的实在是太大了,我以后可怎么做人啊?再说,那个董云霄肯定也不会这么放过我的,我可是无辜的。见秦书凯不再对自己兴师问罪的口气说话,王娟的心里不由一阵感动,这个秦书凯,外表长的帅气,人也聪明,可就是心眼太实诚,头脑又比较单纯,自己随便滴下几滴眼泪,他竟然就心软了,这样的道行以后在机关里混岂不是处处受人摆弄?目的既然已经达到了,王娟伸手抹了一把眼泪,郑重其事的口气对秦书凯说,董云霄那边,我想下午被你打过以后,他知道你的厉害,也就不敢过分的得罪你了,毕竟他只是怀疑,没有证据。小秦,你放心,等到有合适的机会,我一定想办法还你清白,这次的事情算是我王娟欠你的人情,日后必定加倍奉还。秦书凯没好气的说,这种人情怎么还?王娟愣了一下,疑惑的看着秦书凯问,你想怎么还?秦书凯摇了摇头说,算了,不过这个董云霄我注意他就是了,可悲的就是我这连对象都没有呢?被你这么一折腾,哪还有姑娘敢跟我交朋友?王娟听着秦书凯这略显幼稚的担心话语,心里忍不住笑,嘴上还是安慰道,放心吧小秦,等我自己这一团糟的事情都理顺了,我一定帮你找一个比我还漂亮的姑娘做女朋友,一定让你满意。提到漂亮的女人,秦书凯一下子来了精神。想到王娟已经是自己看过的很漂亮的女人,如果是比她还要漂亮,那是什么样的女人,仙女。***,漂亮的女人,那可是谁都想的。。张钰琪傲然的说道,但看着李信面不改色的脸,于是继续往上加价钱,但李信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她瞬间愤怒起来。“你可真贪婪!回去给你万!赶紧给我一个弄好的椰子,我快渴死了!”张钰琪皱着眉头厌恶的说道。“呵呵!我不要钱!你求我我就给你!”李信冷笑两声,他十分不爽张钰琪这种大小姐性格,非要她求自己才给。“你太过分了!我张钰琪这辈子没有求过任何一个人!你居然想让我求你!”张钰琪瞬间愤怒起来道。“那我管不着了!我不要钱,只要你求我,我就把椰子给你,并且还帮你开好哦!”李信见到张钰琪愤怒的样子,内心暗爽起来,当表面继续吊儿郎当的说道。“我不要了!我张钰琪哪怕今天饿死,死海里,也不会喝你的椰子!”张钰琪咬牙切齿的说道。“哦!我拭目以待哦!”李信声音中充满着不信任道。“哼!”张钰琪冷哼一声,然后坐到阴凉的地方,她尽量不要浪费力气。李信见张钰琪似乎想和自己对着干,心中冷笑,然后上树再摘下几个椰子,然后放到一边。太阳越来越大,温度越来越高,哪怕躲在阴凉的地方,还是忍不住流汗。张钰琪口干舌燥,小脸都有些红了起来,然后用手擦着额头上的香汗,咽下口中的唾沫,但却依旧不能滋润干涩的喉咙。张钰琪感觉自己有些头昏了,眼前甚至出现了幻觉。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眼前居然出现了一个椰子。当下一秒李信的脸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这并不是幻觉。“你想干嘛?”张钰琪往后撤去,一脸警惕的问道,但眼神忍不住看向李信手中已经开好的椰子。张钰琪咽了咽口水,然后把眼神撇开,心想我不渴,我不渴,我真的不渴。但很可惜,心中越是这么想,眼神就越离不开。“咳咳!”李信见张钰琪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椰子,心中有些好笑,于是忍不住咳嗽两声。张钰琪反应过来,连忙坐正身体,警惕的看着李信。“要不要?”李信把椰子在张钰琪眼前晃了两下说道。“要……我才不要!”张钰琪原本要脱口而出,但想到刚才自己说的话,立马拒绝了。“哦!真的不要吗?”李信用诱|惑的语气问道。“我……不要!你赶紧走!”张钰琪有些忍受不了,于是开始赶走李信,来个眼不见心不烦。“那太可惜了!我就把它扔在这里了!如果不见了也就算了!”李信蹲下来把椰子放在张钰琪面前,然后若无其事的离开。张钰琪疑惑的看着李信的背影,然后又看了一眼眼前的椰子,咽了咽口水,使劲摇了摇头说道:“鬼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绝对不能喝!”张钰琪直接闭上了眼睛,但脑海里还是会不由自主浮现椰子,于是瞬间睁开眼睛,立马偷偷看了一眼李信,李信此时正背对着她,所以也注意不到张钰琪的小动作。张钰琪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口中喃喃自语道:“他刚才说了,这是他扔掉的,不算给我的!”张钰琪连忙拿了起来,然后对着口就喝了下去,椰汁的香甜在口腔徘徊,缺乏水的身体瞬间活了过来。“香吗?”李信的声音突然在张钰琪身边响了起来。“香!”张钰琪放下椰子,舔了舔嘴唇,脱口而出道。张钰琪说完这番话后,脸色瞬间黑了起来,转头看了一眼李信,然后愤怒的说道:“你故意的!”“这是你自己喝的!我只是问了你一句,你有必要发什么脾气吗?”李信感觉到对方的喜怒无常,顿时很是无语道。“你管不着!”张钰琪也很是无理取闹的说道。“那行!我不管你!”李信冷笑着说道。李信在周围溜达了一圈,这片椰树林并不是很大,只有来棵树,其中每棵树上有个左右的椰果,除去刚才吃掉了几个,还剩下不少。这些椰子能够维持最基本的水分补充,但却不能补充蛋白质,所以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食物。在荒岛上找食物无非几种,下海抓鱼,或者进丛林找野果,但这个不知名的荒岛上鬼知道有没有什么危险。如果遇到狼或熊之类的,那可就危险了,所以说,现在尽量看能不能抓鱼了。现在的温度还是很高,但李信必须要出去了,如果等到太阳下山,找不到食物,今晚就要挨饿了。张钰琪看着李信,皱起眉头问道:“你去哪啊?”“抓鱼!”李信头也没回,很冷淡的说了一句。张钰琪一听,立马开始思考起来,她虽然不觉得李信能够抓到鱼,但想到就如刚才一样,自己原本觉得李信不可能打开那个椰子,但他却出乎意料的拿出了一把小刀。所以说,李信去抓鱼的话,很可能也会成功。“不行!我已经得罪他!如果他抓到鱼肯定不会给我,所以我得阻止他!”张钰琪站了起来,眼中闪过微微光芒说道。李信顺着沙滩走,来到一处礁石林,上面是非常高的悬崖,这里有海浪不停的拍打过来,溅起阵阵水花。李信走了过去,看是否有鱼会被海浪打过来,然后落入这片礁石林中。一个个礁石杂乱无章,礁石里面的水很浅也很清澈,这里的风比较大,所以哪怕阳光很大,也并没有感觉到太热。李信站在一块礁石上面,向下望去,阳光刺露水面,然后反射进眼睛。李信眨了眨眼,眼神一撇,一条白影在不远处突然闪过,于是赶紧走了过去。张钰琪在后面追了过来,见李信似乎想在这里抓鱼,看了一眼四周,然后小心翼翼的踩上一块礁石,紧跟着就踩上另一块,慢慢的追了过去。李信已经来到刚才白影闪过的地方,但这里却并没有见到鱼,慢慢回头看了一眼,一条巴掌大的鱼在他腿边上悠悠的游着。李信屏住气,全神贯注,然后如猛虎下山一般双手插进水中。很可惜,并没有抓到,反而整个人还跌进水中。此时到来的张钰琪见到这个场面,忍不住嘲笑道:“哈哈!你看你的样子!还抓鱼,我看是鱼抓你吧!”“呸!你千万别让我抓到鱼,要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鱼香!”李信爬了起来,吐掉口中的海水,然后对着张钰琪狠狠的说道。“切!”张钰琪一脸不屑的说道。李信此时已经上了岸,因为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他没有抓鱼的工具,仅凭一双手很难抓住鱼的。上岸之后,李信先是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因为刚才又进水了,但打开之后继续亮屏,显然它依旧扛住了一次水的考验。真是谢天谢地,李信心中庆幸不已。张钰琪见李信离开后,但她却没有离开,因为她知道这个地方有鱼,所以更加不能让李信抓到。张钰琪撇了一眼李信离开的身影,然后赶紧脱下大白板鞋来,紧跟的是紫白相见的高筒袜,露出一双玲珑般的小脚丫子,踩进水中,口中倒是一口凉气,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两下。,外人进去,又不是帮派的,队伍怎么带?“可我不管你怎么带,兵,要给我带好了。”翁光辉加重了自己的语气:“戴处长来上海的时候,一旦要见一小队,我不许出任何的岔子。”“是,区长。”丁远森也无瑕多想:“但请允许我自己带两个人去。”“谁?”“吴开明,还有,高壮。”他就认识这两个人。可好歹算是自己熟悉的是不是?“吴开明?可以。那个高壮,才接替你当助审,不过也没问题,我亲自给你下调令。”翁光辉也没过多犹豫:“小丁,根据我的观察,你能力是有的,但会不会带兵,我不知道。你会带,给我带出一支精兵来,不会带,学着带也要带!”丁远森接口道:“我还有一个要求,一小队里,我认为合适的人留下,不合适的,我希望调走。”“这是你的事情,只要不激化矛盾。”翁光辉也体谅丁远森的难处:“我说了,他们都是徐满昌的人,徐满昌才死,你要谨慎行事。”“是!”“那就说第二件事。”翁光辉沉默了下:“查没高乐田的逆产。”啊?合着一件事比一件事难办啊?高乐田的家在公共租界,怎么查没?“过去,高乐田活着,我们还真没办法。”翁光辉冷笑一声:“现在,他死了,他是汉奸,他的财产,都是逆产,必须充公。这件事,你去办。”我去办?怎么办?冲到人家家里,直接没收家产?人家报警呢?这是你翁区长看中了别人的家产吧?“是有些难办,不然不会交给你了。”翁光辉“语重心长”:“小丁啊,一旦成功没收了高乐田的家产,对我们是有极大帮助的,高乐田一死,高家就剩下孤儿寡母的,不足为虑。他的大儿子,在北平做事。二儿子,在日本留学。一个女儿,才十二岁。”你说的倒简单,那么简单,你怎么不去做?原以为是升官了,可这哪里是好事,根本就是把一堆麻烦砸在自己头上啊。问题是,丁远森根本别无选择。“小丁,还有什么要我协助的,尽管说,能力范围之内,我都帮你办了。”“翁区长。”丁远森硬着头皮说道:“能不能批我一点钱?哪怕算我借的也成。”钱啊。这钱,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在上海公共租界绝对是个好东西啊。丁远森口袋里穷得叮当响。得先想法子到哪去弄一笔钱来才成。“没问题。”翁光辉大笔一挥:“去财务科,领一百块钱。”这对于丁远森来说,就是一笔巨款了。“谢谢区长。”“还有没有别的事了?”“没有了。”“那就抓紧去办吧。”丁远森又一次见到了鲁仁庆。看了区长亲自批的条子,鲁仁庆也没急着立刻签字拨款,而是问道:“小丁,这钱派什么用场啊?”额?区长亲批,还要你个科长来询问款子去处?丁远森也不能得罪这位财神爷:“鲁科长,我刚被任命为一小队代理队长,有些财务方面的开销。”“哦,接替徐满昌的位置。”鲁仁庆点了点头:“坐,小丁。”丁远森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小心的坐了下来。“抽烟?”鲁仁庆问了声,可动作一点都不像是要拿烟的。明白了,这是让自己发烟呢。丁远森口袋里也没烟,有些尴尬:“鲁科长,我不抽,您抽吧。”鲁仁庆像是看出了什么,笑了笑,自己掏出烟点上:“按理说,区长批的条子,我是要执行的,可我得入账啊。咱们这个账呢,除了要上海区自己审查,每年,还要向总部交账,什么时候花了多少钱,每一块钱用到什么地方去的,都必须要清清楚楚。账目要是对不清楚,我这个财务科长是要直接担责的,到时候没人帮我扛。所以我不光是对上海区负责,也是直接对南京总部负责的。上次,是徐满昌批的条子,你来财务科领了十块钱,到现在,都还没来入账啊?”丁远森哭笑不得。感情这领了钱,事后还得来入账报告钱的用途?怎么那么复杂?当特务就当特务吧,搞得和一家正规的大公司一样。“你新来乍到,所以我有必要和你说的清楚一点。”鲁仁庆慢吞吞地说道:“哎,我这个财务科长是真的难当啊,你们一线的,的确需要用钱,我也能够体谅你们的难处。可你们也得守规矩啊,有人领了五十块钱,结果入账的时候,怎么也都对不清楚,对来对去,嘿,少了十块钱,我怎么办?我得自己把账做明白了啊。”我得自己把账做明白了啊。丁远森恍然大悟,他终于知道鲁仁庆和自己说这么多话的意思了。“鲁科长,您的难处,我理解。”丁远森放低了声音:“其实吧,我这次需要八十块钱也就够了,还有二十块钱呢,我琢磨着吧,行动的时候糊里糊涂的也不知道用到哪里去了,那不还得麻烦您,把账给我做明白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这小子,一点就透,有前途。鲁仁庆有点喜欢上丁远森了,本来还以为自己非得再费番口舌才能让他明白,现在,这功夫省下了。这是例行规矩,力行社特务处上海区上上下下心知肚明。这扣下来的钱,比如这次的二十块钱,鲁仁庆拿五块,翁光辉那里五块,财务和出纳每人两块,剩下的,放到上海区的小金库里,以备不时之需。别说是上海了,各个区站大多如此。总部呢,对这个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到年底你只有把账目整明白了,可以向财务部报账就行。鲁仁庆在批款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去领钱吧。”徐满昌的死,对一小队来说是极其震撼的。这是一小队说一不二的老大,也是他们的主心骨。现在徐满昌死了,具体的死因还没传达,他们更关心的是谁来接徐满昌的这张位置。一小队十二个人,整个力行社上海区里是人数严重超编的小队。按理说,徐满昌死了,副队长,也是他的把兄弟赵胜最有希望接替他的位置。可谁想到,区长居然安排了一个叫丁远森的人来接班?不就是上次那个一起参加行动,助审官吗?屁大点的人物,他有什么资格?赵胜一肚子的不服气,底下的人自然也知道怎么回事。一小队可不比别的地方,在这里,你一个新人耍个官威给我看看?在赵胜的安排下,一伙人全都商量好了怎么对付这个新队长。说好是上午点开会,可到了点,一小队的人才稀稀拉拉的来齐。带丁远森来的,是行动组组长商建宁,一看到赵胜,眉头一皱:“几点了?”“商组长,这不是特殊情况?”赵胜上前发了一根烟:“咱们徐队长死了,死得莫名其妙,昨天兄弟几个聚在一起,一边喝酒,一边商量怎么找到兄弟,帮徐队长报仇,这不喝晚了,起来的也就晚了,真正对不住了。”《香阁掩月将沉》《龙魂觉裔录》《岳两女共夫》《男主总想削了我》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浙江风釆网3》。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ttchifan.com/wapbook/87912_309741.html
浙江风釆网3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