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靠谱网投总站 目录共6098章

首页

靠谱网投总站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3 8:39

即将更新:第2592章 醒来后

靠谱网投总站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ttchifan.com

到了会议室,按照事先摆好的席卡,每个人在印有自己名字的席卡后面的位置上坐下来,镇政府负责后勤的女同志赶紧给每个领导倒水。待领导全都坐定后,姜照光就开始讲话,说感谢几位领导冒着雨前来码头镇指导工作,感谢把四位优秀的干部送到码头镇,那是全镇上下的光荣和骄傲,为了让各位领导多的清楚码头镇,关心支持码头镇的建设。先把镇里的几位领导介绍给县里的领导。后来,来的县里的同志也把来人给大家介绍了一遍,特别是四位挂职。然后就是武大文镇长代表镇政府,向各位领导汇报镇里的经济和社会等方面的情况,以及今年的发展目标。汇报结束后,姜照光就请来的领导讲话。到了这个场合,谁都知道来是联系感情的,不是挑刺的,是来唱赞歌的,好话人人都会说,不过是用词的不同而已。包大宽因为是组织部的领导,又是挂职干部单位的代表,就对几个挂职干部提出了希望。包大宽要求四名挂职干部要安下心来,做好小学生,向镇各位领导学习,向老农民学习,有的放矢,认真踏实的做好挂职干部工作,为码头镇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作为挂职干部的单位,也会按照市委的部署,县委的要求,为他们做好后勤服务工作,让他们安心工作。一套程序下来后,也就花了半小时的时间,一行人从会议室出来后,直奔和码头镇隔着一条废黄河的邻县宾馆聚餐,聚餐结束,意味着秦书凯等四人就被安置到了码头镇,以后工作就将有镇政府安排管理,到所联系的村开展工作。当天晚上,田主任一行人后备箱里装满了当地土特产,回到县城,秦书凯四人则留下来,等待镇政府的安排。分管农业的副镇长让党政办主任把四个人带到镇政府大院内的招待所。赵大海安排人把每个人带来的行李送到每个人的房间,同时解释说,以前的扶贫人员、挂职人员都是这样,吃饭住宿在镇里,村里根本没有条件提供食宿,村里水电设施和吃饭等也不方便。从热闹的酒桌上下来,突然到了乡村这种夜半蛙鸣的感觉中,秦书凯心里感觉有些不适应,他从水瓶里倒点热水,洗洗后,躺在那边,听着外面沙沙的春雨声,不由想起那首“夜雨疏雨不堪听,独坐寒斋万感生。今夜故人江上宿,如何禁得打篷声。”自己现在已经到了乡下,底下的路到底该怎么走?是混一年回去,还是踏踏实实的真心为老百姓干点实事,这是秦书凯现在迫切要考虑的问题。一墙之隔的刘大明也睡在铺上想心思,只不过他想的是这一年绝对不能白混,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采取行动,争取把码头镇挂职工作队队长的职务拿到手,虽然这是职位虚的,但是意义却不同于一般。拥有这个职位,说明这个乡挂职干部的管理都在自己手里,那么整个队伍取得的成绩就是自己的,到时候评选先进就是队长说了算。虽然先进不能和提拔直接挂钩,但是先进是基础,有了这个先进后,一切才会更加顺理成章。刘大明在头脑中思考了一下,这个队长不出什么问题的话,也应该是自己的。县里来的几个人,只有自己是科级干部,其余的都是科长副科长,听说市财政局下来了一个人,是一个副科级的副处长。这个人是市里下来的,那么就要当心此人把队长的位置竞争了去,必须尽快的动手。到了码头镇的第二天,刘大明很早就起来,到镇政府食堂吃了早饭,期间和食堂的师傅聊起很多事,问了姜照光书记一般早上吃饭和办公的时间,在乡里做过副书记的刘大明知道,食堂师傅,地位不高,对领导的行踪和习惯比任何人都清楚。食堂师傅知道刘大明是县里派下来的干部,在外人面前就有点炫耀地说,乡里主要领导的作息习惯,他是一清二楚,就说了姜照光等人的作息时间,让刘大明心里有了底。早饭后,刘大明梳洗了一番,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就走进姜照光的办公室,礼貌性的握着姜照光的手,很真诚地说:“姜书记,从今天开始,就是你手下的兵了,还请姜书记多关照啊,有什么事认为能做的,尽管吩咐。”“哪里?县里领导到码头镇,是组织上对码头镇的大力支持啊。你是县里的领导,也在乡里做过领导,到我们这儿,就是充实乡镇班子力量。”很多次的官职扶贫等事情,告诉姜照光,有职务的领导到乡里不管挂职扶贫,县里都会下文挂个职务的,挂职副镇长副书记等,就是为了对这些人有个说法,能参加镇里的很多会议,政治上的待遇。刘大明和姜照光以前也打过交道,知道姜照光这个人做事比较武断,在乡政府的口碑不是太好,但是很得县长的看重,县里的县委书记是去年下半年从市经贸委主任的位置上提拔下来的,对全县的所有干部不是很了解,县长有时候说话的权威性反而比县委书记更强势几分。那天,如刘大明所预料的,一切进展的十分自然,也达到预期的效果。两人自然就聊到挂职的事。刘大明说,对基层工作我是多年不接触,很不熟悉了,将来很多地方还要请书记多批评姜照光哈哈一笑说:“挂职,我理解不就是到下面转一圈吗?对于你们,下来走一回,获得提拔的资本。对于乡里,需要你们这些干部啊,信息灵,路子熟,到了这里,就能为我们解决很多实际的问题。”“不管做什么事,还得靠姜书记和大家将来的大力支持,特别是姜书记的正确领导。”如此的一个人,姜照光很满意,说明这个人上路子,知道到了一个地方就要适应环境。不像很多的干部,扶贫或者挂职到了乡里,整天高高在上,自认为了不起,其实什么事也做不了,在乡里几年就是混混转转几年。跟姜照光相谈甚欢后,先弄了个印象分,刘大明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却发现分管农业的副镇长刘小娟带着农经助理胡天正在等自己。刘大明赶紧招呼说,什么风把咱们的刘镇长给吹来了?刘小娟笑道,刘主任客气了,我是应了上级领导的指示,特意过来问一下刘主任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尽管吩咐?刘小娟看上去不到岁,那天吃饭的时候听姜照光介绍说是县团委下来的,很年轻的女干部,前途不可限量。刘大明当时就想,这么漂亮的女人,有此漂亮的资本,不要说是副镇长,就是乡镇丨党丨委书记也是指日可待。很多女同志,走上官场,利用身体开道,进步的步伐是别人坐飞机也赶不上的,所以就有“你往床上一躺,我就让你入党;你把腿一开,我就让你进步飞快;你把一切奉献,我让你收获一大片”的说法。刘大明配合的笑道,不敢当啊,我们下乡可是为你们当地百姓服务来了,哪里有什么资格敢使唤刘镇长这样的领导呢?刘小娟见刘大明会说话,并不想跟他多费嘴皮,冲他笑笑,站在一边等着听下文。。胡丽丽的父亲就很无奈的说,老刘,你也知道,现在找一份工作很不容易,没有特殊的关系,那是凡进必考,任何事如果是赛场选拔,是有很多机遇在里面的,无法控制,很着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再说,你也知道人不在位置,很多时候说话就没有马力了。胡丽丽的父亲说的是实话,做官不在位置了,也就没有那个力量了。在位的时候,那是众人捧星一样的爱戴,不在位了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没有人把他当回事。所以,做官的人退位后都很不适应,有的人因此大病一场,大骂世道炎凉,人走茶凉。可从一般人的角度来考虑,你在位置的时候没有给别人一点好处,整天***高高在上,目空一切,似乎世界上只有他牛逼,是最有能力的人。退位后,多年的高官恶习,希望别人能如以前一样尊重,那是不可能的。刘大明就很理解的说,也是,也是,世道就是这样,退位后确实很多事情很难操作。如果信得过我,我把你家女儿的事放在心上,再说,你女儿对象秦书凯就是我的下属,人很好,到时候有此理由,也好在田主任前面提这件事。“很感谢,刘主任那是太感谢了。我们一家和秦书凯都会很好的感谢你!”胡丽丽的父亲一直担心的就是女儿的工作没有着落,大学生村官那是一时没有办法的办法,三年结束谁知道又是什么政策。刘大明这个人虽然知道不怎么样,但是这个世道,能有这个心就很感谢了。“老胡,你也知道现在事业单位进一个人,到了上面卡的很紧,要想不考试直接进入,这件事我一个人操作肯定不行,肯定需要秦书凯的配合。”刘大明这个时候才说出自己的目的,那就是通过这件事来控制秦书凯,从而让秦书凯如狗一样被自己牵着。“老刘,需要秦书凯做什么,你尽管吩咐,我会让他配合的!”秦书凯和胡丽丽两个人的关系突破关键的一步后,两个人身体都交流了,什么话就可以说了,秦书凯就把自己和刘大明之间的事给胡丽丽介绍过。胡丽丽的父亲听女儿说过秦书凯和刘大明之间的很多事,知道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很深,到现在都是对面不啃西瓜皮。“秦书凯打个报告,让我转给主任,到时候我从关心下属的角度和田主任认真谈谈,再和其他几个班子成员沟通一下,到时候田主任会考虑的!”后来,两个人又谈了很多具体的操作等问题,胡丽丽的父亲等刘大明走后,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想了很多,不管能否有效果,决定最近到码头镇一趟,和秦书凯胡丽丽好好地谈谈,能解决胡丽丽的工作那是最大的事。胡丽丽的父亲到乡镇去了一趟后,那段时间秦书凯和胡丽丽两个人就一直在讨论胡丽丽父亲说的事,认为这件事操着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真如胡丽丽父亲说的,有%的希望,就要%的努力。一天晚上,两个人坐在房间内边看电视边议论胡丽丽父亲来乡镇说的话,胡丽丽的父亲要求他们两个人要主动和刘大明搞好关系,秦书凯按照刘大明的要求,做该做的事,争取把胡丽丽的工作安排好。秦书凯心里就在想着胡丽丽父亲的话,为了这个女人,自己是该牺牲,放弃自尊,配合牛大茂,为她争取一些。但是,秦书凯心里对刘大明的能力很有怀疑,安排一个人进事业单位,如果学历在本科以上的人,对普水有点背景的领导来说,不是一件难事,但是刘大明不过是一个副主任,能力似乎有点让人不可信。有%的希望,就要%的努力。秦书凯就想到这句话。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秦书凯不得不正视刘大明的力量,虽然刘大明不是如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强大,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弱小,很多时候刘大明的活动能力还是很强的,是秦书凯无法比拟的。这件事与牛大娟有关系。一天,牛大娟来到码头镇,为吴龙送身体送性福来了,晚上这个会叫的“牛”被吴龙精华浇灌多了,所以第二天精神很足,很早就起床,起来后来到隔壁叫上胡丽丽,说今天是周末,两个人一起到离码头镇不远的浦和县城区转转。高中时候是同班同学,在一起的话题肯定就多。胡丽丽就和秦书凯打声招呼后,早饭没有吃,就和牛大娟一起走了。傍晚,玩了一天的胡丽丽回来,坐在宿舍的破沙发上,很累的摸样,休息了一会,说出的话,让秦书凯很吃惊。胡丽丽说,今天和牛大娟到浦和县城的街上逛了很多商店,在新亚商城,牛大娟买了一套价值不菲的西服。胡丽丽当时很奇怪,因为农村出生的牛大娟不可能买这么昂贵的衣服给吴龙,精打细算过日子的她不会这么大方,就问,买这么昂贵的衣服,是不是准备和吴龙结婚用?牛大娟很自豪的说,很多时候受人滴水之恩,就要涌泉相报,何况这个恩情很大。买这件衣服是准备送人的,其实一件衣服根本不能表达她和吴龙的心意,暂时能力有限,以后经济允许了,再好好回报。胡丽丽看到牛大娟说的很真诚,就问,什么事?感谢谁?牛大娟说,最近刘大明通过关系,帮助牛大娟找人,把牛大娟从农业局调到了财政局,谁都知道这两个单位的权力差别很大,牛大娟是从鸡窝一下子到了金窝,乞丐转眼变为富翁。昨晚和吴龙两个人商议了很久,决定对刘大明局长进行好好的表示,暂时就给他买一套西服吧。胡丽丽听到这个消息就说祝贺啊,单位是越来越好,前途也就越来越顺。嘴上是这么说,心里肯定感想很多,高中的时候是同班同学,牛大娟上的是专科院校,三年大专毕业很荣幸考上公务员,先到农业局现在到了财政局,财政局那是很多领导的之女都无法进去的单位,也是很多人巴结的单位。胡丽丽,上的是本科院校,大学四年毕业了,公务员没有考上,事业单位也进不了,没有办法才参加大学生村官选拔,成为一个农民。虽然政策说,对待学生村官,乡镇有编制的情况下有限录用,每年提供一定比例的公务员岗位定向招考,实际操着谁都知道不是表面那么简单。世道轮流转,读书的时候,牛大娟是农村来的,现在到了县城的单位上班。而胡丽丽读书的时候,是城里的,干部之女,很有优势,现在却到农村来上班。心里的不平衡,让胡丽丽很想改变现状。当时,胡丽丽父亲到乡镇和他们谈刘大明能帮助胡丽丽改变现状的时候,胡丽丽心里也动摇过,想到让秦书凯尽快和刘大明沟通。后来,听了秦书凯的解释,也认为很有道理,如果刘大明有关系也不可能连挂职队长都弄不上,有关系也不可能被人弄下来作挂职,有关系也不可能如狗一样听局长田主任的指使。有关系的话,应该是田主任巴结刘大明才对。有了这个想法,胡丽丽也就赞同秦书凯不去巴结刘大明,热脸贴上冷屁股,那是很伤男人自尊的行为,也是不可为的行为。现在,刘大明能帮助没有什么关系的牛大娟调动工作,那是很让胡丽丽眼红的,说明刘大明当时和父亲说的事也许很有操作性,不过是他暂时不愿意操作而已,如果愿意肯定也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于是,胡丽丽就把希望放在秦书凯的身上。。  其中一个头牌朝着身边的男人说着,那个男人就是她们的经理。我全身无法动弹,却能听到他们说话。“他恐怕又是为了那些女孩来的!”另一个头牌沉声道。经理紧紧的咬着后槽牙,吱嘎乱响,狠言道:“真是找死!”那头牌再次问道:“怎么处理?还是像以前一样绑起来然后扔海里?”她们的目光都看向了经理。这些家伙,这是要置我于死地啊!那几个妖艳贱货说着就要把我给抬起来。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脑中玉尺经似乎感觉到了我身上的不对。整本书上霎时间光芒大盛,充斥着整个大脑。我的大脑一下子被这金光浸润,迷迷糊糊的身体也一下子有了力气。那几个家伙还想抬我起来,却被我狠狠一脚,直接踢中其中两个头牌的脑袋。她们可都是女的,我中了迷药才能制服我,现在还想弄死我?头牌们被我一提,瞬间就散了阵型,经理见状,也冲了上来,但他们又岂是我的对手。腾腾腾几脚,就已然把几个头牌踢飞出去,但那经理却是个男人,他的身体要精壮许多,我一脚上去,自己却倒了回来。“哼,小子,没想到没把你晕倒,不过你也逃不出这里!”他说着,微微转头,朝着身后头牌使了个眼色。那头牌摸着肚子,强撑着站起来,到了门口,直接把门一关,屋子里再次黑了不少。应急灯刺啦刺啦两声,从绿色光线突然就转变成了红色,似乎是知道有什么事要发生一般。红色光芒照射在经理的脸上,让他显得更加的狰狞恐怖了。“居然能找到这里来,你到底是谁派来的?”“你们这里太脏了,我来打扫打扫!”经理似乎是听出了我话里的意思,眼神之中也冒出了火光来。“放肆!不管你是谁派来的,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能到这里来的,只有横着出去!”经理说着,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居然靠到了墙壁上,而在他后面,则是那面一张张符箓。经理露出森森白牙,在红色光线下,显得更为渗人。他的手摸到了墙壁旁的一根棍子,紧紧捏在手中,大吼一声,朝着我的面前就冲了过来。我毫不畏惧,就他这种货色,也想跟我正面对抗?我可是有玉尺经的男人,这么多天玉尺经对我的滋润,早已让我的身体变的如同钢铁般坚硬。虽然我现在还不太能运用什么风水玄术,但至少简单的还是能走一下的。“丹朱口神,吐秽除氛,舌神正伦,通命养神!”此话一说出口,玉尺经也跟着亮了起来,我的身体如同接收到了玉尺经的命令,微微发出了亮光。就如同一个神仙一般,冲过来的经理看到我的身体亮起来,吓了一跳,脚下也一个趔趄,跌倒在地。“这……”“哼,要是我没点本事,还能到这里来?”我反问一声,嘴角上扬,居然还想搞我,先搞清楚我是谁再说!我身上的亮光也渐渐加强,刚才念的这段,便是道家的金刚咒,风水玄术大多都来自于道家法咒,有攻击,也有防御的,更有一些如同清心咒的法术,那些一般都有特定的用法。就比如说我被某个鬼怪魅惑后,如果在心智清醒的情况下用出清心咒,那这种魅惑就会对我没用。当然,如果鬼怪实在太强,那我也根本没机会用出清心咒。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先用出金刚咒的原因。金刚咒作用很简单,便是让身体防御加强,经理不是想揍我嘛,那就来吧,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臭小子,就你这点本事,老子弄死你!”经理再次冲了上来,手中木棍朝着我也挥了过来。可是木棍朝着我的胸前打来,却根本伤不了我分毫。当!我的身体发出了金属般的声响来。“打死你!”经理似乎是疯了一般,又再次拿起木棍敲打下来,这一次,力气奇大。可是木棍敲在我的身上,直接碎成了木屑。经理懵了,他算是彻底认识到了我的可怕之处,整个人木纳的站在那边,手也在微微颤抖。“你……你到底是什么怪物!”他紧张的问道。“哼,害了这么多人,居然还说我是怪物,要是我猜的没错,这些符箓封的都是一些枉死之魂吧?”经理脸上凶气暴露,倒退了好几步,再次贴到了墙壁上。“你还真是个不好惹的家伙,但我也不是你想的那么弱!”说完,他朝着身边的那些头牌挥了挥手,示意她们靠过来。没想到这些头牌十分听话,虽然脸上依旧还是一股子不想去的表情,但身体终究还是靠在了周围的墙上。而她们的身后,分别都贴着符箓。难道说……我当时心里一紧张,顿时就猜到了她们想要做的事情。果不其然,在经理的一声令下,几个头牌都已经做好了准备,手也朝着上方摸去。我一个人怎么阻止的了这么多人一起行动呢。我刚想要出手,但他们的速度更快,经理最快拉下了其中一张符箓。而后,其他几个头牌全都抓住了符箓,一张张的撕下,房间里瞬间就阴冷下来。原本发出红色光芒的应急灯变的更加通红,似乎预示着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哼,枉死之魂?今天就让你看看,这些枉死之魂是有多么忠心!”经理说完这样的话,阴冷的笑了两声,就见到他身后被撕下来的符箓突然烧了起来,在一阵火光之下,一道冰冷的阴气就钻入到了经理的鼻子中。他的整个身体在我的眼里突然就冷了下来,如同掉入冰窖一般。再加上房间里冷下来,让我原本身上的金刚咒也跟着就消散了几分。没想到这些枉死之魂居然如此厉害!“啊!”经理尖叫一声,眼睛中冒出了一丝丝的蓝光来,而后,其他的那些头牌也紧跟着就吸入了阴气,一个个的变异了!枉死之魂这么多?靠!老子居然进了一间鬼屋了!“我不管你是谁,今天来到这里,就是死!”经理似乎用最后一丝人类的理智在说话,或许也是鬼怪在叫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我必须要保护好自己才行。“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四字真言又再次从我嘴里落下,我的身体上也微微闪过一丝青光,静心咒完成念咒,我整个人都清明了不少。来吧!你们这些枉死之魂,老子要干是你们,超不超度看老子心情!经理似乎并没有这么快冲上来,不停的吸收着周围的阴气。经理眼中闪过一抹怒意,冷笑一声:“有意思,小子,你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我的嘴角抽搐两下,真没想到,这些小鬼还真不怕我。既然这样,那你们真的完了,老子本想着打败你们,再超度你们一下。现在,完全没这个必要!“就凭你?不过是个废物小鬼而已,也配在我面前叫嚣?”。我说:“你好好翻翻。”“没有,都是破瓷片了。”虎子说,“指不定从多远的山上冲下来的,打了无数个滚儿,不可能有好的了。这家人也是,怎么不弄点金子放里面呢。”虎子在周围用脚来回踢,始终没有找到一件完整的东西。他显得有些失望,不过紧接着,他就把撬杠伸向了里面的棺盖。棺盖比椁盖要轻薄很多,棺钉也要短上三分。虎子几下就把棺盖也撬开了,我俩用双脚踩着椁板,一弯腰,直接就把棺盖给抬了起来。然后我俩喊着一二三,将棺盖扔了出去,噗地一声就砸在了河床上。我俩迫不及待地举着手电筒朝着棺材里照了过去。这一照之下,首先看到的是一头乌发下面一张惨白的脸。这张脸可是比雪花粉蒸出来的馒头还要白,身上穿着褐色长裙,长裙上有白色的梅花图案。她看起来雍容华贵,躺在这里非常的安详。她的头发挽了一个很高的发髻,一根金簪子在头发上闪闪发光。但是看到这情况,我和虎子都有些怕了。那女人看起来哪里像是一个死人呀?分明就是一个在睡觉的人一样。虎子我俩连滚带爬出了这棺椁,出来之后,我俩一前一后跑出去有三十几米之后,虎子突然停下了。他喊了句:“老陈,别跑了。”我俩停下脚步之后,转过身,用手电筒照着那棺椁的位子。我骂骂咧咧给自己壮胆说:“怕个屁,死人有啥好怕的?这人死了,和一条狗死了没啥区别。”虎子说:“可是那女的看起来就像是活的,不会是僵尸吧。我可是听老辈人说过,遇上僵尸千万别对着它的鼻子喘气,一旦被它吸走了人气,就会跳起来咬人了。谁被僵尸咬了,就会也变成僵尸。不过即便是这僵尸活过来也不要慌,你不要跑直线,要拐着弯跑。僵尸跑得快,但是拐弯不灵活。尤其是遇上沟,人是可以跨过去的,但是僵尸不会,它不会过沟的。”我说:“这么说,我们先挖一条沟,要是这僵尸活了,我俩就跨沟跑。”虎子点点头,我俩接下来一步步小心翼翼走回去,在棺椁边上挖了一条一米宽的沟,深有一米。按照虎子说的,只要是这女尸活过来,我俩立即跨过这条沟,这僵尸追到这里,身体就会直接栽进去,我俩就地把它埋了。沟挖好了之后,我俩慢慢地爬到了棺椁旁边,举着手电筒照进去,那女尸还是静静地躺在棺材里。我俩爬到了椁板上,然后慢慢下去。虎子说:“我下去拿东西,老陈,你给我照着。”我说:“小心点。别对着这女尸出气。”虎子用左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后开始用右手摸索,先是拔下来这女人头上的金簪,顿时这头发哗啦一下就散开了。这头发散开之后,被风一吹,突然都竖了起来,在头上飘着。这个变化令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吓得我身体就像是过电一样,脑袋嗡地一声。虎子也是吓坏了,那头发飘起来的时候,刚好刷到他的脸。他吓得往后一闪,一屁股就坐在了棺材里面。这一下,不偏不倚,坐在了女尸的肚子上,这一坐,女尸竟然直接张开了嘴巴,从嘴里吐出来一个金光闪闪的长方形的金牌。手电筒的光,照在牌子上,闪闪发光。虎子这时候慢慢地探出去身体,然后把手伸出去,抓住了这块金牌子,慢慢往后拽,根本拽不动。于是他逐渐加力,这一用力,愣是把女尸给拉了起来。虎子说:“老陈,咬得紧。你下来拿斧子砸断它的牙。”拿斧子砸尸体的牙这种事我有点干不出来。我下去之后,把手电筒夹在胳肢窝里,然后伸出去双手,捏住了女尸的腮帮子,用力一捏,这牙关就打开了。虎子直接就把牌子给拿了出来。他把牌子在身上蹭了蹭,然后扔进了挎包里,他说:“是金子,老陈,我们发了。”我嗯了一声,松开了捏着尸体腮帮子的手。本来以为这女尸的头会倒在棺材里,但是我松开之后,这女尸并没有躺下,而是坐得直直的,而且眼睛这时候也睁开了。它眼睛里一片灰白,给我的感觉非常不舒服。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很怕注视它的眼睛。虎子还在继续摸索,而我这时候再也不想在里面呆一秒钟了,开始往外爬。我好像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当我爬上了棺材,抓住椁板往上爬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脚。我本来以为是虎子呢,我说:“虎子,你拽我干啥!我上去给你打手电。”我回过头去,用手电筒一照,发现虎子正打着手电筒在里面寻找宝贝呢。而我的脚脖子上,有一只惨白的手。我顺着那只手照了下去,这只手后面是小臂,此时小臂从衣服里露出来一截,在光照下颜色如同白纸一般。我再往后照,这条胳膊连着的就是那具女人的尸体,此时她披头散发,就坐在棺材里,抬着头用那灰蒙蒙的眼睛看着我。我顿时吓得大叫一声,一双胳膊用力抓住椁板往外爬。我这么一喊,虎子似乎反应了过来,我还没爬上来,这虎子先跳了出来。跳出来之后到了外面,抓住我的一只胳膊用力往外拉我。他半蹲在地上,用脚蹬着椁板,这么一用力,竟然把我和那里面的尸体都拉出来了。虎子大声说:“老陈,坚持住,我们这是遇上血葫芦了。”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血葫芦,我只是觉得我遇上鬼了。这时候我脑袋里除了害怕,什么念头都没有了。我一只手抓着外面的椁板,另外一只手拿着手电筒,手腕子被虎子抓着。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赶快把我的身体拉出来。但是那血葫芦力气实在是太大了,虎子刚把我拉出一点来,这血葫芦突然一用力,直接就把我拽进了棺材里。我的身体直接就压在了这血葫芦上。手电筒落在了一旁,刚好就照在了血葫芦的脸上。这血葫芦这时候眼睛不再是灰白色了,而是变成了纯黑。她的头发散乱,它晃了晃头发,露出了那张惨白的脸来。而我这时候,不偏不倚,就压在她的身上。它也是用力过猛,平躺着重重地摔在了棺材里面。我转身就要跑,这血葫芦一把就从后面抓住了我的裤腰带,我用力过猛,这血葫芦竟然把我的裤子给拽下去了。这下麻烦了,这裤子要是全脱了也还算有利于逃脱,无非就是冷一些。偏偏这裤子褪到了脚脖子那里,我可就迈不开步子了,脚下一绊,直接就倒在了棺材里,我转过身的时候,这血葫芦已经扑上来,张开嘴就朝着我的脖子来了。我一双手猛地就推了出去,死死地抓住了它的脖子。她张着嘴,对准了我的脖子就要咬下来。我大喊:“虎子,救我。”我扭头看看上面,哪里还有虎子的影子啊!我这时候也顾不上骂虎子不够义气了,心里全是绝望。很明显,这血葫芦力气非常大,我坚持不了多久的。就这样僵持了有十几秒,我的胳膊发酸,眼看坚持不住的时候,突然就觉得下雨了。这雨这么下来之后,这血葫芦突然惨叫起来,然后身体竟然一软,就像是触电了一样趴在我身体上颤抖了起来。,胡长贵做在老板椅子后面,半仰着,看见进来的人是秦书凯,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前几天开党组会的时候就秦书凯的事已经研究过,驻村结束回来了,还是回到原来的科室工作,职务副科长。于是立即换上笑脸说:“原来是小秦,来来来,快请坐。”秦书凯顺着胡长贵手的示意坐到胡长贵办公桌对面的椅上,不管心里怎么想,表面功夫肯定要到位,拉起职业的微笑说:“胡主任,挂职结束了,码头镇那边的工作也完全做了交接,今天过来向领导报个道,随时听从安排,回岗位上班。”胡长贵就装着佩服的口气说,小秦,这次下乡做挂职干部一定很辛苦吧,听说,你还得到市委的表彰,不容易啊。“不管到哪里工作,都是服务普水经济发展需要,作为年轻干部,为人民服务那是应该的,当然有单位做后盾,特备是胡主任的后勤保障工作做的很好,我们在下面工作开展起来也顺利,所以要多谢领导一直特供的关心和帮助。”秦书凯心想,***,有时间让你也到乡下挂职看看,在那偏僻的农村,喝顿酒都要走上二里地才能看到干净点的饭店,一到了下雨天根本就不敢出门,否则乡下的泥土路还不把脚上的皮鞋沾在地上拔不起来。秦书凯知道在什么时间说什么话是最合适的,他知道现在这个时间段在胡长贵的办公室里时间不能呆的太长,打扰领导的工作,再说影响别人来汇报工作,于是直奔主题的提到了自己回来后工作安排的问题。“胡主任,我回来不知道岗位如何安排?”胡长贵想了想,很公事公办的口吻说,小秦,你的事情党组已经研究过了,明确为副科长,现在既然已经回来了,还是回到原来的科室去,至于具体的工作,你可以跟邱科长直接进行沟通。胡长贵后来从他坐的真皮座椅上站了起来说:“小秦,今天是你下乡回来后第一天上班,我陪你去科里走一趟,把你交到邱科长的手里。”秦书凯心想,这样也好,很多话就用不着我来重复了。秦书凯抢先几步走到胡长贵办公室门后,伸手把门打开,自己站到门的里侧,腰微屈着说:“主任请,就麻烦胡主任了。”胡长贵晃动着自己肥大的身躯从秦书凯的眼前晃过,秦书凯跟在胡长贵后面出了办公室又把门关好,紧跟几步,陪着胡长贵一前一后的走进了科里的大办公室。科里的一群人正在开会,邱科长坐在办公室中央的位置,对面坐着两人,一个是副科长陆长生,一个是新来的毕业生,叫小冰。正对着办公室大门坐的邱科长看见胡长贵进来,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说,胡主任,今天怎么有空来指导工作了,快请进。刚说完这句话,跟在胡长贵后面的秦书凯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就说,小秦也来了,快进来。胡长贵站到中央,冲着大家摆摆手说,大家都坐着吧,不用客气,今天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主要是秦书凯同志到乡下挂职结束了,我代表党组把秦书凯同志送回科,具体工作由邱科长安排。邱科长就满脸笑容的说,胡主任,真是及时雨啊,咱们科现在正是最忙的时候,人手不够用,您今天把小秦送回来真是帮了大忙。胡长贵知道邱科长等人正在开会,就很大度的说,你们会议继续开,我就先回办公室了,有什么事尽管找我。秦书凯、邱科长及其他几人立即都站到一边,脸上堆满了微笑目送胡长贵出了门。见胡长贵已经走远,邱科长招呼大家坐下,仍旧坐到中央的位置上说:“小秦,我们刚才正在召开上个月科室工作汇报会,你也坐下来听听,这些工作都是你曾经熟悉的,毕竟你离开科室一年的,希望你能尽快的熟练业务,把责任担负起来,把工作做起来。”在大家面前,邱科长的威信是要摆的。秦书凯就很下属的口气说,好的,科长放心,我会尽力的,会按照科长的要求尽快吧工作开展起来。于是继续刚才的会议,半小时之后,会议结束,大家如释重负的站起来准备离开,有人正收拾纸笔,有人已经推开椅子转身要走,这时,邱科长又叫住了大家,说:“今晚,科室全体同志一起到园中园饭店聚一聚,咱们小范围的给秦书凯副科长接风,大家没有特殊事情的都要参加。”大家一听晚上有公款吃喝,管他是给谁接风还是其他什么理由,都大声说,好!园中园饭店位于单位大门口东侧,从外面看起来门脸不大,装潢的也不是特别的讲究,进了门却又是另一番天地,长长的走廊后面是一个宽敞的小院,院子里朝南和朝西分别是三层小楼,每座小楼大约有三十个包间,小楼的建筑雕龙画凤一派古色古香的景象,踏着木制楼梯上楼进入包间更是让人打开眼界,金黄色的铂金墙面尽显富贵气息,屋里每个角落都放置四季常青的盆栽植物,中央空调的微风适时的调整房间内的温度。邱科长定好的包间在三楼最后一间,这是园中园里最大的包间,档次也是最高的,不仅配备了男女卫生间和KTV,还有漂亮的小姐专职服务,大家进入包间的时候,都忍不住啧啧赞叹,咱们这些老百姓今天都是沾了秦科长的光,能到这样豪华的包间来享受一下。晚上的饭局气氛还算热烈,饭局正式开始前,邱科长讲了几句开场白,说,秦书凯同志作为有志的年轻人能够主动响应市委的号召,走到基层一线去,不怕艰苦无私奉献,这样的精神是值得我们每个同志学习的,今天我们在这里为他接风的同时,也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大家能够学习秦书凯同志的无私奉献精神,一如既往的团结一致,努力工作,争取让我们工作能更上一层楼,出更多新的亮点和成绩。说完,酒桌上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秦书凯也站起来表态说,自己其实只是做了能做的工作,领导给的赞誉让自己有如履薄冰的感觉,以后一定在科长的领导下,兢兢业业工作,争取在工作中取得更好的成绩。秦书凯的话讲完后,酒席正式开始。八点多一点,大家就酒足饭饱各自散去,秦书凯跟在大家后面下楼,突然感觉到裤兜里手机震动起来,赶紧拿出来一看,是胡丽丽的电话,胡丽丽在电话里告诉他,自己已经到了县城,正在家门口等他。一看到是胡丽丽的电话,秦书凯立即想起胡丽丽那性感的身材,勾人的媚眼,想到每次进出的欢快,想到今晚就要进入这个迷人的身体。他跟同事们道别后,赶紧三步并两步冲到大街上打了辆车,往胡丽丽家赶去。到了家门口,远远的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秦书凯跑到胡丽丽身边,一把从后面搂住她,用脸摩挲着她的秀发,动情的说,你让我想的好苦。胡丽丽转过身看着他说,你不会想在门口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我吃了吧。秦书凯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跟着胡丽丽进入她家里,还好,他家里的父母不在家,于是拥着胡丽丽直接进了她的房间,到了房间里,秦书凯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他狠狠的亲咬着胡丽丽,把她放倒在床上,三下五除二的扒去了女人身上的衣服。《就想报个仇怎么这么难》《西京异常爱情故事》《岳两女共夫》《因为你我更好》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靠谱网投总站》。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ttchifan.com/wapbook/29707_775205.html
靠谱网投总站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