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恒和国际 目录共3375章

首页

恒和国际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13 8:39

即将更新:第4548章 醒来后

恒和国际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ttchifan.com

“破产倒闭,有那么严重?”宋建国惊呆了,又拿起材料,反复看了几遍,犹豫着道:“好吧,那我试试,不过,你也别报太大的期望,要时刻记住,你是刚参加工作的新兵,要多花一些精力放在学习经验。”“好的,宋叔叔,你放心。”我见终于打动了宋建国,算是没有白辛苦一场,心情也舒展开来。回到家,躺在床,我又考虑了一会农机厂的事情,翻了个身子,放在床头的衣服掉了下去,一张名片掉落出来。从地捡起名片,我突然想起了穆婉兰那个风情万种的小少丨妇丨。张晓芬的味道尝过了,穆婉兰和她相,又是另一种感觉。她张晓芬要更风情一些,打扮也时尚,那感觉很不一样。想到这儿,我竟不由自主的拿起手机给穆婉兰发了一条信息:你好啊。穆婉兰晚约了电厂的负责人在夜总会的贵宾包房里唱歌娱乐,高启荣下班之后也去了,他们一群人在包厢里一边唱歌、一边喝着小酒,闹腾的不亦乐乎。电厂的那几个人,每人都左拥右抱的揽着几个公主,在她们那衣着暴露的身肆无忌惮的揉捏着,穆婉兰和高启荣紧挨着坐在一边沙发相陪。我给她发去的信息,因为包厢里太吵闹,她根本没听见。高启荣午刚喝过一场酒,这会儿又举着酒杯,贼眉鼠眼的盯着穆婉兰,不怀好意的诡笑着,说道:“穆总,来,陪哥走一个。”穆婉兰微微一笑,端起杯子和他轻轻碰了一下,说:“高局,黑水镇煤矿开采的那事儿,你怎么还不给妹子消息呢?”这时高启荣已喝的面色油光泛亮,他眯着眼睛,笑呵呵的说道:“穆总,你不要心急嘛,市委、市政府把这个事既然交给资源局一手操办,到时候我高启荣肯定会想办法帮你的嘛。”穆婉兰扬起嘴角,带着一丝娇媚的神情,说道:“高局,那这件事现在你们资源局到底搞的怎么样了嘛?你也不给我透露个消息呀?”高启荣一脸红润,已经有点醉态朦胧了,打了个酒嗝,眯着眼睛嘿嘿一笑,道:“穆总,王哥我答应你的事情,肯定会放在心的,你看,这不是在喝酒嘛,还老是挂记着这事儿干嘛啊。你放心,王哥我帮你盯着呢,一有消息给你说嘛,来,先陪王哥走一个。”穆婉兰见高启荣有点醉了,举杯对大伙说道:“来,大家都敬高局一个,高局今天能过来算是很给我们面子啦,来,大家碰一下。”夜总会的公主们都善于察言观色,这时一个个端起酒杯,递在搂抱着自己的客人面前,电厂那几个色.狼接过酒杯,纷纷捧场的说道:“高局,今天您能过来真是太给我们面子啦,来,哥几个敬高局一杯。”半醉的高启荣被一众人戴了高帽子,心情春风得意的举起酒杯,说道:“我今天午刚和市委的人喝完酒,晚本来想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但穆总既然约了我,我说来吧,大伙儿都是给咱们青阳市经济建设做过贡献的,谢谢大家,来,我们一起干了!”一番慷慨呈辞,高启荣举杯豪饮,放下空杯,抹了一把嘴,之后醉醺醺的看着穆婉兰,一脸的色相。电厂的几个人又对高启荣一番恭维,拍了一番马屁,每人敬了他一杯。高启荣虽好.色贪财,但也算是个汉子,别人敬酒他从不推诿拒绝,挨个喝了一圈,已经醉的东倒西歪,色相毕露,肥大的手掌不老实的在穆婉兰大腿摩挲着。在电厂这几个人跟前,穆婉兰也算有面子了,至少不能在他们面前被高启荣这么吃了豆腐,凑过嘴在高启荣耳旁小声说:“高局,给你也找两个小姑娘玩玩吧?”高启荣晃着脑袋,色迷迷看着她,嘿嘿一笑道:“穆总,怎么啦,你不想陪哥玩玩啊?”穆婉兰看他已经醉了,于是叫来了服务员,让他带了两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进来。两个小姑娘来了后一脸媚笑,一左一右在高启荣身边坐下来,挽着他的胳膊发起嗲来。高启荣已经喝多了,身边坐着的女人是谁他已经有点看不清了,只觉得对方是个女人,伸手在两个小姑娘身乱摸起来,摸的两个小姑娘叽叽喳喳的尖叫,整个包房里靡色一片,公主们娇滴滴的嗲音此起彼伏。折腾了好久,穆婉兰也喝了不少酒,感觉头有点晕乎乎的,见高启荣已经躺在两个公主的怀呼呼大睡,签了单,让服务员将高启荣扶出去、塞进车里,又叫了两个小姐出台,将他们送到了电力大酒店的套房,把一切都安顿好之后,她才驾车回了家。回到家里,洗了个澡躺在床,穆婉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这时候才发现接到一条陌生的短信:你好啊。看着这陌生的号码,穆婉兰觉得有点怪,这谁发的呢?想了想,她回了过去问是谁。我发了信息之后见对方没回,这时候都已经昏昏欲睡了,听到手机响,我抓起来一看,是穆婉兰回来的信息,问我是哪一位。本来我都打算睡觉了,收到穆婉兰的短信后,想到那风.骚的样子来了精神,忙回信息过去,说明了自己身份。穆婉兰这才恍然大悟,她喝了点酒,知道是我之后,不免想起了十年前的事情,那时的初恋男友林建阳和刘小叶一样长的帅气逼人,很讨女孩子喜欢。想到昨天在高局长办公室里,叶庆泉送自己出去时,差点抓到自己大白.兔的事情,穆婉兰觉得这小伙子挺逗,于是拿起电话打了过去。我没有预料到她这个时候还会打电话过来,看着来电号码,我有点愣怔,半晌,才惶惑的接起了电话。“庆泉啊,怎么想起发短信给你兰姐,有什么事儿呀?”穆婉兰躺在床,慵懒的呢喃道。咦!这娘们挺骚啊,居然叫的这么亲切,我心里暗自揣摩着。“没什么事,当时看见兰姐的名片,想问候一下,唉!哪知道兰姐是个大忙人,现在才想起给我回电话啊。”我轻笑着说道。“晚和你们高局他们一起去唱了歌,才回来,之前没有看到你的短信,怎么啦,发信息给兰姐有什么事儿?”和高局在一起?我一阵吃惊,幸好她当时没看见信息,要是被高局知道他给兰姐发信息,那岂不是死翘翘了。“晚和高局在一起?”我有点胆怯的问道。“是呀,怎么啦?”我听她说话的口气,估计她喝了不少的酒,都有点茫了,试探着问道:“兰姐,现在你是一个人吧?那高局呢?”穆婉兰火辣辣的道:“不是一个人难道还和高启荣睡啊?唱完歌之后,给他找了两个小美女,送到酒店去啦。”这下我放心了,嘿嘿一笑,试探着问道:“一个人?兰姐,你老公没在家陪你啊?”“老公?哈哈!兰姐没有老公……兰姐是一个人……哎呀!你对兰姐的私生活还感兴趣?”穆婉兰躺在床懒洋洋的和我聊着,她感觉有股子说不出的温馨感。长久以来,她每次应酬完,回来基本是倒头睡,从来没有哪个男人半夜还给她发信息,这让她感觉有点欣慰。“兰姐,你……你没有老公啊?”我吞吞吐吐的问道,同时,心里有点窃喜,这让我靠近穆婉兰的步伐又容易了一些。。在城市的万千人群中,我和苏雅又相遇了,看着考官位置上坐着的那个庄严漂亮的女人,我深信,我和苏雅之间,是有缘分,是上天的安排,让我出现在苏雅的生活中。“苏雅,是你。”能见到苏雅,我很兴奋,但在这个场合,苏雅是公司的领导。而坐在她面前的我,只是一个想要投应聘到她公司的一名求职者。我在这个美丽的领导面前,只能掩饰住自己的喜悦,不能让苏雅看出来,我有对她的不敬和调侃。“安夏,怎么会来我公司面试呢?”苏雅很规矩地问。“苏总,你别误会,我到这家公司来面试之前,并不知道你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总,我也更没有想到,我会在这家公司里见到你。我来这家公司面试,是因为这家公司有一个好的发展平台,而我也需要一个这样的平台来发展。”“安夏,你别多心,我没有别的意思。”苏雅解释着,我想,她是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给她解释的那番话,是怕苏雅担心我来这家公司面试,有另外目的,就是冲着她来的。苏雅说完,看了一眼我的资料,“你是学管理的,在以前公司里做营销策划?”“是的。”“能说说你为什么要离开公司吗?HR公司是一家国际大公司,实力要比我们强啊。”“我不喜欢HR公司里每个人的自私自利,勾心斗角。”我没有给苏雅说实话,毕竟,真正的原因,说出来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就连我在HR公司里最好的哥们小海都不知道。这个问题,小海也问过我,我给了小海也是这个答案。但是,小海似乎并不太相信我的答案是真实的原因。我不知道,今天坐在我对面的面试考官,公司里的最高领导苏雅,她会不会相信我的回答。苏雅只是看了我一眼,想要从我的眼神中找到真正的答案,她没有继续的追问这个问题。话锋一转,苏雅把话题拉到了另外的事情上面。“你有女朋友吗?”“分了。”“多久?”“一个多月。”“哦。”“苏总,你今天的精神很好。”“是吗,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台开满了电流的机器,脑子里一时一刻都在为工作高速运转着,我不得不打起精神,这就是我的命。”“看得出,苏总是一位事业型的女人。”“最幸福的女人,就是做小女人,照顾着家庭,被自己的男人疼爱着,没有几个女人愿意做女强人。”苏雅说到这里,浅笑了一下,这个笑容,是苏雅进门到现在,第一个笑容,“我给你说这些干嘛,走吧,面试结束了。”苏雅拿起我的资料,离开了座位,我跟在苏雅的后面,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阵阵幽香,这让我想起了那一个夜。苏雅依偎在我的怀里,脆弱得让一个男人怜惜。今天的苏雅,是多么的庄严、霸气,派头十足的领导模样。我看着苏雅的背影,她走路时摇摆的臀,娇好的身材,都让走在她后面的这个男人着迷。苏雅把我带到了行政部经理办公室,经理就是刚才面试考官中的其中一位,四十岁模样的男人。“胡经理,这是安先生的资料,你拿去看看。看完以后,到我办公室里来一趟。”苏雅把我的资料递给了行政部经理胡明。转过身来,对我说:“安先生,今天就这样吧,等有了结果,胡经理会给你打电话的。”其实,我现在多想听到一句话,苏雅说,安夏,到我的办公室里坐会吧。但苏雅没有说,她在下属面前,没有露出一丝的痕迹,她和来面试的这个男孩子早就认识。我在苏雅的眼里,就是一个求职者,没有任何的特别。我突然在心里想骂,这个女人真的绝情,她全然不在乎我和她睡过觉,此刻就站在她的身边,她曾经嘴里叫着小男人的安夏,一个疯狂爱过一晚上的男人。安夏啊安夏,是你在自作多情,一厢情愿。不要以为你和这个女人有过特殊关系,就会得到她的好感,你错了,你在她的眼里,和大街上的任何一个男人没有区别。我对苏雅的这种冷漠,有些寒心,我后悔在心里还惦念着这个女人。“安先生,你先回去吧。”看到我在发呆,苏雅又说了一句。“苏总,我想问一下,最快什么时候能知道结果?”“最迟明天。”苏雅说完,径直的回到了她的办公室里。我远远地冲着苏雅的背影看了一眼,离开了安雅尔公司。回来的路上,我想到刚才在安雅尔公司里苏雅的神情,心想,我今天的面试恐怕是白跑一趟了,安雅尔公司不会录用我。看来,还是要着手联系下一个出路,我接着给几个朋友打了电话,让他们帮着打探一下,有那些熟悉的公司在招营销策划和管理类人才。刚到家里,前女友给我来了信息。从我离开HR公司以后,这是我收到高岚发来的第一个信息,一个多月来,我们断掉了联系。我知道,她没有联系我,是心里的愧疚,认为对不起我。可我觉得她没有什么对不起我,她想和谁好,是她的自由,也是她的权利。我气愤她的,是她和我好上的时候,偷偷的还和别的人好上,这是对我的欺骗。离开她后,我也没有主动的给她打过电话。“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高岚在信息中写道。我犹豫了一下,心想,反正晚上也没有去处,和高岚见一个面,也没有什么。于是,准备给高岚回短信,问她晚上在什么地方吃饭。短信刚编辑好,还没有发出去,电话又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接起电话,是一个甜美的女人声音。“安夏,晚上有时间吗?想请你吃饭。”“你是?”“我是苏雅,你听不出我的声音了吗。”“是苏总啊,我是没有想到你会给我来电话,所以就没有联想到会是你。”“现在知道了吧,你晚上没有约会吧?”“没有,没有。”我选择了撒谎,对我来说,我宁愿去陪着苏雅吃饭,见到苏雅,就是一份很愉快的心情。这是我期待的,苏雅提出想要我陪着她吃饭,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她。“那好,你把住的地址发信息给我吧,我忘记了你的地址,一会儿我过来接你。”我合上电话,欢喜得跳了起来。“喔,美妙的女人,美妙的心情。姐,小男人想你了。”我兴奋地吻了一口手上的电话。这种感觉,就像是初恋时刻,苦苦追求一个女孩没有结果,突然有一天,她答应愿意和你约会。甜蜜蜜的,充满了阳光,暖到了我的心窝。我把地址给苏雅发过去以后,赶紧又给高岚回了信息。“高岚,对不起,晚上我有点事情,恐怕来不到了。”很快,高岚给我回了信。“安夏,是陪新女朋友吗?”“不是。”“那你一定是在恨我。”“高岚,我怎么会恨你呢,这种想法我从来没有过。”“安夏,请你别恨我,我的心里,是爱你的,一直都在爱你。只是,有些事情的发生,是我也不愿意看到的,也是无法控制的。你知道吗,我很想给你打电话,听听你的声音,还像以前那样,叫你夏。每次拿起电话,我都没有勇气,我害怕你的怨恨,害怕你不接我电话。”。  太阳才一落山,呼啸的北风就把茫茫原野抽打的周天寒彻,医巫闾山下的荒村野岭便都在这冷风中变得越发朦胧起来。然而那北风又似乎吞不尽后山草房中的点点火光,虽然是在后山背风处的一所茅屋中,可前山一闪一闪的红光却仍然依稀可见。片刻后,轰天而起的炮声猛然间就将山岭震得微微发颤,韩大肚子才把一口半生不熟的烤羊肉撕到嘴里,被炮声一震又掉在火炭里,让韩大肚子心疼不已。他不甘心的将羊腿肉从火炭里拎了出来,左吹右吹,可那上面的火灰已经沾在了羊油上,死活抱着羊油不撒手,让韩大肚子一点办法也没有。正这个功夫,又是几声凄厉的炮声远远的传了过来,好在韩大肚子早有准备,手里的半截羊腿总算是保住了,可浓眉大眼下的一张猪肚子脸却在炮声中涨红起来赧然骂道:“他妈个巴子的!这还没完没了了呢!”起身摸了摸腰上的杀猪刀,一扭头:“你还吃啥呀?”他这话是问向对面的田豹子的。火光下,田豹子清朗白皙的脸上横竖画着几条黑道,眉宇间那种淡定自若的神情与他二十几岁的年纪显得极不相称。炮声中,他正捏起一把花椒面均匀的撒在羊腿上,又放在火上反复薰烤,喂炮了花椒面的羊油被火一熏,顿时香气扑鼻。但田豹子仍不罢休,又抓了把盐面撒在羊腿上,嘴里却可惜的说道:“还是差点事啊,没孜然,味不够啊!”韩大肚子吃东西从来不象田豹子这么讲究,对他而言,有的吃就不错,就算再没有味,可毕竟是肉啊。以前虽说韩大肚子是个杀猪的,可同昌这穷乡僻壤的地方,韩大肚子一年到头除了头蹄下水外,也吃不到几斤猪肉。“我说,外头这鬼子的小钢炮可就没消停啊!”韩大肚子心里早已火烧火燎,拿眼睛往外面扫了扫,可他们的位置是老爷岭的后山,勉强能看到一点点火光,能听到一点声音,但山前到底打成什么样了,韩大肚子却根本搞不清楚。“我说,一会儿你上厨房看看,没孜然了,整点面酱也行。”田豹子的眼睛里只有羊腿,把鼻子凑过去闻了闻,还是摇了摇头,“味不够,吃上了也不是那么回事。”田豹子忽地觉得不对劲,一抬头,看着抽出杀猪刀的韩大肚子,转身向外走去,不由得皱了皱眉:“站住!把刀放下!看把你急的,鬼子也不是头一回来,王老道那个老油条啥时候吃过亏呀?”“嗯,到也是……”韩大肚子也点了点头,把刀复又别在腰上。算算日子,这王老道带着人打鬼子,也小半年的时间了吧,但鬼子一直没在王老道身上占着便宜。尤其是去年年底的时候,王老道还带着人在牵马岭下打了个埋伏,把鬼子过冬的粮车给载了,听说气得鬼子直冒烟,可照样也没把王老道怎么着。“但是吧……”又是一阵炮声传了过来,韩大肚子却越发的不放心了,翻了翻眼睛,盯着田豹子说道:“头几回鬼子来的时候,可没这么开过炮啊。你听听外头,少说得有百八十门小钢炮吧?照这么打下去,打到天亮的话,山头可就给轰平了。”“你就替小鬼子吹吧!”田豹子没好气的看了韩大肚子一眼,“你别听着外头响,最多六门炮,而且只有两门步兵炮,剩下四个全是掷弹筒,说实话连炮都算不上。掷弹筒这败家玩意就专门蒙你们这帮外行的,那玩意打得快,要是熟练炮手的话,一分钟能打四到六发炮弹出来,听着可不就响?其实屁用没有。”“啊?”韩大肚子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脑袋却晃得溜圆,“你可别逗了,小鬼子鬼精鬼精的,你说的啥筒要是光能听响却打不着人的话,小鬼子还能一口气弄这四门?弄两挂炮仗不更响?”“到也不能说一点用没有。”田豹子略有所思,“掷弹筒这玩意,说是攻城拔寨吧确实不行,可要是到了对攻战场上,那就成了步兵克星了。那玩意缺德就缺德在能拐着弯打人,让它瞄上了,猫在墙边树后头都不好使,有时候死都不知道咋死的。”“我操!还能拐着弯打人咋的?”韩大肚子顿时把眼睛瞪得跟灯泡似的,“这得是多缺德的人才能弄出这么缺德的炮来呀?”这样说着,韩大肚子心里越发的没底了,只是拿眼睛不停的往外头瞄,可惜这里是后山,再怎么瞄他也看不清前山的情况,“我说,听你说得头头是道的,要不咱也别在这猫着了,要上前头……”“上前头干啥去?送死去?”田豹子却不理会韩大肚子这份心,“这仗还没开打呢,看把你给急的。就你这样的,上了前头也是吃枪子的命。”“你可拉倒吧!”韩大肚子虽然脑子不太好使,但现在却是一百二十个不服气,“你听听外头,这驴粪弹都是炸成八瓣了,还没开打?你耳朵里面塞羊毛了吧?”“哟呵,不服是吧?”田豹子正慢条撕理的将一缕羊肉从羊腿上撕下来,扔到嘴里品了品,可能觉得味还是不对,便又摇了摇头,继续把羊腿架在火上烤,“行啊,阴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今天本道爷就免费教教你啥叫打仗,尤其是小鬼子是咋打仗的!”“你就吹狼皮去吧!”韩大肚子一张嘴差点撇到后脑勺去,“王老道都说了,一本《上善经》你背了三个月都没背下来,就你还懂打仗?你懂打仗,人家王老道的‘穷党’咋没把你给招去?你也就是个偷羊腿的贼道。”“唉呀!来劲了是吧?你把羊腿给我放下!”田豹子伸手就去抢韩大肚子手里的羊腿。韩大肚子一边躲,一边连连求饶:“田道爷,我错了,我错了不行吗?你说,你说吧,都听你的。”“你个完蛋样吧!”田豹子这才坐整了身体,“好好听着。这小鬼子打仗有个规矩,象你这脑袋我多说了你也听不懂,就一句话:炮兵打完步兵冲,步兵冲完炮兵轰!”“炮兵打完步兵冲,步兵冲完炮兵轰……”韩大肚子挠了挠脑袋,“那你这意思是说,现在就是炮兵轰的时候呗?鬼子的步兵还没冲呢?”“这不废话吗?”田豹子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前边响着大炮,步兵还冲个屁呀?”“也对。”韩大肚子到是没脾气,“也不能自己人炸自己人那。那照这么个意思,一会儿炮声停了,开始响枪了,这仗才刚打起来……”韩大肚子话音没落呢,果然山前响起了爆豆般的枪声,而炮声果然停了。韩大肚子顿时对田豹子一脸的佩服:“现在开打了是吧?”哪知连问了好几声,田豹子却不说话,仿佛在听着什么,连羊腿的一面发出焦糊味都没有发现。“我说!”韩大肚子觉得不对劲,别的到好说,好好的羊腿烤成焦炭,那可太白瞎东西了。“不对呀!”田豹子却突然说道,“鬼子咋还先打的蜈蚣沟呢?”“啊?”韩大肚子闻言也是一愣,“蜈蚣沟不是李白脸的地盘吗?哎……你咋知道鬼子打的蜈蚣沟?你……你别告诉我,你光听听枪声就知道鬼子打哪!”。点。“报告,愚园路那里有消息,高乐田的车子已经进了胡公馆,两辆车,附近有巡捕,没办法进一步观察。”“知道了,随手报告。”徐满昌抽着烟:“那个,小虎,给我弄点吃的来。”小虎赶紧跑了出去。“小丁。”徐满昌慢条斯理地说道:“做咱们这行的,有的时候得盯上一整天,这忍饥挨饿嘛,在所难免。好在你年轻,顶得住。”他妈的。丁远森在心里骂了一声。徐满昌不光贪财,而且出了名的吝啬。你自己倒是吃饱了,也不管手下饿不饿?丁远森没空搭理他。三姨太会不会按照自己的计划,把高乐田带到这里来?“老胡,日本人要的这东西,顶顶要紧,务必要办成了。”“高老板,咱们合作多少年了,我老胡办事你还不放心?”胡四立一边说着,一边眼睛尽往坐在高乐田身边年轻漂亮的三姨太身上扫。这个色鬼。高乐田心里骂了一声。要不是看在自己要和他合作的份上……他咳嗽了几声:“这件事要是办成了,本野那里一定不会亏待你的,我再帮你设法,许能在政府里谋个差事。”“那就多谢高老板了,喝酒,喝酒。”点了。丁远森到现在水米未进,可一点不觉得饿。饭局肯定结束了,少不得再聊会天。问题是,会按照自己的计划来吗?身后,徐满昌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是不是轻信了丁远森了?一个才进力行社没几天的小年轻,能办成这件大事?也没事,真的不成功,把责任往丁远森身上一推就是了。“高老板,慢走,不送了。”“留步,留步。”看着胡四立一脸对三姨太恋恋不舍的样子,高乐田心里冷哼一声。电话响了。小虎接起电话:“知道了……徐队长,高乐田的车子已经离开了胡公馆。”丁远森的一颗心立刻提了起来。能不能成功就看一会要发生什么事了。“老爷,咱们去趟福州路。”“去那里做什么?”“那里有个光明书局,我想去买书。”“又是买书。”高乐田皱了一下眉头:“你又不认识多少字,看那玩意做什么?”三姨太脸上一红:“我一个人在家无聊,求求你,老爷,陪我去吧。难道你和我一起出来一趟。”高乐田最怕三姨太撒娇:“阿彪,有问题没有?”“没什么大问题。”负责开车的彪哥说道:“福州路那,高老板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海的Ji院大多在那里了。高档的长三堂子,中档的幺二堂子,专门接待外国人的,最低档的咸水妹全部都在做生意。咱们也有兄弟在那里呢。”三姨太听着好奇:“什么事咸水妹?”“卖的呗。”彪哥不屑一顾:“那些个外国赤佬,身上都是臭的,尤其是水兵,一股子的鱼腥味,又是顶顶小气的,姑娘们没谁愿意做他们的生意,只能让咸水妹来接待了。”三姨太脸上又是一红,抓着高乐田的胳膊连连晃着:“老爷,好不好嘛。”高乐田在她脸上捏了一把:“去,去,你说,这事随便派个人去不就行了。”“不嘛,你的那些人又不知道我要买什么书。”温义雄在水果摊前坐了几个小时了。不算长,上次为了抓人,和弟兄们足足等了一天一夜。水果摊上摆着几支烟。那是最抵挡的卷烟,上海的小赤佬(小孩子),会去马路上捡别人扔掉的烟蒂,卖给烟厂,然后烟厂工人把烟蒂剥开,把里面的烟丝全部凑到一起,重新制成卷烟。这烟没整盒卖的,全是一枝枝单买。购买者清一色的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什么小商小贩,拉黄包车的,想抽烟,可口袋里又没几个钱。这是细节。你总不能让一个摆水果摊的,去抽老刀牌吧?这同样是徐满昌发现的问题。他没收了温义雄的老刀牌,让人给他弄了散装烟。老实说,亲眼目睹的丁远森还是非常佩服的。换成自己,就考虑不到这种细节。两辆轿车停下,一个穿着黑色短打的大汉走了过来:“光明书局在哪?”说着,还看了一眼放在水果摊上的烟。温义雄懒洋洋的一指:“这里一直开过去,第二个路口左拐就到了,靠近爱多利亚路那里。”“来了!”一声报告,让刚才还懒洋洋无精打采的徐满昌一下跳了起来:“准备!”丁远森长长的松了口气,高乐田到底还是来了,自己的一番苦心也算是没有白费!光明书局。两辆轿车停了下来。高乐田非常谨慎,他并没有下车,而是示意彪哥陪着三姨太一起进书局。同时,又让彪哥继续发动轿车,一旦有什么突发状况,立刻开车逃命。两辆轿车一前一后,高乐田的车子是第二辆。可就在车门打开,三姨太刚刚下车的一瞬间,意外发生了。前面弄堂,忽然出现了一辆黄包车挡住了去路。高乐田反应非常快:“倒车,走!!”彪哥跟了高乐田那么长的时间,没有丝毫犹豫,立刻一踩油门。三姨太半只脚还在轿车里,车子骤然发动,毫无防备,整个人朝前栽倒,脑袋撞到地上,血流满面,顿时晕死过去。可是轿车根本不管不顾,只顾疯狂倒车。然而,后面又出现了一辆黄包车。枪声,就在这一瞬间响起……这是丁远森第一次参加真实的特工行动,真实的刺杀任务。第一次听到枪声,第一次看到杀人。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和他之前在电影电视里看到的完全不一样。行动一旦正式开始,目标一旦出现,没有什么等待最佳时机的说法。立刻展开刺杀,绝不拖泥带水!一秒钟都没有迟疑。力行社的这些特务,一个个训练有素,负责堵路的两辆黄包车,迅速到达指定位置,接着从黄包车上纵身一跃,跳到地上,一个翻滚,掏出枪来立刻射击。而两面早就埋伏好的特务,也全部冲了出来。特批的三枝俗称“花机关”的金陵兵工厂仿制MP冲锋枪,配合着毛瑟军用手枪、勃朗宁半自动手枪同时朝着两辆轿车凶猛开火。冲锋枪手每人配有带皮制六袋弹匣组,携带六个弹匣,每匣三十二发子丨弹丨。三枝冲锋枪同时开火,在如此狭小的空间范围内,杀伤力是具有毁灭性的。冲锋枪手弹匣打空,手枪手立刻上前补位,继续朝着轿车射击,压制里面的人无法出来。然后,换上新弹匣的冲锋枪手,再度扣动扳机。足足打空了三个弹匣,枪声这才停止。丁远森没有参战,他是第一次身临其境,也从来没有开过枪。他在观察,在学习。“检查。”徐满昌沉声说道。手枪手上前,遍布弹孔的车门一拉,便整个都拉了下来。而冲锋枪手则在边上警惕监视。,馄饨摊老板是个驼背,听到车前子的嗓门越来越大,他急忙将手指放在嘴唇上,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凑在了小道士的耳边,低声说道:“嘘小老弟你是外地人吧?咱们九河早市的规矩,天亮之前不能大声说话我都听到了,你先坐一碗菜肉大馄饨,两个锅盔和茶叶蛋。再来一盘子酱牛肉和咸菜”老板的手脚也麻利,十分钟不到,已经将馄饨和其他的吃食都摆在了车前子的面前。看着狼吞虎咽的小道士,馄饨摊的老板又给车前子煎了个鸡蛋。随后说道:“小老弟你慢点吃,我这馄饨有的是。不够我再给你下”就着俩锅盔和鸡蛋、牛肉,车前子喝了一碗馄饨。心头的饥火这才被压了下去,只是还没有吃饱,随后又要了一碗馄饨。这时候发现身上还有个钱包,打开看到里面有三百多块钱,他这才松了口气,不至于吃霸王餐了。趁着第二碗馄饨还没有熟,车前子开始对馄饨摊老板打听这是什么地方:“老板,这黑灯瞎火的什么地方?听你的口音不是燕京人吧?”“小老弟你玩笑吧?人都在我们九河了,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在九河当然是九河人了。”老板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不过看到面前的年轻人不像是开玩笑,他便继续小声说道:“昨晚喝了大酒吧?把自己喝断片了这是九河市的早市,老弟你是来征税的吧?我们交场位费的时候交过人头税了。”九河——早市车前子想起来在病房里,那个叫老杨的人对孙德胜说的话,里面好像提到了九河鬼市。当时自己虽然动不了,可是听地真真的,不仅可能听错。此时,第二碗馄饨已经熟了,车前子从老板手里接过了馄饨碗。客气了一句之后,他再次说道:“老板,听说过九河鬼市吗?鬼市在什么地方?”“鬼市?这里不就是鬼市吗?”馄饨摊老板擦了擦手,随后继续说道:“我们这里的规矩,早市凌晨两三点就要支上,一直到中午十二点收摊。加上每个摊位前面都要摆一盏油灯,说话还不能大声,不知道的路过能被吓一跳。外地人不明白我们的规矩,就管我们的早市叫鬼市。早市、鬼市都是一个地方。”说话的时候,老板指着街道两头,继续低声说道:“看到了吗?可着这条大街都是早市,看着好像是卖破烂的,里面真有好东西。大大前年,有人收过一个正经仿青花瓷的罐子。别看是仿的,也值一万多”这时候,车前子第二碗馄饨已经下肚。吃了东西之后,身子也跟着缓和了起来。当下给了饭钱之后,他准备回到商务车上,等着看是谁大老远把自己从燕京弄到九河来的。等到他回头准备上车的时候,才发现那辆商务车已经消失不见。喝了两碗馄饨的功夫,这车已经开走了?看着车前子原地转了几圈,馄饨摊老板会错了意,说道:“忘带油灯了吧?别着急,你这样的人天天都有,我们摆摊子的都会多准备几盏。拿着,逛完还给我就行。”说话的时候,老板取出来一盏满是油垢的油灯给了车前子。就这样,昏头昏脑的车前子举着油灯,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中走来走去。里面卖的东西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想要揭开一个疑问,是谁把自己弄到这里来的。走过了十几个摊子,车前子来到了一个旧书摊前。他倒不是有雅兴搜罗旧书,只是逛的无聊,看到摊子当中摆放着几本小人书,准备翻看翻看消磨时间。可能是看准了车前子只看不买,摊子老板凑了过来,在小道士的耳边有些不客气的说了一句:“看两眼行了,买不买?不买换一家逛逛。”这人说话的声音听到旧书摊老板的话,车前子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这个感觉太熟悉了,之前跟着老登儿出门做买卖,那些‘大仙’们就是这么说话的。‘当下,车前子举起来的油灯,借着这点微弱的光亮,看到了一张四十多岁男人的脸。二人四目相对的时候,旧书摊主突然哆嗦了起来。他也不要摊子了,转身便向着身后跑去,一边跑一边张嘴发出一阵尖利的叫声。原本悄无声息的鬼市,突然响起来这一阵叫声,周围一些摊主都顾不上做生意了,纷纷仰头向这里张望。看到了车前子的相貌之后,几个摊子也跟着一起向后跑去。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一座高楼顶层,孙德胜站在一个高倍的红外线望远镜旁边,笑着对身边的人说道:“都看清楚了吗?几个人?”正在用望远镜监视早市的人,头也不抬的回答道:“五个人,我们的人已经压上去了,不过孙句,这样管用吗?”“当然不管用了,记住了,哥们儿我退下来了,以后叫大圣就好,咱们论哥们儿。”孙德胜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我这叫打草惊蛇,卖宝贝的人着急脱手,现在不敢动了吧?等着哥们儿我上门”看着下面市场很快恢复了平静,孙胖子对跟着自己的调查员继续说道:“看到欧阳主任了吗?他没起疑心吧?”调查员说道:“欧阳主任在第七十三号摊位,车前子是生面孔,面对面他也不认识。我找的也不是局里的人,最多他会以为是有人发现了阴司鬼差引发的骚动,不会引到孙句您的身上。”孙胖子笑嘻嘻的点了点头,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哥们儿我就说这小道士不一般,孔大龙真是不识货,就算没有高老大那俩钱,一辈子也能吃香喝辣的”孙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负责监视鬼市的调查员再次开口说道:“孙句,欧阳主任带着他的人撤了。一共六个人,走的东出口”孙胖子看了一眼手表,一边随后起身换上了工商局的制服,一边对着调查员说道:“不是我说,欧阳偏左他们得了什么宝贝没有?”“五室的调查员都空着手,欧阳主任在三号摊位买了一块旧手表,在二十一号摊位买了件夹克。然后一直在各种旧书摊转悠,不过并没有再买下什么东西。”听到欧阳偏左空了手,孙德胜嘿嘿一笑,随后抄起来桌子上的对讲机,说道:“二十分钟之后,东西两个口开始对冲。划重点——一家都不能拉下”孙胖子说话的同时,还在旧书摊的车前子有些郁闷。自己应该是被孙胖子当枪使了,不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这杆枪却一点都摸不到头绪。就在车前子犹豫着是不是先去找孙胖子的时候,市场却开始骚动了起来。从大街的东西出口分别冲进来百十来个税务、工商局的稽查人员,以及当地的巡捕。这些人出现之后,摆摊的小商贩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开始慌乱了起来。纷纷推着自己的小车,准备从另外一条出口离开。没有想到,对面也有大批的政府人员。也是这条大街缺德,只有东西两个出口,两侧都是居民楼的外墙,想找个地方逃走都找不到。要只是工商、税务的人那也没什么,那些巡捕还是惹不得的。不过这些小商贩很快反应了过来,自己只是卖些不值钱的旧货,充其量就是扰乱市场秩序,连无照经营、偷税漏税都算不上,最多也就是教育教育。《穿越之从鬼灭开始》《悦仙缘》《岳两女共夫》《狩灵学院》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恒和国际》。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ttchifan.com/wapbook/90789_772526.html
恒和国际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
baiduxml