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傲天狂尊无弹窗 目录共3407章

首页

傲天狂尊无弹窗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3 8:39

即将更新:第2460章 醒来后

傲天狂尊无弹窗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ttchifan.com

当周青皮摇头晃脑的说出这几句话的时候,一边的小阎王听得愣头巴脑的,却还是不停的点着头,嘴里连连称是。周青皮拿眼睛不屑的看了一眼小阎王,心中暗道,老子大小也算是诗书传家,这《三十六计》脱口而出,你个小阎王能听出个屁来?要不是原侦缉队队长凌海跟着鬼子大队长横山去了奉天的话,凭你阎震还能当上侦辑队队长?真要是那个姓凌的站在这里的话,周青皮也不敢拽这釜底抽薪之计的典故,要知道那凌海可是个人物,离开同昌城前,曾经是鬼子的头号心腹。反过来看看这阎震,狗肚子里装不下二两香油,还他娘的外号小阎王。周青皮心里长叹了口气,这就叫虎落平阳啊。要是换成以前的话,这姓阎的在自己面前,那也是连大气都不敢出的。往前算算,东北军还在的时候,这同昌城的县长就是他周青。只不过这东北军刮地皮刮得太厉害,为了能坐稳这县长的宝座,周青不得不三天两头的去下边乡镇里面收粮收税,这一来二去的,老百姓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周青皮。本以为自己得了这么个恶名,也算对得起东北军了吧?没成想,鬼子还没来呢,城里的东北军呼拉一下跑得全没影了,把他这光杆县长扔在了城里。没办法,周青皮只能开城投降。但是让周青皮意外的是,鬼子并没有看在他开城投降的份上,继续让他当县长,反而把他打发回了牵马岭老家。为这事,周青皮天天坐在这家里窝火。要说牵马岭老周家,那也是当地大户,手里的银洋也是一箱箱的在地窖里藏着。有时候,周青皮真想拉起队伍和鬼子真刀真枪的拼一拼。然而还没等周青皮亮出胆子来,去年突然传出消息,西山那边的梁丹遇害了,被鬼子打了埋伏,死在了水口子的河套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周青皮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子。我滴个老娘,那梁丹是什么人物?人称白马双枪,据说梁丹上了马,连子丨弹丨都打不着。结果如何,还不是让鬼子给杀了?随着梁丹一死,西山里上千号的人马烟消云散。这让周青皮在家里张大了嘴,半天都没说话来。要说自己这浑身上下有几斤几两,周青皮还是很有底数的,和人家白马梁丹那是没法比。可现在梁丹都完了,他周青皮还敢和鬼子玩命?到是突然听说,圣清宫的王老道突然带着百十号道士又联合了蝎虎子、李白脸等一干人马,在牵马岭拉起老营,和鬼子打了起来,实在让周青皮感到意外。周青皮暗想,这王老道是不是吃素吃得晕了头了?西山刘龙台那么多人马现在都被鬼子给灭了,你王老道又没长那三根救命毫毛,你和鬼子掐个什么劲啊?不过周青皮到底是不比旁人,他立刻意识到机会来了。就在圣清宫的王老道和鬼子玩命的时候,周青皮也同样散尽家财,暗地里招兵买马,收拢了几十号亡命之徒,暗作打算。果然不出周青皮所料,同昌城里的鬼子大队长横山走了之后,换了一个叫黑田的家伙。这黑田带着人和王老道打过几次,可牵马岭直通闾山,那蝎虎子、李白脸之流又都是当地悍匪,黑田不熟悉地形,数次都吃了王老道的亏。等到手底下的人报告说,现在同昌城门口的悬赏上,王老道的人头已经被鬼子抬到了一千大洋,周青皮在家里一拍大腿,立马跑到同昌城面见了黑田。那王老道不是自称“穷党”吗?周青皮告诉黑田,自己拉起了一票人马,自称“富党”,就是专门和王老道对着干的。他王老道不是熟悉地形吗?我周青皮也是牵马岭土生土长的坐地户。虽说人马没有王老道多,可周青皮有钱那,他手底下这几十号人,机枪土炮可还真有几门,比“穷党”强多了,只要黑田能信任周青皮,拿下王老道,打下牵马岭,那还不是眨眨眼皮的事情?正所谓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黑田一听周青皮的话,乐得合不拢嘴。当场向周青皮承诺,如果周青皮能帮助皇军消灭王老道,立刻就把县长的宝座送给周青皮。此时此刻,周青皮站在牵马岭下曾家屯的前面,看着曾家屯鸡飞狗跳的样子,周青皮心里这得意洋洋的劲,也就可想而知了。说到底,这鬼子虽然打仗厉害,可毕竟是外来人啊,这要没有他周青皮的帮助,鬼子就算是打下了同昌城,也睡不踏实啊。说实话,真要是那西山的白马梁丹还活着,借周青皮个胆子,他也不敢投降鬼子。想当初同昌城里的几个大汉奸,李西侯、何大耳朵等人,不是全死在了梁丹的手底下?不过现在不同了,就看看圣清宫王老道这点人马刀枪,别说今天黑田还带着两个中队的鬼子队出兵,就算是单凭“富党”的人马,周青皮都十拿九稳能活捉王老道。也正是因此,小阎王看向周青皮的眼光越发的恭敬起来,小阎王心里明白,这周青皮终究是同昌城的地头蛇,凭他小阎王这两把刷子,是斗不过周青皮的。反倒是背靠大树好乘凉,这周青皮眼瞅着就是同昌城的伪县长了,要是他在黑田那里替自己美言几句,别说这侦辑队的队长了,就算是保安团的团长,不也照样手拿把掐?想到这,小阎王一脸讪笑的说道:“周县长就是高明,今天这一仗打完,牵马岭就算是彻底平静了,周县长功不可没啊!”“哪里,哪里……”周青皮连肉皮都笑出纹来了,却还是连连摇头,“这一仗,那首功当然是黑田太君。要是没有黑田太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这王老道也没有那么容易消灭。你我都是替皇军效力的,在边上摇旗呐喊、站脚助威,自然是份内的事。不过嘛,只要扫平了牵马岭,从今以后北镇到同昌这一条线,算是畅通无阻,皇军也能高枕无忧了。”周青皮只有最后这句话才是最有份量的,要知道牵马岭地处交通要道,联结着同昌与北镇的交通路线,王老道的“穷党”掐住了牵马岭,就等掐住了鬼子的脖子。要不然的话,鬼子能这么着急,非灭王老道不可吗?从今以后,这条道上想要安宁,鬼子就非指望他周青皮不可,那他周青皮这县长的位子,也就坐得越发稳当了。小阎王也不是榆木脑袋,这点话音还能听不出来?立刻点头道:“要怎么说,这同昌城还得是您周爷当县长呢,换了别人,根本就不行。”心里却想着,你他娘的周青皮真要是有那胆量,去年梁丹还活着的时候,你咋没敢出来呢?还不是怂包一个?但不管咋说,现在同昌城里除了鬼子肯定就是周青皮最大了,小阎王陪着笑脸说道:“以后有啥事,周县长您只管吩咐,小弟在这里打个包票,但凡您吩咐下来的事,那就是我亲爹吩咐的一样,我这是立马照办。”周青皮拿眼皮扫了小阎王一脸,这小阎王今年三十多岁,还一脸的皱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快五十了呢。他周青皮虽然眼瞅奔四十的人了,可保养得不错,越活越年轻。他乐意给自己当干儿子,自己还不乐意要呢。再者说了,这小阎王就是个势力小人,带着侦辑队的人欺负欺负老百姓到是拿手,可真要出了事,你还指望他,那都不如找个泥菩萨去上柱香呢。。我苦笑着说:“好吧,你赢了!”我们先去买了一箱啤酒,然后就近找了家连锁酒店开房间,我抱着一箱啤酒进了酒店大堂。前台的服务员是个长了一双大眼睛的小姑娘,狐疑地看着我拎着一捆子啤酒站在不远处等张萍开房间。我脸红了红,心想,奶奶的,一对男女开房就开房呗,还要拎着啤酒虚张声势,真他妈够虚伪的!难怪人家小姑娘都不理解,下次有机会一定告诉她,我是有苦衷的。开好房我们坐电梯上到三楼,进到房间后张萍说:“我想先洗个澡,你自己先喝,等我洗完再陪你喝。”我点点头,一个人默默咬开一瓶啤酒,打开电视机没滋没味地喝着,心里有点忐忑。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可心里还在权衡利弊。干还是不干?这是一个矛盾。我担心的是如果我今晚真干了这个小浪蹄子,她会不会告诉王斌。或者说她早就对王斌厌倦了,想做我的马子?干她是小事,可因此辱没了名声却是大事。心里想着事情,听到卫生间里传出的水声,我的心思开始活络起来,看来只能顺着事态发展下去了,临阵脱逃也不是我的风格啊。张萍从茅房间探出头来,嘻嘻笑着说:“唐少,你要不要一起洗啊,帮我搓下背嘛。”这小浪蹄子已经发出邀请了,我还等什么呢。不能再妇人之仁了,我迅速脱了衣服,只剩下条底裤,进了卫生间。张萍看我还穿着底裤,笑着说:“怎么,还不好意思啊。”我说:“扯淡,敢小瞧老子,让你不得好死!”张萍说:“洗洗吧,我来帮你。”洗完澡张萍忽然抱住我的脖子,撒娇地说:“坏人,你抱我出去呀。”我看了看她丰满异常的身躯,估量着自己能不能扛得动这个肉弹,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张萍挑衅地说:“怎么了,你不行啊?”我咬了咬牙说:“扯淡!”张萍说:“那就抱我呀,还等什么呢。”我低下腰,暗自发力,忽一下把张萍抱了起来。我靠,这货还真够沉的,我差点脱手没抱住。好在卫生间离床不远,走出卫生间离床还有一米远,我猛地把张萍扔到了床上。那张双人床不堪重负,发出沉重的呻|吟声。张萍在床上滚了一下,咯咯地笑了起来,说:“坏蛋,就这点本事啊。”我没好气地说:“你自己也不掂量下自己有多重,简直像颗导弹。”张萍不悦地说:“去死吧,我身高一米七,才一百三十多斤。”我狐疑地说:“不止吧,我估摸着怎么也有一百八了。”张萍说:“瞎说,人家哪有那么重。”事实上,跟一个不喜欢的女人操练是一件不太愉快的事情,完毕后我累得没了一丝力气,瘫软在炕头上。张萍缓过劲来后说:“我靠,你他妈的一股啤酒味。”我喘息着说:“你他妈灌老子那么多酒,能不是一股啤酒味嘛。你那么能喝酒,我都怀疑你这么大的胸是喝啤酒喝出来的,你以后生了孩子喂的都不是奶,是啤酒。”张萍很风|骚地笑了起来,说:“去你的,你妈奶里才全都是啤酒呢。”我恼怒地说:“我妈早死了,不许在我面前说我妈,否则老子整死你!”张萍抱歉地说:“我不知道这件事,对不起,以后我再不说了。”我严厉地说:“记住,没有下次!”张萍撒娇说:“知道啦,人家已经给你道过歉了,你就原谅小妹这一次嘛。”张萍的态度很好,我也消了气,拍拍她的脸蛋温柔地说:“好了,已经两点多了,明天还要上班,我们休息吧。”张萍说:“那我要抱着你睡。”我说随便,拉上被子躺下来,眯上眼一股潮水般的困意便涌了上来。张萍拉了灯也躺下来,头枕着我的胸膛,一脸幸福地闭上眼睛。我很快便睡着了,奇怪的是梦里我梦到了自己死去多年的母亲。我躺在母亲的怀里,哭得很伤心。第二天睁开眼我看了看窗口,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亮了,一缕阳光射进了房间。我们早晨八点半上班,我看看时间,已经七点了,可身体确实很累,而且觉没睡够,必须得睡个回笼觉才能补充足体力。我心里想,去球,今天早晨干脆不去了,睡到点出去吃点东西再去单位。我打定不去上班的主意,对张萍说:“我得再睡会,你一晚上没睡也睡一会吧。”张萍说:“可我得上班啊,你是局长,去不去都没人管,我只是个小职员,不去老板要扣我工资的。”我说:“那你现在就起床去洗澡吧,我就不送你去上班了。”张萍想了想,说:“好吧,那中午我来给你送饭。”我心想这货昨晚还没吃够吗,中午还想再来一发,不耐烦地说:“不必这么麻烦,我睡醒了出去随便吃点就行。”张萍说:“你辛苦了一晚上,得补补啊。你看你这么瘦,吃肥点才像个当领导的。”我不想和她啰嗦了,困得眼睛都睁不开,说:“你随便吧,我要睡觉了,就不管你了。”张萍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跳下炕穿着拖鞋进了茅房间。我的眼皮越来越沉,一下子就重新进入了梦想。中午点时候,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我睁开眼,感觉精力和体力恢复了一些,可还是感到腰酸背痛。昨晚两次激烈的床上运动大大消耗了我的体能,虽然补了一觉,但元气并没有彻底恢复。我打了个哈欠,下床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张萍焕然一新站在我面前,手里提着一个袋子,正满面春风地看着我。看着满面春风的张萍,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这浪蹄子又要来吃我了,关键是我都没货了啊,拿什么喂她?这个女人一夜未睡,居然如此的精神饱满实在令我吃惊。看来生理年龄确实是一道谁都无法逾越的坎儿,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就是和过了三十岁人生大关的人不一样,他们的精力和体能正处于最好的人生阶段,稍微休息一下就能彻底恢复。我揉着眼睛问:“你不是上班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张萍扬了扬手里提的袋子,说:“我来给你送吃的呀,走的时候不是给你讲过嘛。”我哦了一声,转身往回走,走到炕边又躺下睡觉。张萍走进来把门关上,打开电视机后坐在炕沿上,拉着我的胳膊说:“大懒虫,都点了,别睡了,起床啦。”我懒洋洋地闭着眼睛,不耐烦地说:“别闹,让我再睡一会。”张萍不依不饶地说:“你再不起来我下午也不上班了,陪你一块睡。”张萍这句话对我还真有点威慑作用,我勉强睁开眼睛,说:“你还没个够了,做人怎么可以像你这样贪得无厌。”张萍嬉笑地说:“我就是贪得无厌,怕了吧。”我又打了个哈欠,疲倦地说:“我算是服了你了。”张萍媚笑着说:“你知道就好,快起来洗脸刷牙,我给你打包老包家的鸡汤,大补的。”我苦笑了一声,下炕进茅房间洗脸刷牙,洗漱完毕我从茅房间出来,张萍已经把打包的饭菜在桌子上摆好,还有一桶散发着诱人香味的老母鸡汤。闻到这股香味我还真感觉到饿了,嘴巴里一股口水涌动。。  刘大明觉察出今天的陆长生状态有些不对劲,忍不住笑道,小陆啊,有工作汇报就但说无妨,怎么今天有些扭捏起来了?陆长生有些木然的点点头。刘大明伸手指了一下办公室沙发的位置上,傻站着干什么,我这正要找你呢?你就来了,快坐下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你先说吧。陆长生小心翼翼的口气问道,刘主任,今天一早的陵水日报你看了吗?刘大明眉头皱了一下随手拿起手边的报纸问道,怎么?有什么特别的新闻吗?陆长生尴尬的笑笑说,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下乡挂职的名单今天全都公布在陵水新闻的头版上了,全县共有各单位个干部,其中包括名科级领导干部。刘大明随口应了一声说,是吗?还有个科级干部?咱们单位报上去的秦书凯应该有吧?陆长生赶紧点头说,是啊,秦书凯的确在这个人名单中,而且……陆长生停顿了一下,没有接着说下去。他看到刘大明稳坐钓鱼台的样子,实在不理解刘副主任此刻心里的想法,因此才会欲言又止。刘大明等着陆长生说下去,等了一会没有下文,有点不耐烦了,很不高兴地说:“这件事既然已经敲定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要是没有别的事,就回到办公室认真上班,昨天听胡长贵副主任汇报说,你的业务还是很不熟练,这样很不好,你是副科长了,以后是做科长的人,关键时候一定要冷静做事,只有把本职工作先做好,才能谈其他的。”陆长生见刘大明此刻竟然还有心思来教训自己,越发感觉有些奇怪,都这种时候了,刘大明的关注点应该不在单位的事情上,难道他根本就对陵水日报上公布的事情不知情?陆长生小心翼翼的提醒说:“刘主任,这次县委研究的挂职干部的名单中,好像也有你的名字!”刘大明一下子差点蹦起来,这怎么可能?自己从来都没有动过下乡驻村的心思,田主任也没跟自己商量过这件事,好端端的,自己的名单怎么会出现在挂职的名单中?刘大明质问的口气对陆长生说,小陆,这可不是小事情,你不会是看错了吧?会不会是同名?陆长生的声音更低了,伸手指着刘大明桌上的报纸说,名单上都标注了单位,我瞧着上面好像标注了发改委三个字。陆长生对这样的结果也不满意,全县那么多的科级干部,县委领导为什么要安排刘大明下乡当挂职呢?刘大明要是离开了发改委,自己可就成了没人罩着的单独个体,只怕以后的日子难熬不说,很多希望也要落空了。刘大明赶紧把手边的报纸拿过来,放到第一版,果然看见一长串的公布下乡驻村名单上,发改委的刘大明和发改委的秦书凯名单并排列在一起,就像两个大大的笑话,堂而皇之的登载在报纸重要醒目位置上。刘大明气的把手里的报纸使劲的揉成一团,嘴里骂了一句,***,这他妈到底是谁出的馊主意?老子怎么不知道,是谁这么做的?对于刘大明来说,这样的消息很突然,事前没有任何人和他谈论过这件事,一个单位让副科级干部去任挂职,之前不通气显得很不正常,刘大明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全都涌上头顶般,有种不能自制的愤怒在身体内四处游走。刘大明狠狠的把当天的日报扔进垃圾桶后,赶紧拉开办公室抽屉,从里面找出部委办局的电话号码本,拨了一通电话,有几个没有通,提示主人不在,请稍后再拔,刘大明就嘟噜说,***怎么都在开会,一边拨另外的号码,终于有一个通了。“喂,韩部长,我是刘大明!”刘大明脸上拉起职业的笑,自报家门。陆长生知道韩部长是县委组织部的一个副部长,刘大明曾经为人事上的事多次请他吃过饭,陆长生也被刘大明带过去服务过。刘大明直奔主题,谈到这次县委研究的挂职,说科级领导干部也有一批,究竟有哪些人?韩部长沙哑的嗓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说:“是啊,是啊,今天上午陵水新闻已经做了公示,你想了解谁的情况啊?”刘大明说,我就是想问问,我们单位的名单是谁送过去的?韩部长说,具体情况我倒是不清楚,名单是负责这项工作的科室负责人接收的,你要想知道详细情况,可以找底下人打听一下。刘大明听了这话,赶紧点头说,那好,打扰韩部长了,我稍后问问情况。韩部长并没有追问刘大明为什么特意打电话问情况,刘大明也并没有跟韩部长多说什么,大家都是聪明人,谁都不想多事,彼此也都知道,有些话在电话里说了也等于白说。刘大明放下电话后,见陆长生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自己,冲他一挥手说,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先了解一下具体什么情况。陆长生听了刘大明的话,赶紧恭顺的退出来。陆长生一走,刘大明顺手操起桌上的水杯狠狠的掼在地上,水杯立即变成了无数个碎片飞舞到办公室的各个角落。就算用脚趾头想想,刘大明也明白这件事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搞鬼,能促成这件事的人,发改委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一定是一把手田主任。没有田主任的同意,谁敢在背后给他刘大明下这样的套子,田主任这一招釜底抽薪可真是够狠的,一下子把自己给撅弄到乡里去了,把自己在发改委好不容易打拼下来的扎实基础立即化为乌有,到了底下等于白白浪费了一年的时间,对于自己这个年纪的副科级干部来说,一年的时间有多宝贵,只有自己的心里是最清楚的。刘大明很快从愤恨,心神不定,烦躁不安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任何时候都不能乱,机关是不乱者的天下。再说在下属面前,任何时候都要摆出凌驾一切的架势,对自己有信心,别人对你才有信心。刘大明也算是机关的老油子,他静下心来仔细想想,自然明白整件事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田主任这段时间看起来对自己一直很信任,对自己的诸多提议没有任何意见的同意,即便是上次开党组会的时候,田主任看自己的眼神也是极其温和的,这才几天的功夫,田主任竟然在背后对自己下刀子,这里头一定有文章。官场上,有一定级别的领导最擅长的就是在袖子里玩火,可眼下这种情况下,刘大明却藏不住也掖不住了,他必须找田主任当面锣对面鼓的说清楚了,他在外头潇洒快活,自己在单位累死累活的,为什么他一回来就要对自己下这样的狠手?田主任做出这个重大决定之前,为什么没跟自己通气?领导的真实意图到底是什么?很快,刘大明走进了田主任的办公室。在田主任的办公室里,他正站在窗口眺望着楼下的停车场,初春的风还有些刺人的脸,楼下众多公车整齐有序的停放着,田主任有些眼馋的看着停在大楼一侧的一号车,心里不由叹息了一声,恐怕自己这辈子再怎么努力,也很难有机会成为一号车的主人了。。服务员说:“有的。”李扬说:“那先拿一瓶来。”我连忙阻止,说:“今晚就不喝酒了吧,我要开车。”李扬不由分说地说:“开车怕什么,你唐大少还怕交警查车啊。服务员,你快去拿一瓶泸州老窖,再拿一个酒壶和两杯酒杯。”服务员望着我,征求我的意见。我这个人有个很大的缺点,就是意志不够坚定,别人一旦软磨硬泡我就不会那么坚决。我无奈地摆摆手,示意服务员按她说的来。酒菜很快就上桌了,李扬抓起酒壶,给我们分别倒了一杯酒,端起杯子说:“唐大少,第一杯酒我敬你,谢谢你今晚上请我吃饭。”我也端起杯子,客气地说:“不用这么客气,其实能请像你这样的美女吃饭我很荣幸。”李扬呵呵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把杯子递到嘴边,闭上眼睛闻了闻酒的气味,然后小口把酒喝进嘴里,酒在口腔里含了一会才咽下去。从李扬喝酒的样子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很会品酒的女人,看她喝酒让人觉得是一种享受,而且酒量绝对是海量。我和李扬边吃边喝,她不断地给我倒酒,频频举杯,越喝越兴奋,越喝话越多,脸蛋也变得红扑扑的,比白天见到她时更多了一分性感。酒喝到一定程度就觉得热,身体向外发汗。李扬把衬衣的纽扣解开两个,细长白嫩的脖子下露出一片炫目的白,半个胸脯和深深的丨乳丨沟在衬衣领口下若隐若现。我的目光不由被她若隐若现的丨乳丨沟吸引,目光不断地向她的胸口瞟来瞟去。李扬发现了我下流的目光,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嘻嘻地说:“看什么呢,眼珠在都快掉出来了,有那么好看吗?”被人识破总是觉得不太好意思,我觉得有点窘迫,就说:“你还是把衬衣扣子扣上吧,别引诱我犯罪。”李扬在我大腿上打了一下,完全没有扣上扣子的意思,反而把身体更靠近我,说:“你想看就看呗,看看我又不会少一块肉。”李扬这么直接,倒让我吃不消了。我知道她酒后容易乱性,但今天我必须克制自己,不能再犯昨晚的错误。我身体往后缩了缩,尴尬地笑着说:“好了,别开这种玩笑,朋友妻不可欺,我们还是喝酒吧。”李扬冷哼了一声,假装不悦地说:“哼,胆小鬼,没劲!今晚不把你灌翻我跟你姓。”我们又喝了两杯,一瓶酒就见底了,李扬正准备再要一瓶,郑大厨饭店的运营总监李嘉文打开包房门,脸上挂着暧昧的笑容走了进来。李嘉文说:“不好意思唐少,让你久等了。”李扬误以为李嘉文是饭店一般管理人员,说:“你来的正好,再给我们拿一瓶泸州老窖。”我介绍说:“李扬,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郑大厨饭店的运营总监李嘉文。嘉文,这位是李玉的女朋友李扬,你们认识一下吧。”李扬连忙纠正我说:“我得纠正你一点,我和李玉只是普通朋友,不是她的女朋友。”李嘉文心知肚明地笑了笑伸出手,和李扬握了一下,互相道了声“你好”,然后分坐在我两边。李扬上下打量了李嘉文一番,赞叹说:“你长得可真漂亮,身材好,脸蛋也很漂亮,看起来年龄也不大。你这么年轻就做了运营总监,真是年轻有为呀。”李嘉文客气地说:“我哪里能干啊,是唐少看得起我。其实你比我漂亮多了,看起来好性感呢,我要是男人就追你。”李扬被李嘉文两句奉承话夸得十分兴奋,脸蛋更红了,她笑了笑,说:“这位姐姐好会说话哦,不过我爱听,为了这句话,我一定要敬你几杯。”李嘉文也笑了,说:“没问题,我这就叫人送酒过来,你们稍等。”李嘉文走到门口叫过来一个服务员,吩咐了几句话,又走回来坐下,嘴角挂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白了我一眼。我明白李嘉文这种笑的含义,自己也觉得有点尴尬。服务员送了一瓶酒和一个白酒杯进来,李嘉文把酒打开,分别给我们倒了一杯,端起杯子说:“唐少,李扬,我先敬你们一杯。”李嘉文说完端起杯子一昂头把酒喝了下去,李扬兴奋地拍了下桌子,说:“好,真爽快啊,我就喜欢和爽快的女人打交道,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我和李扬也一昂头喝完酒。接下来李扬又跟李嘉文喝了两杯,几杯酒下来,两个女人的关系似乎已经非常融洽了。李嘉文突然对我说:“唐少,我有点事跟你说,到我办公室坐坐吧。”我明白李嘉文是不想当着外人的面向我汇报经营情况,点点头说好。李嘉文又转头对李扬说:“不好意思啊,我得跟唐少说点事。暂时借用他一下,最多二十分钟我就把他还给你,麻烦你在这里等我们一下,好吗?”李嘉文这话说得滴水不漏,李扬想反对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只好掩饰道:“瞧你这话说的,他又不是我的私人物品,你想跟他说事就说事呗,不用向我请假。”李嘉文笑嘻嘻地站起来,和我一起出了包房,径直来到她的办公室。进了办公室,李嘉文指了指办公桌上的账本,说:“这个月的流水和营业额都在这里了,你看看吧。”我点点头,坐过去坐下来,仔细看了看流水。李嘉文给我倒了杯水端过来,站在我面前死盯着我。我抬起头与她的目光相遇,看到她奇怪的表情,又想起刚才她嘴角那抹意味深长的笑,纳闷地问道:“你干吗这么盯着我?”李嘉文说:“李玉的女朋友,怎么会跟你两个人单独在一起喝酒?李玉呢?”我就知道她要问这个,说:“我印象里你不是这么八卦的人,这话问得好生奇怪。”李嘉文说:“我就是有点好奇,你们两个怎么会混在一起的?”我没好气地说:“好奇害死猫你不知道吗?再说什么叫混在一起,是碰巧,在路上遇到的,她非要我请她吃饭。我这个人脸皮薄,不好意思拒绝,只好带她来喽。”李嘉文说:“没那么简单吧,我看你们两个的关系很暧昧嘛。唐少,我作为你的朋友必须提醒你,朋友妻不可欺,你要把自己的裤带勒紧,别由着性子乱来哦。”我不客气地回敬道:“谢谢你的提醒,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看了看流水和营业额,心里有了数。这个月的营业额基本和上个月持平,还算比较正常,所以我也就没多问什么,和李嘉文一起回到六号包房。我们推开门看到李扬正一个人无聊地坐在椅子上,用筷子戳着碗里的菜,第二瓶白酒除了我们刚才喝的那几杯一点都没少。李扬看到我们两个人一起回来,脸色似乎有几分不悦。我说:“酒你怎么没动,刚才还嚷嚷着喝高兴呢。”李扬不快地说:“一个人喝酒有什么意思,你们两个也真好意思把我一个人丢在这,让我等这么长时间。”女人的脸色就好比天上的云彩,说变就变,刚才还口口声声说不介意,才几十分钟脸就变了,真是变幻莫测。李嘉文急忙道歉说:“对不起啊李扬,这都怪我,是我有事要麻烦唐少。要不这样,我自罚三杯表示歉意。”,“啪”!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碎掉了,在寂静的夜色里显得分外的惊悸。“笨蛋,你不会打开灯啊?”郑焰红吓了一跳,回身一看原来赵慎三手忙脚乱之间又加上屋里昏暗,居然把杯子碰到地上摔碎了,就没好气的训斥道。“哦哦哦!我是笨蛋!对不起对不起!”赵慎三赶紧打开了灯,忙忙的先倒了杯水送到郑焰红手里,然后赶紧走到门口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他每天早上都使用的笤帚簸萁,把地上的碎玻璃扫干净了,然后低着头孙子一般挪到郑焰红跟前等候发落。郑焰红仔细的审视着这个男人,此刻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在她身上的凶狠,一米七八的大个子却跟孩子一般胆怯,两只手搓着衣服角头都不敢抬起来,她看了看他冒着青胡茬的下巴,又看了看他兀自湿了一大片的胯间的裤子,不知怎的,觉得怪有意思的,居然连恐吓他一番的决心也动摇了!“小赵,你为什么这么晚还没有回家啊?又为什么到我办公室来呢?还有,我记得我锁门了,你怎么进来了?”郑焰红慢慢的喝着水缓和下了语气,冰冷冷拖长了声音问道。“蒋主任今天晚上岳母过生日,说您中午喝酒了在办公室休息,让我等着安排送您回家,我等到现在也没见您出来,不放心就拿着办公室的备用钥匙打开门进来了,谁知……呃……郑主任,我……我该死,我刚才等您的时候喝了好多啤酒,所以喝醉了……可您……您刚刚在床上那么着……而且您的头发披着那么妩媚,身子又是那么白,那样子是那么漂亮啊,我哪里忍得住?就犯了混……求求您放过我吧……”赵慎三先是老老实实的交代着,讲着讲着,就想到了自己犯下的罪过,登时吓得跪倒在郑焰红的膝盖下,带着哭腔语无伦次的哀求道。郑焰红用冷冽的眼光跟赵慎三对视着,看着对方的眼神越来越瑟缩,越来越羞愧,终于躲闪的低了下去,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盯着一个下属看,今天才发现这个小伙子居然长得挺帅的,又猛然想起刚刚他那粗壮的本钱,心里不禁一荡,想到他刚刚夸她的话,居然忍不住要笑出来,自然更加对他提不起恨意了!但是,她明白今天如果不镇住他,日后如果他胆大起来,还是很有后患的!她虽然年纪不大,但因为特殊的家庭背景,早就是一个领导干部了,自然明白该如何给对方造成压力,于是,她就一直不吭声,用沉默把赵慎三压制的跪在那里,肩头越缩越低了。好久好久,她觉得差不多了,就威严的说道:“小赵,把我的手机递给我,我要打电话。”赵慎三小哈巴狗一般抬头看着她,又回头看到他身后的茶几上放着的手机,就赶紧抓在手里递给了她,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她就接着说道:“我要打抓走你!”“不!”赵慎三的脸登时惨白了,他死死地抓住郑主任的手,把她的手机也合在手心里,苦苦哀求道:“千万不要啊!郑主任,我父母年纪都大了,我是他们唯一的儿子跟唯一的希望,而且我女儿还小,如果我以这个罪名被抓了,这辈子他们可就都毁了啊!求您千万发发慈悲放过我这一次吧!我刚刚实在是看您看可爱了才会犯混的,您要是报了警,您也会受影响的啊!”郑焰红被他出着汗的大手抓住了手,心里不禁又是一阵狂跳,居然也不甩开他,就冷着脸继续说道:“那么你说该怎么办?我刚刚醉的不省人事,你欺负了我,难道我不该惩罚你吗?”赵慎三心里已经恐慌的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一个劲的只顾求饶,郑焰红最后就顺水推舟的说道:“哼!要想你的父母跟孩子不跟着你丢人,就把今天这件事给我忘了,把嘴巴给我闭的紧紧的,能做到吗?”赵慎三一听主任好似要网开一面了,立刻赌咒发誓的,恨不得把大天都给许下来,终于,郑主任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那么大个子跪在这里成什么体统?还不赶紧站起来洗洗脸,安排车送我回家!”因为教委办公室主任蒋海波不会开车,而他办私事又不放心司机,所以就让是非不多的赵慎三学会了开车考了驾照,平常把他当私人司机使用,所以此刻派上了用场,他赶紧屁颠屁颠的伺候着郑主任下楼上车,然后开车出了教委大院。郑焰红主任舒舒服服的坐在后座上,看着小赵紧张的双手紧握方向盘,头都不敢扭一下的开着车,她就松懈的微闭上了眼睛。很奇怪的是,以往醉后醒来,每次都是头疼欲裂,恨不得把脑袋给敲破,可这会儿却觉得浑身舒泰,头也恰到好处的微微带着些舒服的眩晕,仿佛刚刚泡了一个出了一身汗的温泉浴,浑身的疲乏荡然无存了!猛然间,被赵慎三按在桌子边上狠狠地冲撞时那种滋味再一次回到她的脑海里,她的浑身居然有一次触电一般酥麻了一下,嘴里居然忍不住溢出一声舒服的低吟,睁开眼媚眼如丝的看着赵慎三。但那个可怜的小赵却依旧头也不敢回,对女主任对他的意淫毫无察觉!到了郑主任家的小区,在楼洞门口,赵慎三停了车,赶紧先下车走到郑主任坐的车门跟前,拉开车门替她挡着上面,毕恭毕敬的说道:“郑主任,您请下车。”郑焰红却腿没动先伸出一只手来,赵慎三愣怔了一下才意识到郑主任这是要他扶着她!这一下可把他受宠若惊的不轻,但还是不敢确定,就试探的把手伸了过去,谁知郑主任却一把抓住了他的大手,然后才施施然的下了车,但还是没有放开他手的意思,他就只好跟着她一直把她送到电梯口,看着她上了电梯关上了门,他才长嘘了一口气,伸手把额头上的冷汗擦掉,一溜烟的跑回到车上飞驰而去了。不提赵慎三回家之后如何对老婆把他赶到客厅睡的惩罚甘之若饴,因为他的确需要一个人独处冷静一下,又是如何忐忑不安的一夜未眠,单说第二天上班之前,他就顶着熬成熊猫一般的双眼又准时的出现在办公室里了。再次拎着钥匙去打开了郑主任的办公室,擦拭着那张他往日看着觉得那么高高在上的桌子,心里却在惶恐之余有些沾沾自喜,想着就是这么个威严的地方,他赵慎三却把一个那么威严的主任给按上去**!虽然心底暗暗自鸣得意,但当他发现桌子边上居然残留着他罪恶的精液,空气里也散发着他的腥膻时,还是吓了一头冷汗,赶紧忙不迭的擦干净了,又抓起桌上的空气清新剂喷了几下。这下屋里虽然暧昧的味道没有了,但他心里却越发的不安起来,也不知道昨天晚上郑主任虽说放过了他,日后却会不会利用权力给他小鞋穿?“小赵,你怎么还没有收拾好啊?赶紧出去,郑主任已经上楼,马上就要来了!”身后传来一个人的说话声,他吓得一抖索,赶紧转过身,却看到蒋海波主任正探进来一个明亮的脑门子,不高兴的看着他。“哦哦,马上就好了!”赵慎三赶紧答应着跑出了郑主任的办公室,刚走到走廊里,就看到居然穿了一条很得体的裙子,而且貌似没有盘头发的郑主任迎面走了过来,他那里敢细看,脸“腾”的就红了,两手垂下来把整个身子都贴在墙壁上,嘟囔了一声:“郑主任早。”《我的闯荡江湖之旅》《凭谁问取归云信》《岳两女共夫》《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傲天狂尊无弹窗》。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ttchifan.com/wapbook/88371_646030.html
傲天狂尊无弹窗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