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彩网app 目录共9525章

首页

和彩网app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3 8:39

即将更新:第1160章 醒来后

和彩网app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ttchifan.com

在这种情况下,董小姐,你觉得我是有多傻,才会带你去考察我自己独有的货源渠道?”说完,他就扭开了门把手。“萧先生!”董雅洁急切的站起身,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扯住了萧晋的衣角,“我……我为我刚才的行为向你道歉,但也请你理解,作为一个拥有数千名员工的企业总裁,我必须倾尽所有的可能来争取利益。”萧晋看看自己被扯住的衣角,再瞅瞅女人脸上的恳切,淡淡一笑,放开了门把手。“好吧!看在你是个大美女的份儿上,”他笑眯眯的拉住人家的手,一边拍一边说道,“如果你确实不放心的话,可以给我一些图样和布料,反正七天之后我还要来为你治病,到时候把成果带给你看。当然,这些不免费,预付百分之三十,一分都不能少。”董雅洁登时就闹了个大红脸,鸡皮疙瘩一层层的起,用了很大力气才把手抽回来。“嗯,这样吧!明天上午十点,麻烦萧先生到我的办公室,我把图样和材料交给你,至于其它的,我们回头再详谈,怎么样?”萧晋也没指望着一次就把生意谈成,反正今天总要住一晚上的,于是便答应了董雅洁的要求。双方互留了联系方式之后,在咖啡馆门前分别,他这一天消耗巨大,也没心思去体会久违了的夜生活,直接找家酒店,随便吃了些东西就呼呼大睡。第二天一大早,他先是去建材市场附近租了辆小货车,让司机带着来到粮油市场买了几百斤米面,然后又找了家新华书店,买了一大堆文具和整整十八套小学课本。梁小月昨天带他参观村子的时候就说过,村里需要上学的孩子有十八名,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有,课本却连一个年级的整套都没有,更别说文具了。萧晋从小锦衣玉食,自然见不得自己的学生那么可怜,想想几个淌着鼻涕的孩子围在一起读一本破书的样子就觉得恓惶,反正几套文具和书也不值几个钱,权当见面礼了。老话儿怎么说的来着?对,再穷不能穷教育嘛!一切收拾停当,差不多也就快到十点,萧晋让司机把车开到诗咏国际的楼下等着,自己则大踏步走了进去,看的司机满脑袋都是问号,琢磨半天都没琢磨出来这个穿“XX水泥”字样文化衫的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估计是董雅洁已经打过招呼,所以穿着破烂的萧晋畅通无阻的来到顶层,电梯门打开时,一身职业套裙的方菁菁就已经等在了外面。“萧先生,您好,董总就在办公室等您。”萧晋点点头,跟在她的旁边向走廊尽头走去,一路上环顾四周,惊讶发现这一层的员工竟然基本上都是女性,而且粗看上去,质量还都不低,说是美女集中营都不为过。你妹的,董雅洁要是个男人也就罢了,区区一个女同就霸占了这么多的妹纸,简直就是天大的浪费啊!走廊不长,很快,方菁菁就带着他推开了两扇朱红色的木门。办公室里,董雅洁就站在房间中央,见萧晋进来,便上前一步伸出了手,“萧先生,你很准时。”今天的董雅洁穿着与昨日不同,昨天她一身黑色职业套装,显得干练且冷艳,今天换上了一套米色套裙,气质顿时就温婉慵懒了许多,就连眼神都不像昨天那么咄咄逼人了。“今天的董小姐令人惊艳。”在沙发上坐下,萧晋很轻车熟路的开始客套。董雅洁狡黠一笑,反问道:“难道昨天的我就不漂亮么?”这种快速拉近关系的谈话套路,萧晋早就玩的滚瓜烂熟,闻言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很认真的说道:“董小姐应该没听清我说的什么吧?!昨天的你当然很漂亮,只是今天更美,所以我才会用‘惊艳’这个词啊。”“呵呵,萧先生真会说话,一定很受女孩子喜欢吧?!”董雅洁说话的样子看上去很欢喜,心里却已经惊讶的无以复加。在谈话、尤其是谈判中,谁在语言氛围上占据了主动,优势自然也会相应增大。董雅洁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她没想到,萧晋比她玩儿的还溜。见面第一句话就暗藏玄机,如果自己不反问,那就是句普通的恭维话,一旦反问,它就会变成陷阱,这小子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支教老师?好可怕的情商。“那董小姐呢?你喜欢我吗?”这回轮到萧晋反问了。董雅洁眉头微微蹙了一下,萧晋的反问太轻佻,已经可以算作是调戏,不过转念一想这货昨天的所作所为,立刻就释然了,不但没有心生反感,反而还因为想起自己躺在咖啡桌上的样子,一抹红晕悄悄爬上了脸。“我要是说我喜欢,你信吗?”“信啊!傻子才不信呢!”萧晋起身就挤到了董雅洁所坐的沙发上,笑眯眯道,“既然董姐喜欢我,那我跟你就不客气了,咱这人没啥大优点,就是实诚。”说着,这货手臂一伸,就揽住了董雅洁的香肩。董雅洁娇躯立刻绷紧,不过很快又软了下来,缓缓低下头,眼圈似乎都红了。萧晋见了,就有些讪讪的收回手,尴尬道:“那什么,董姐你别生气,我是跟你开玩笑呢!”“我没生气,就是想起了刚开始做生意的时候,”董雅洁摇摇头,面带回忆的神色,“那时我才二十出头,除了一腔热血之外,什么都没有。记得第一次跟人谈生意,只是区区十万块的订单,对方公司的一个主管就想要让我陪他……”说到这里,她抬起头,望着萧晋勉强一笑,眼里却已经开始泛起泪光,“好在当时我跑得快,否则的话,现在的我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得,被人家当成人渣了,不过萧晋脸皮厚,依然笑嘻嘻的说:“董姐说这些,是在暗示我什么吗?话说,我这也是第一次跟人谈生意耶!董姐是不是也想让我陪你?直说呀!你放心好了,我跑的不快。”“扑哧”一声,董雅洁笑出声来,刹那间如带着露珠的鲜花开放,美艳不可方物。她长的本就很漂亮,长时间的商场磨练为她平添了许多特别的气质,此时忽然小女人起来,再加上桃花眼中的盈盈泪光,强烈的反差让她瞬间变得妩媚多姿,别有一番迷人风情,让萧晋的俩眼珠子都直了。“美的你!”董雅洁妩媚的白了他一眼,随即长长叹了口气,继续自艾自怜地说道:“一转眼,已经快十年过去了,我的公司越做越大,钱也越来越多,看上去风光无比,可谁又知道,我已经很久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那么多的员工都指着我养活,外面又有那么多的对手想要吃掉我们,每天过的都像是在赌博一样战战兢兢,稍有不慎,就满盘皆输,我总觉得再这么下去,过不了几年,就要未老先衰喽。”萧晋一脸感同身受的凄然,也跟着叹了口气,“我明白,你一个女人家,在男人主导的商场摸爬滚打,确实很苦很不容易。”董雅洁闻言立刻动情的握住他的手,腻着声音恳求道:“好弟弟,既然你这么懂姐姐,那把天绣的单针价格降三毛,让姐姐今晚能美美的睡个安稳觉,好不好?”。在这种情况下,董小姐,你觉得我是有多傻,才会带你去考察我自己独有的货源渠道?”说完,他就扭开了门把手。“萧先生!”董雅洁急切的站起身,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扯住了萧晋的衣角,“我……我为我刚才的行为向你道歉,但也请你理解,作为一个拥有数千名员工的企业总裁,我必须倾尽所有的可能来争取利益。”萧晋看看自己被扯住的衣角,再瞅瞅女人脸上的恳切,淡淡一笑,放开了门把手。“好吧!看在你是个大美女的份儿上,”他笑眯眯的拉住人家的手,一边拍一边说道,“如果你确实不放心的话,可以给我一些图样和布料,反正七天之后我还要来为你治病,到时候把成果带给你看。当然,这些不免费,预付百分之三十,一分都不能少。”董雅洁登时就闹了个大红脸,鸡皮疙瘩一层层的起,用了很大力气才把手抽回来。“嗯,这样吧!明天上午十点,麻烦萧先生到我的办公室,我把图样和材料交给你,至于其它的,我们回头再详谈,怎么样?”萧晋也没指望着一次就把生意谈成,反正今天总要住一晚上的,于是便答应了董雅洁的要求。双方互留了联系方式之后,在咖啡馆门前分别,他这一天消耗巨大,也没心思去体会久违了的夜生活,直接找家酒店,随便吃了些东西就呼呼大睡。第二天一大早,他先是去建材市场附近租了辆小货车,让司机带着来到粮油市场买了几百斤米面,然后又找了家新华书店,买了一大堆文具和整整十八套小学课本。梁小月昨天带他参观村子的时候就说过,村里需要上学的孩子有十八名,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有,课本却连一个年级的整套都没有,更别说文具了。萧晋从小锦衣玉食,自然见不得自己的学生那么可怜,想想几个淌着鼻涕的孩子围在一起读一本破书的样子就觉得恓惶,反正几套文具和书也不值几个钱,权当见面礼了。老话儿怎么说的来着?对,再穷不能穷教育嘛!一切收拾停当,差不多也就快到十点,萧晋让司机把车开到诗咏国际的楼下等着,自己则大踏步走了进去,看的司机满脑袋都是问号,琢磨半天都没琢磨出来这个穿“XX水泥”字样文化衫的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估计是董雅洁已经打过招呼,所以穿着破烂的萧晋畅通无阻的来到顶层,电梯门打开时,一身职业套裙的方菁菁就已经等在了外面。“萧先生,您好,董总就在办公室等您。”萧晋点点头,跟在她的旁边向走廊尽头走去,一路上环顾四周,惊讶发现这一层的员工竟然基本上都是女性,而且粗看上去,质量还都不低,说是美女集中营都不为过。你妹的,董雅洁要是个男人也就罢了,区区一个女同就霸占了这么多的妹纸,简直就是天大的浪费啊!走廊不长,很快,方菁菁就带着他推开了两扇朱红色的木门。办公室里,董雅洁就站在房间中央,见萧晋进来,便上前一步伸出了手,“萧先生,你很准时。”今天的董雅洁穿着与昨日不同,昨天她一身黑色职业套装,显得干练且冷艳,今天换上了一套米色套裙,气质顿时就温婉慵懒了许多,就连眼神都不像昨天那么咄咄逼人了。“今天的董小姐令人惊艳。”在沙发上坐下,萧晋很轻车熟路的开始客套。董雅洁狡黠一笑,反问道:“难道昨天的我就不漂亮么?”这种快速拉近关系的谈话套路,萧晋早就玩的滚瓜烂熟,闻言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很认真的说道:“董小姐应该没听清我说的什么吧?!昨天的你当然很漂亮,只是今天更美,所以我才会用‘惊艳’这个词啊。”“呵呵,萧先生真会说话,一定很受女孩子喜欢吧?!”董雅洁说话的样子看上去很欢喜,心里却已经惊讶的无以复加。在谈话、尤其是谈判中,谁在语言氛围上占据了主动,优势自然也会相应增大。董雅洁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她没想到,萧晋比她玩儿的还溜。见面第一句话就暗藏玄机,如果自己不反问,那就是句普通的恭维话,一旦反问,它就会变成陷阱,这小子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支教老师?好可怕的情商。“那董小姐呢?你喜欢我吗?”这回轮到萧晋反问了。董雅洁眉头微微蹙了一下,萧晋的反问太轻佻,已经可以算作是调戏,不过转念一想这货昨天的所作所为,立刻就释然了,不但没有心生反感,反而还因为想起自己躺在咖啡桌上的样子,一抹红晕悄悄爬上了脸。“我要是说我喜欢,你信吗?”“信啊!傻子才不信呢!”萧晋起身就挤到了董雅洁所坐的沙发上,笑眯眯道,“既然董姐喜欢我,那我跟你就不客气了,咱这人没啥大优点,就是实诚。”说着,这货手臂一伸,就揽住了董雅洁的香肩。董雅洁娇躯立刻绷紧,不过很快又软了下来,缓缓低下头,眼圈似乎都红了。萧晋见了,就有些讪讪的收回手,尴尬道:“那什么,董姐你别生气,我是跟你开玩笑呢!”“我没生气,就是想起了刚开始做生意的时候,”董雅洁摇摇头,面带回忆的神色,“那时我才二十出头,除了一腔热血之外,什么都没有。记得第一次跟人谈生意,只是区区十万块的订单,对方公司的一个主管就想要让我陪他……”说到这里,她抬起头,望着萧晋勉强一笑,眼里却已经开始泛起泪光,“好在当时我跑得快,否则的话,现在的我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得,被人家当成人渣了,不过萧晋脸皮厚,依然笑嘻嘻的说:“董姐说这些,是在暗示我什么吗?话说,我这也是第一次跟人谈生意耶!董姐是不是也想让我陪你?直说呀!你放心好了,我跑的不快。”“扑哧”一声,董雅洁笑出声来,刹那间如带着露珠的鲜花开放,美艳不可方物。她长的本就很漂亮,长时间的商场磨练为她平添了许多特别的气质,此时忽然小女人起来,再加上桃花眼中的盈盈泪光,强烈的反差让她瞬间变得妩媚多姿,别有一番迷人风情,让萧晋的俩眼珠子都直了。“美的你!”董雅洁妩媚的白了他一眼,随即长长叹了口气,继续自艾自怜地说道:“一转眼,已经快十年过去了,我的公司越做越大,钱也越来越多,看上去风光无比,可谁又知道,我已经很久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那么多的员工都指着我养活,外面又有那么多的对手想要吃掉我们,每天过的都像是在赌博一样战战兢兢,稍有不慎,就满盘皆输,我总觉得再这么下去,过不了几年,就要未老先衰喽。”萧晋一脸感同身受的凄然,也跟着叹了口气,“我明白,你一个女人家,在男人主导的商场摸爬滚打,确实很苦很不容易。”董雅洁闻言立刻动情的握住他的手,腻着声音恳求道:“好弟弟,既然你这么懂姐姐,那把天绣的单针价格降三毛,让姐姐今晚能美美的睡个安稳觉,好不好?”。  秦书凯听到这儿,的嘴巴一下子张的老大,短暂的惊愕过后,理直气壮的反问道:“董云霄,王娟是你老婆,她怀上了,跟我有半毛关系?你要是不相信,把她叫过来,我要跟她当面对质,不要往我身上泼脏水,我可告诉你,董云霄,你要是再敢没有证据胡说八道,当心我到法院去告你。”董云霄却压根不信秦书凯这番话的模样,冷笑了一声说,怎么了?你小子便宜占了,又成缩头乌龟了,我跟王娟结婚才不到两个月,肚子里的孩子都三个多月了,你说那孩子跟你没关系,那跟谁有关系?刚才你搂着我女人的腰,那可是很多人都看到了。秦书凯见董云霄认定了自己的老婆跟他有一腿,心里不想跟这莽夫多说废话,为了不让这件事成为发改委今天的特大新闻,他脖子一埂,速战速决的口气说:“董云霄,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不要胡说八道,现在立即给我滚远点,你要是再敢污蔑我的名声,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董云霄对秦书凯的威胁并不以为然,相反,他伸手一指秦书凯说:“今天老子既然来了,就要让你这乌龟王八蛋尝尝偷人家老婆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让你知道像你这样的人,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秦书凯正有些疑惑,这孙子话里到底什么意思,见董云霄一招手,一起来的三个彪形大汉,脱去了身上的衣服,向自己走来,个个身上描龙刺虎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秦书凯起身后退,心里很是悲伤,***,看来今天不会这么简单的过去,要是自己真的日了这样女人,那么也不怕承认,都是真实的是逼毛都没看到,更不要说什么进去过舒服了。自己做过的就是今天摸着这个女人的腰,如果说摸了一下,就是这样的代价,这个代价也是太大了。这个时候,几个人一步三摇的走到了秦书凯的身前,而董云霄则是和一个看起来似乎是几个人的老大,站在后面,看着秦书凯,说道:“秦书凯,我不知道王娟是如何看上你这样的垃圾,不过我马上就会甩了这个女人,不过对你,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跟我道歉,并且给我赔偿,第二,那就是......!”董云霄得瑟的说道。“你和王娟的事情和我无关,想要敲诈,毛都没有,至于说武力,老子什么也不怕!”“好好好,那今天就只能让你明白一下,在这个时候,到底谁才是说了算的!”董云霄看到秦书凯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害怕,这火一下子就上来了,骂了一声之后叫道:“哥几个,上,让秦书凯跪地求饶,高唱《求饶》!”话音刚落,三五个跟班就嗖的一下冲向了秦书凯。几个人冲起来的速度并不快。都是一些普通的混混,顶多会抽个烟喝个酒,能快到哪里去?不过,这些人打架看起来倒是都挺在行的,几个人冲起来,瞬间就将秦书凯的几个退路给封锁了起来,而那董云霄更是聪明,冲在了那几个跟班的后面。这样子等会儿跟班如果先把秦书凯放倒了,那董云霄就能够上前痛打落水狗,而如果秦书凯反抗,那跟班必然会先被打到,自己可以见机行事。站在几人面前的秦书凯,眯着眼睛,看似在看着对面那几个冲向自己的人,其实秦书凯却是在观察四周,父亲小时候训练的东西是很实用的。没什么高手在附近。秦书凯在确定了这个情况之后,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等到前面的人到身前不远的时候,突然上前,对准一个人就是一个扫堂腿,那跟人根本就没有躲闪的能力,叫了一声,倒了下去。周围几个人一下子就被吓到了,瞬间就停住了脚步。只是那董云霄没有停下里,嘴里还一边喊着啊啊啊的一边往前冲。秦书凯看着已经瞬间冲到第一位的董云霄,五指张开,冲到董云霄的面前,一把抓住了董云霄的肩膀,用力一甩,向边上退出几步,倒在地上。“***,还敢打人!”董云霄想不到这个秦书凯日了自己的女人,还敢如此的霸道。“董云霄,我再说一次,王娟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此事到此结束,否则......”“老子不会这么便宜你!”董云霄抓狂的叫到。“小子,有两手嘛,不过日了别人的女人,不会这么便宜的!”那个看是老大的人,从头到尾将这一切都给看了进去,眯着眼睛看着秦书凯说道,一边说着,一边从身后摸出了一根铁棍。其他的几个人也纷纷从身后摸出家伙。有铁棍,木棍什么的。这样的闹起来,整个发改委和其他单位同楼办公的人都出来看热闹,机关永远是看客的人多。这个时候,有个女人的声音大吼道:“你们这是吃了豹子胆了?敢在政府机关闹事?公安局的人已经来了,还不赶紧把手里的东西给我放下,董云霄,你知道这样带人到政府机关闹事是什么后果?”是秦书凯的科长邱大姐出来阻止。随着邱大姐的一声怒喝,几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男人住了手,看着董云霄,毕竟这个董云霄才是出钱请他们来的人。董云霄冲着邱大姐喊道,邱科长,我也不想这样,可是这混蛋私通我老婆,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邱大姐不相信这些,质问的口气说,古人说得好,捉贼拿赃,捉奸拿双,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单位小秦上了你老婆的床了?你有什么证据吗,没有证据那就是诬陷,话是不能乱说的。董云霄伸手一指秦书凯说,我老婆说了,就是这龟孙子主动勾搭他,再说,刚才我也看到这个孙子摸我老婆的身体,难道这个能有假。秦书凯尽管对眼前的一切一头雾水,但是刚才摸王娟的腰那是真的,可是这个时候,还是本能的争辩说,邱科长,我没有,我是清白的,至于说刚才的事情,那就是坐她的摩托车到政府拿文件,根本就不是他说的那样。董云霄生气了,转脸冲着秦书凯骂道,***,你***也是个男人,干出来就有胆承认,你敢说刚才没有摸王娟的身体。有了邱大姐撑腰,秦书凯斗胆直起腰来反驳说,我还是那句话,我根本就什么都没干过,至于你看到的,就是我去政府拿文件,坐王娟的摩托车回来的,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就等着收法院的状子吧。董云霄气的又要冲过来动手,被邱大姐一把抓住说,小董,今天给大姐一个面子,事情没调查清楚之前,别随便赖到人家小秦头上,再说,你带人到政府机关闹起来,对你也很不好,赶紧把小王先叫过来,我来问问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董云霄对邱大姐看起来还是比较尊重的,听邱大姐这么一说,挥了挥手,那几个人前来帮助打架的人就走了。后来,董云霄到了楼上,呜咽的口气对邱大姐说,这个事情确实是存在的,连孩子都有了,妈的臭女人,还没结婚就给我戴上绿帽子了,你说我能饶得了这对狗男女?。李小亮坐在回乡的汽车上,不悲不喜的样子心里却很是苦涩。李小亮今年二十一岁,大学生,他长的浓眉大眼,方方正正,身有带着农民特有的憨厚与老实的特性,但他自己知道,自己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厚道,老实。本来他即将从师范学院毕业,留校任教的事情也差不多确定下来了,前途本来一片光明,可因为得罪了一个无聊的人,毕业时曾信誓旦旦让他留校的上江师范再没了声音,曾经拼了命向他伸过橄榄枝学校也是有多远跑多远,生怕与他扯上一点点关系。就连毕业证都拖延没有给他,这情况更象是他被学校开除。只是学校没有发出公告,拒给他毕业证时也是婉言相劝。可不管态度再好,事实上他与开除没区别。这一切都是因为某一位张姓教育局局长说了几句话。汽车一边缓缓的前进中,售票员站在车门边向路人吆喝着“玉江到平罗,玉江到平罗快点上车走拉。”李小亮吐了口气,心中突然豁然。自己以往只是低头做学问,真的是对现实生活欠缺了好多。如今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反正学到了想学的知识,做些别的,或许有更好的出路。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向家人说。也许他们会很失望吧?汽车突然嘎的一声停了下来,车门大开。一个上身穿着小碎花短袖布褂,下身深青色直桶裤的女人上了车。女人三十来岁,短发齐肩,五官清秀,皮肤白皙,不是那种一看就让人感觉漂亮的人,但要仔细看时,却发现这女人越看越顺眼,越看越漂亮,她上车后张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看也不敢看众人,找了个座坐下,样子有些拘谨。这趟车是从玉江市开往平罗县的。上江是中江省的省会,玉江在上江的西南,属内陆,中江省最穷的市。平罗县又是玉江的西南,是玉江市最穷的县。所以,平罗到玉江的车次不多。每次发车,车上的人都不少,空位子没有几个。这女人坐的地方李小亮前面的一个位置。其他人看倒这些感觉非常平常,但无意中抬看到这女人的李小亮却是一愣,因为他突然想到这个女人是谁。李小亮的家在上林乡的下林村,而这个女人正是下林村的一个有名的寡妇,名叫林玉芳。林玉芳虽不是下林村唯一的寡妇,却是最有名的。因为她是下林村三个寡妇中最漂亮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过门当晚死了丈夫的女人。很多人都说林玉芳虽过了门,但没有被破身,也有人说她是白虎,天字一号大克星。可不管怎么说,下林村光棍不少人惦记着林玉芳。李小亮看看林玉芳的背影,心说,这从来没出过上林乡的林寡妇这次居然到了玉江市,这事怪啊。林玉芳这小寡妇是出了名的老实,走在街上都是低头快步,说话都是低声细语有个人在边上说话就听不见的那种。这样的一个女人会一个人跑到玉江市,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李小亮都不会相信是真的。就算人会变,但半年功夫性格大变,这不可能的。记的上次放假回家时,他还记的林玉芳坐在大门的门槛上任由她的那个恶毒婆婆又踢又打一动不动。是什么事让这样一个逆来顺受的女人做出这样的事来?李小亮突然对这事有了心思。林玉芳身上穿的是那件小碎花布褂是那种圆领短袖衬衫式的女式衣。在李小亮的印象中,林玉芳没有穿过T恤类的短袖衣,就是夏天也是长袖衬衫。李小亮猜测,这衣服应该是林玉芳新买不久的。不过这青色小碎花圆领短袖衫,还真的挺配林玉芳。素雅的颜色与图案,衬托出林玉芳宁静、贤淑的气质。小圆领与发际之间娕白的脖颈隐隐透着光洁,林玉芳没少干活,肌肤却比那些天天摸美白霜的女人们更好。那一小截与黑发相衬托、曲线隐约的脖颈,竟让李小亮心里有种想看到更多的冲动。吸了口气,李小亮自嘲自己这是要得失恋综合症了,居然会有这种从来没有过的想法。收回视线的刹那,他看到了林玉芳的侧脸。虽然低着头,林玉芳的目光却在偷偷的看着左右,有些惊慌的神色,她的嘴唇紧紧的抿着,鼻尖上隐约有汗。那汗肯定不是因为追汽车,她在紧张,在害怕,为什么?李小亮皱皱眉,就算第一次出门,也不会紧张成这样子,而且,她没有带行李!难道她是从刘安家偷跑出来的?!李小亮提起了警惕,默默地窥探着林玉芳。其实李小亮并不是爱管闲事的人,被开除这件事对他的打击也不小。只所以有心思管林玉芳的事,其实也有些原因。林玉芳比李小亮大不几岁,嫁的刘安同李小亮在一个胡同中。刘安倒不是从小体弱,李小亮记的小时候被村长家的儿子欺负时,刘安还教训过村长儿子李大鹏。不仅这事,在吃穿用上,刘安也没少帮过李小亮,两人感情好的很。李小亮到上林乡上初中时,刘安去矿山打工了,等李小亮上高中后,刘安就回来了。虽然刘安带回来的钱不少,但却得了肺病。一开始都以为是小毛病,刘安家里人也没太在意,让村里的赤脚医生看,谁知越来越重,后来一检查是肺癌。刘安家这才慌了。刘家就刘安这一个独子,家里人就想让刘安赶紧结婚生子。谁知刘安结婚当天死了,刘安的父亲一气之下,也病倒,不久后去世。只留下了林玉芳与刘安的老娘范翠红。刘家男人一死,这家就不象家了,范翠红性情也大变。她感觉林玉芳就是扫把星,把她家害成了这样。一个很温和的妇女变的尖酸刻薄,林玉芳没少受了打骂。不管是乡村邻里还是刘安的关系,李小亮都对刘家有感情,所以他很关心刘家。其实,就算不是刘家的林玉芳,是下林村的其他人,李小亮也会关心。李小亮是个孤儿,并不是父母双亡,是不知道父母是什么人,他是下林村的老支书捡来的。老支书家里的条件并不好,可以说李小亮从小吃下林村的百家饭长大的,所以李小亮的感恩心比较重。诸多原因在里面,李小亮对林玉芳的出现,不由自主的关注起来。可看了一会儿,他发现了不对,这是回去的车!如果是从刘安家偷跑出来,她不会坐从玉江到平罗的车了!李小亮直直身体,向车厢里扫视了一圈。乘客们千姿百态,有的在交谈,有的在看风景,有的看手机,还有的在闭目养神,看起来都很平常的样子。对林玉芳关注的人,似乎也没有……不对,有一个,是一个穿着迷彩装的家伙。这人留着平头,看起来很壮的样子,目光有神、锐利,似乎是一个很厉害的家伙。他明显在关注林玉芳,一分钟内看了三次。李小亮心中一突,如果这个人对林玉芳有歹心的话,自己好象大概不是他的对手,如果拼命的话,只有五成把握让林玉芳逃走。“你的到哪里?买票。”售票员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打断了李小亮的思绪。李小亮不由的哑然,自己是不是真的与现实脱节太多了,竟然会想到这些事。这是法制社会,大白天的,怎么会有人敢做抢妇女之类的事呢?那个迷彩装估计是被林玉芳的相貌吸引了,自己想的太小说了,现在可不是什么古代江湖,有拦路好汉,采花大盗什么的。,让我们记住这一个时刻吧,这个让赵慎三翻天覆地的时刻,让他一辈子都念念不忘的时刻!一把手的办公室自然是豪华宽敞的,郑焰红因为时常中午不回家在办公室午睡,所以她的套间里有一张很舒适的大床,此刻借着大院里灯火辉煌的路灯,屋里还开着一盏柔和的小灯,再加上赵慎三在黑暗中站了半天了目力非凡,自然看得清清楚楚的在那张大床上,有一团雪白在辗转蠕动着。他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看的越来越投入,听的也越来越血脉贲张,他身子原本在门外,仅仅把脑袋伸进门去**,可不知不觉间就整个人都顺着虚掩的房门走进去了!一走近他看的更加清楚了,在床上翻滚着的不是别人,居然正是那个平时冷冰冰的、高高在上的一委之主郑焰红!此时此刻,这个女人浑身不着寸缕,那一头老太婆般的发髻散落了下来,居然长长地披散了一整个枕头,黑黝黝的把她的脸衬托的那么白嫩,那个黑框眼镜丢在床头柜上,眼睛紧闭着。在柔柔的灯光下,她的脸蛋娇红,嘴唇更是嫣红可爱,此刻正微微的张开着,露出雪白的牙齿,丁香般的小舌头焦渴的舔着嘴唇,那让赵慎三血脉贲张的声音正是从这个鲜草莓般的小嘴里发出来的。赵慎三再也没想到他一向视为中性人的女领导居然这么美丽,他的眼睛渐渐的飘忽到了那女人的身体上,女人雪白的脖颈下面,两个深深地肩窝把锁骨显示成秀美的轮廓,下面却妙到极处的闪现出两团雪白的丰隆,那上面两点小小的、樱桃般的、闪着粉红色光芒的小点点如同激光般瞬间穿透了赵慎三的神经!他着了魔般的越来越走近了床边,眼睛发红贪婪的看着床上那具魅惑到极点的身体。郑焰红也是尚在醉中,居然丝毫没有察觉到床边有一个她平时根本连留意都不曾留意过的男下属正贪婪的盯着她,赵慎三再也没想到,自己的领导居然还会有这么一副好身材?平时穿着刻板的正装,可是丝毫没有察觉到她也能跟人间**扯上关系,可现在哪里还能跟平常那个伪男人划上等号呢?现在赵慎三正值身强力壮的时候,因为妻子生过孩子之后,也不知道是因为照顾孩子分了神还是身子没有养好,对男女之事总是显得十分勉强,对他的要求能推就推,不能推就满脸的不耐烦死鱼一般躺着不动,让他就算是要了她也寡淡无味,跟吃了少油没盐的菜一般难受。看着床上这个极度需要男人的抚慰的女人,赵慎三忽然忘记了这个女人就是他平时畏惧如虎的、能一言确定他成败荣辱的领导,在他的眼里,此刻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可怜到极点的柔弱女人,而他,正可以跟扶危济困的大侠客一般帮她一把,让她畅快淋漓的尝到男人的味道。酒精的力量跟床上女人的诱惑这双重作用让赵慎三彻底的失去了理智,他色胆包天,昏头昏脑的、手忙脚乱的、忘乎所以的扯下了裤子,连上衣都没来得及脱就扑上了床,二话不说就占有了她……云收雨住,赵慎三就算是再强壮,也不由得浑身汗湿,丢盔卸甲的坐倒在了沙发上,女人就保持着刚刚达到顶峰的姿势歪倒在老板桌上一动不动,仿佛还在享受着尚未消退的幸福。而男人总是比女人干脆好多,赵慎三的快乐就已经结束了,酒意也更加随着汗水一起消散了,他坐下来之后仅仅得意了一两分钟,马上,理智就回到了他的脑子里,这一恢复可就把他吓得浑身冰冷,魂不附体了!“老天爷!刚刚我这是鬼迷心窍了吧?这下不死也要脱层皮了!”赵慎三在心里暗暗叫苦,他一低头看到自己已经丢盔卸甲的物件依旧丑陋的垂在外面,更是吓得浑身颤抖起来,赶紧扶着沙发背艰难的站了起来,跟脱的时候一样手忙脚乱的提起裤子掩盖好了罪恶的证据,偷眼看着老板依旧躺在那里不动,长长地头发从桌边垂了下来,她好像仍旧闭着眼睛。“看来她依旧醉的不轻,老天爷保佑,让她别醒!”赵慎三暗暗祈祷着,轻手轻脚的准备溜走,谁知道就在他转过沙发抓住卧室的门把手的时候,一个他无比熟悉又无比惧怕的、冰冷冷的声音说道:“站住!”赵慎三一听到这个平时发号施令的时候就是这种口吻的声音,登时吓得腿肚子转筋,想要夺门而逃又迈不动步子,心里更是不争气的只想求饶,就哆哆嗦嗦的停住了身子,听天由命般的背对着已经在桌子上坐的稳稳地了的女领导。“呃……郑……郑郑郑……郑主任……您……您您……您叫我?”赵慎三不单单是声音吓得颤抖着,更是从头发梢一直抖到了脚趾头,裤裆里刚刚收起来的本钱此刻也是又湿又凉,让他难受到了极点,此时倒是对那根惹了祸的东西痛恨不已。“你是小赵?”郑焰红刚刚在神魂颠倒的时候,似乎已经看清楚了那个胆大包天的男人是谁了,但是不太确定,因为赵慎三在她的印象里,什么时候都是一副窝窝囊囊的平庸相,跟在她身上奋力驰骋的形象相差太远!可是她看他被她一声“站住”就吓得浑身发抖,话都说不利落的样子,就又把那个胆小如鼠的男人跟眼前这个人融合到一起了。赵慎三听到领导居然认出了他,更加魂不附体了,他低着头嘟囔道:“嗯……郑主任,我……我来……我来看看您是不是需要我送您回家……”郑焰红却已经彻底的放下心来了!刚刚她朦胧中遭到侵犯,非但不大叫反抗,反而顺势享受了一番,当时固然是畅快淋漓,可高潮消退之后,理智瞬间让她也出了一身的冷汗!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平时窝囊到极点的小杂碎给玷污了,她心里显然是窝火之极的!那么该如何处理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呢?报警显然是不明智的,那样身败名裂的可不仅仅是那个男人,她立刻会被唾沫星子淹死的!就此赶走他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如果这个男人从此之后借这件事要挟把持她可怎么办?她在烦乱之中试探的叫了一声,谁知赵慎三马上就承认了是他,这就好办了!就这个胆小如鼠的男人,今晚也不知道什么壮了他的胆子,让他敢对她行使了男人的威猛,看他现在就吓成了这样子,只要她不追究他就会觉得老天爷照看了,还怎么敢反过来要挟她呢?唉!吵嚷出去吃亏最大的不会是这个死小子,就算是他被丨警丨察抓走了又管她什么事?可她立刻就会成为大众的笑柄,一辈子抬不起头来!罢了罢了!只当被鬼压了一次吧,把这个哑巴亏吃了算了,现下最要紧的是如何安抚住这个混蛋不让他出去乱说,至于日后怎么处置他,反正他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放着,要他扁要他圆还不都在她一念之间?“去给我倒杯水来,我渴了!”郑焰红放心之后就恢复了威严,跳下桌子一边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一边吩咐赵慎三。“哎……哎哎哎!我马上去给您倒水,郑主任。”赵慎三听领导话里的意思,好似也没有怎么怪罪他的意思,登时如蒙大赦,屁颠屁颠的跑去倒水。《月涌江流照云烟》《祖星之诸神黄昏》《岳两女共夫》《静默力量》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和彩网app》。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ttchifan.com/wapbook/38819_670980.html
和彩网app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